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公益官候選人見社區媒體 再談特殊高中與社區監獄

四個市公益官候選人在城市大學媒體研究社員和社區媒體見面,繼續回答討論熱門話題(左一主持人劉易斯;左二瑪麗桃;中間羅德里德茲;右二艾斯賓;右一布雷克)。 (施萍/大紀元)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2月7日,剛從NY1電視辯論會走下來的四個公益官候選人又來到城市大學媒體研究生院,和各少數族裔社區媒體見面,回答他們的問題。四個候選人是:瑪麗桃(Melissa Mark-Viverito)、羅德里格茲(Ydanis Rodriguez)、艾斯賓(Rafael Espinal)和布雷克(Michael Blake)。人們又提出關閉雷克島、建設社區監獄,以及取消特殊高中考試和亞馬遜等熱門話題。候選人們各抒己見,觀點不盡相同。

州眾議員布雷克支持市長取消SHSAT,支持建設社區監獄。
州眾議員布雷克支持市長取消SHSAT,支持建設社區監獄。(施萍/大紀元)

其實,在6日晚上的辯論會上,女嘉賓、紐約《政客》媒體記者納赫米亞斯(Laura Nahmias)就曾問10個候選人,有誰支持白思豪的取消特殊高中考試計畫?有三個人舉起了手,他們是:州眾議員奧多奈爾(DAniel O’Donnell)、州眾議員布雷克(Michael Blake)和記者出身的主張最低工資30美元/小時的康斯特(Nomiki Konst)。

前議長瑪麗桃反對特殊高中單一考試,但反對白思豪計畫;她是社區監獄的強力支持者。
前議長瑪麗桃反對特殊高中單一考試,但反對白思豪計畫;她是社區監獄的強力支持者。(施萍/大紀元)

三人的理由無非是:或者給所有族裔學生平等的機會;或者說單一考試不科學;或者說SHSAT需要大量的準備,而只有富裕家庭的孩子才有可能準備和通過,所以這是「不公平」的。

市議會小商業委員會主席艾斯賓反對白思豪取消SHSAT,並主張電單車合法化。
市議會小商業委員會主席艾斯賓反對白思豪取消SHSAT,並主張電單車合法化。(施萍/大紀元)

電視辯論會主持嘉賓也給了反對白思豪的候選人闡明理由的機會。金兌錫立刻指出,進入特殊高中的亞裔學生都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把他們歸入「特權」階層的說法純屬「種族主義」,亞裔之所以能進入特殊高中的唯一原因就是「勤奮」。

曾經當過13年教師德市議員羅德里德茲反對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考試。
曾經當過13年教師德市議員羅德里德茲反對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考試。(施萍/大紀元)

多數反對白思豪的理由也不盡相同。瑪麗桃認為「單獨考試」不好,需要多樣化的考試;其他人都認為考試是合理的,艾斯賓明確說考試沒有偏見,眾人多數要增加教育資金,給所有想上特殊高中、能上特殊高中的學生提供資源,而不能像白思豪計畫的「一刀切」,所有公校前10%的學生都上;烏瑞奇(Eric Ulrich)則直接向白思豪「開炮」,稱市長就是「讓一個族群與另一個族群為敵,他就是利用這個上位的」。

贊同和反對方都同意的是:需要提高非裔及西語裔學生的比例,最好是全面提高教育