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覓真:多少幸福家庭被中共殘害?

全家三代人家破人亡。 吉林8旬老人陳淑華晝夜抱著孫子的遺像哭(明慧網)
人氣: 5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07日訊】在新年到來前夕,明慧網報道了北京市部分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的系列文章《北京百餘夫妻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看著這些用血淚凝聚的案例,令人心酸落淚。北京市部分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的案例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一個縮影,中共迫害法輪功近二十年來該有多少這樣的悲劇啊!

不妨從《北京百餘夫妻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中摘錄幾例,看看中共是如何摧殘和毀滅這些無辜的幸福家庭的:

案例1:江澤民下令正師級軍官於長新夫婦被非法判重刑。於長新,原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正師級,軍隊離休幹部,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於長新是空軍第一代飛行員,參加過「國共內戰」,曾主編空軍指揮學院教科書,為空軍做出幾十年重要貢獻。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於教授即失去自由,七月一日,單位保衛處與干休所兩個人將於長新從家中騙走。總政和空軍組成了一個二十多人專案組,對於長新教授進行隔離審查,採取誘騙、威逼等卑劣手段,連續不准許老人睡覺,給老人精神身體造成很大傷害,期間非法抄家兩次。原本空軍有關人員根據於教授的一貫表現和「審查」結果,認為沒有根據和理由給他大的處分。

然而江澤民對於教授懷恨在心,以權代法,先下令逮捕法辦,又指令重判二十一年。軍事法庭無奈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判於長新十七年徒刑,排在李昌之後。致當時已經七十多歲的老人被關進軍隊監獄,長期關押迫害。於教授對判決不服,曾提出上訴。當時軍隊高層對於老被判重刑反響強烈,一些高級將領為於教授鳴不平。

於長新教授夫人姜昌鳳,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退休幹部。於長新被判刑後,姜昌鳳也被趕出空軍指揮學院宿舍區的家。二零零一年因堅信法輪功,參加印刷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綁架,被非法重判十年,當時已近古稀。入獄初期被關在少管所迫害,後關在北京女子監獄迫害,是女子監獄關押的年齡最大的法輪功學員。在女監被迫害一度滿臉長滿大膿包,眼睛腫脹的睜不開,嚴重便祕,腰部嚴重彎曲成九十度,手不停地抖動,生活自理困難。出獄後又被非法送進勞教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這位八旬老人,被人目睹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單獨關在一個牢房,身體已經很虛弱。

案例2:曹東長期遭受殘酷迫害,妻子楊小晶被迫害離世。曹東,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原籍甘肅省,曾在北京旅遊服務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京被警方綁架,後判刑四年半,送甘肅監獄關押。楊小晶原北京供電設計院工程師,迫害發生後被東城區警方多次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分別被兩次勞教,共四年。在勞教所期間,遭受多種精神和身體摧殘。勞教回家後,長期遭受騷擾,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曹東為營救被關押在勞教所的妻子楊小晶,在北京與歐洲議會副主席斯考特見面,講述了自己和妻子及熟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會面之後兩小時,曹東即遭國安特務非法抓捕,二零零七年二月,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祕密關押在甘肅天水監獄單間,遭受殘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楊小晶從女子勞教所回到家中,為關押的丈夫奔走呼籲遭到恐嚇。曹東兩次被判刑期間,她在自己遭受迫害的間隙,先後兩次拖著虛弱的身體遠赴甘肅獄中探望丈夫,第一次在平涼租住十一個月,第二次在天水見到丈夫傷痛不已。

楊小晶結婚後,夫妻在一起的時間不到一個月,雙方輪流被非法拘留、關進監獄、勞教所。長期迫害中,楊小晶身心嚴重受損,又遭遇當地警方突然恐嚇,病情急劇惡化,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在蘭州悽然離世,年僅四十五歲!當時曹東關在天水監獄,楊小晶病危期間及離世後,家人多次要求讓曹東見楊小晶最後一面,均被拒絕。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七、八個警察突然闖進曹東在北京的臨時住處,將他又一次綁架並勞教二年零六個月,劫持到新安勞教所迫害;曹東從法律角度反迫害,委託律師提出行政複議和訴訟,但是沒有結果。

案例3:於宙被迫害離世,妻子許那遭遇酷刑迫害。於宙,四十八歲,畢業於北京大學西語系法國文學專業,是通曉多種語言的青年才子。於宙是樂隊「山谷裡的居民」的鼓手、歌手,中國大陸人所熟悉的《愛的箴言》的原唱音樂人。這樣一個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且才華橫溢的精英人才,最終被中共惡黨以「迎奧運」為藉口,綁架虐殺。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於宙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許那駕車返家途中,行駛到通州區北苑路段被警察攔截,進行所謂奧運搜查,隨即將他們抓到通州區看守所。二月六日,當家屬接到通知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時,原本身體健康的於宙已離開人世。醫生面對家屬的質詢,一會兒支吾說是因「絕食」而亡,一會兒說死因是「糖尿病」。看守所逼迫家屬立即火化遺體,於宙的親屬堅決不同意並要求屍檢。目前於宙的遺體仍在冰櫃裡保存。

於宙的妻子許那,原籍長春,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從事油畫創作,作品在海內外很受歡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許那堅定的證實大法,多次被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監獄裡,許那堅定信仰、抵制迫害,始終沒有妥協。

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許那被房山和通州警方從住處綁架,家中大量財物一概被抄走,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她在少管所曾單獨跑出隊列攔住路過的監獄長,當面反映所遭受的種種摧殘,要求停止迫害;許那在北京女子監獄關押期間,曾遭受集訓隊小號嚴管隔離、酷刑等折磨,被強制盤腿捆綁、不讓睡覺洗漱、在雪地裡凍、禁止家人探視、軟硬兼施、頻繁調隊等,但她始終正念正行沒有轉化。

二零零八年一月她與丈夫再次被綁架,在丈夫剛剛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下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許那第二次在北京女子監獄期間,依然堅定信念,正念正行,沒有向邪惡妥協。

案例4:韓俊青被迫害致死,妻子王秀紅被勞教,女兒因控告元凶被關押。韓俊青,房山區竇店鎮人。曾是當地有名的地痞,他自己講煉功前沒幹過好事。修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去掉了惡習。他的變化在當地引起轟動,老百姓讚揚法輪功真神,讓壞人變成了好人。二零零零年他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洗腦欺騙轉化。從勞教所出來後,韓俊清再一次清醒,痛改前非。二零零四年二月再次遭綁架,關押在房山區看守所,五月四日傳出死訊,房山分局不讓親屬看遺體,說要解剖驗屍,當年約四十七歲。之後其親屬看到刀口一直開到肚子,內臟器官被摘除,肚子裡灌的都是冰,遺體雖然被化妝,但臉上的傷痕清晰可見,人很消瘦,左眼下方皮膚、肌肉嚴重損傷,整體缺了一塊肉,喉嚨處有開刀縫合的疤痕。

韓俊青的妻子王秀紅,從丈夫修煉後的巨大變化,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也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綁架並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韓俊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期間,也被拘留關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她再次遭竇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同年七月十六日,韓俊青的女兒韓雨,因控告迫害死父親的元凶江澤民,被海淀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在海淀看守所關押四十天。

案例5:楊占明被勞教、妻子吳尭被迫害致死。楊占明,北京應用物理與計算數學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楊占明和妻子吳垚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二人帶著寫給中央的一封真相信,到國務院信訪接待站遞交,因此楊占明被關進海淀區拘留所一個多月;後又三次關進洗腦班強制轉化。二零零二年十月,夫妻同被非法勞教兩年,楊占明被送進勞教人員調遣處、團河勞教所迫害。

吳垚一九四六年生,北醫附中英語教師,二零零二年四月流離失所期間第二次被綁架,迫害致生命垂危;同年九月九日,吳垚和老伴楊占明向世人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關押在豐臺區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送往勞教人員調遣處。吳垚被劫持到調遣處的當天遭到毒打等摧殘,十天時間吳垚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家屬被告知吳垚已去世,說是「猝死」。當時楊占明和吳垚家人看到,吳垚的遺體左手是黑的,有大片瘀血;生前穿的短袖白背心上有鮮血印。同吳垚關押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警察逼她轉化,她始終不肯,並給警察和刑事犯人講真相。吳垚遺體火化時,調遣處處長張繼忠見到吳垚的二弟,對吳尭的死亡,表現出心虛的樣子,笑嘻嘻的伸出右手說「謝謝你」。

案例6:清華大學虞超、褚彤夫妻雙方被非法判重刑。虞超,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九零級畢業生,網絡工程師,原在北京一家外企任職。二零零零年因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勞教一年(所外執行);二零零二年八月與妻子褚彤在北京被綁架,住處遭劫掠,後虞超曾被祕密關押在北京法治培訓中心,虞超遭受警察毒打、上大板成大字型、雙手雙腳銬、綁在床上近四個月等長期酷刑折磨,致肌肉開始萎縮;「轉化」他的幫教與警察換了一批又一批,無法動搖虞超堅信大法之心。後虞超被冤判九年徒刑,關押在前進監獄,遭「坐小凳」、強迫體力勞動等迫害。

褚彤,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碩士畢業,清華大學微電子所講師。曾被非法判刑兩次。一九九九年十月上天安門城樓為法輪功請願,遭警察野蠻毆打,被綁架後判刑一年六個月;出獄後在明慧網刊登「嚴正聲明」表示繼續堅修大法。為避免再遭迫害,與丈夫虞超帶孩子被迫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流離失所。面對高壓迫害和顛沛流離的生活,褚彤只得把不滿四歲的兒子虎虎托給朋友撫養,母子分離的場面令人心酸,當媽媽跟兒子說再見的時候,小傢伙懂事的說,「媽媽,等壞人沒有了,你就來接虎虎回家。」二零零二年八月褚彤與丈夫虞超在北京被祕密綁架,此次迫害由所謂「專案組」專管,被認為「案情重大」,先被國安和610祕密送到「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迫害幾個月;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朝陽區法院非法判褚彤重刑十一年、虞超九年。褚彤被關進北京女子監獄遭受長期迫害,遭強迫灌食、剝奪睡眠、強制洗腦、單獨關押等。褚彤的母親在她出獄前數月離世,沒有看到女兒最後一眼。

案例7:清華大學研究生劉文宇、姚悅夫婦被非法判刑。劉文宇,清華大學熱能工程系九七級碩士研究生,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到三十日,劉文宇被清華校方非法軟禁在二零零號核試驗基地,強迫其改變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劉文宇因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被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刑拘一個月,並被清華勒令退學,後劉文宇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劉文宇的妻子姚悅,清華大學微電子所九六級碩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後被開除學籍。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警察將姚悅的兩手銬在床欄杆上,用電棍電擊手腕;後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姚悅被北京市中級法院捏造多種罪名,非法判重刑十二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遭長期精神和身體迫害。

《北京百餘夫妻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一文中說:「許多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庭,經常是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夫妻被同時迫害。夫妻雙方同時遭到迫害的案例尤為突出,且觸目驚心!有多少夫妻雙雙被迫害致死;又有多少夫妻被迫害的陰陽兩界、天各一方;他們被非法判刑、勞教、關押洗腦班等等。迫害導致家庭中老人無人贍養,老人失去照顧加上精神創傷致病或病情加重以致離世;孩子成了孤兒,或輟學、或被開除失去讀書的機會。幼小的孩子離開了父母的保護關心,心靈深處留下了永遠無法彌合的創傷,身體和學業蒙受難以挽回的損失。」

看著這些令人觸目驚心的迫害案例,深知中共一手發起的長達二十年至今不能停止的迫害有多麼慘絕人寰,它給這些奉公守法一心做好人的善良民眾帶來的災難有多麼深重,同時讓人們進一步看清了中共這個一貫自吹「偉光正」的黨真正是一個什麼貨色,自此它的流氓本性和邪惡本質暴露無遺!

家庭是組成社會的基本單位,沒有家哪有國?沒有這些重德行善奉公守法的善良好人,哪有國家的長居久安及人民的安居樂業?中共就是要把這些重德行善奉公守法的善良好人摧殘毀滅,把傳承五千年的中華民族敬仰神佛重德行善的傳統文化破壞殆盡,讓共產邪靈稱霸人間、統治世界的陰謀得逞。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北京市是中國大陸遭受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據明慧網資料顯示,在2018年綁架迫害最嚴重地區中北京市142人,位列第八。騷擾迫害最嚴重地區中北京市113人,位列第六。2018年933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北京市36人,位列第十一。近二十年來,北京市當局一直緊隨江澤民集團打壓迫害法輪功,走在迫害的最前面,就是到目前為止仍不收手。

又一個新年到來了,在這萬家團圓的時刻,可知有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家庭是伴隨著痛苦、思念與淚水在過年?可知如今他們已經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親人團聚歡慶佳節的日子已經永遠離他們而去?這一切是誰給造成的?就是那個仍然在用謊言欺騙蒙蔽著人們的邪惡中共,用各種卑鄙流氓手段殘酷迫害民眾的邪惡中共,用各種手段監控、追蹤民眾的行為、視人民為敵的邪惡中共!

願那些仍然被中共利用的人們能夠早日清醒,不再助紂為虐,做一個明真相、知善惡的正常人。願所有正在或可能將會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們,能夠喚醒自己的良知善念,共同起來反迫害、解體中共。願國際社會能夠站在維護世界人權的角度,關注中國的人權惡劣狀況,幫助制止中共對善良人的迫害,使飽受中共欺凌的中國人民也能享有真正的自由與人權!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2-07 7: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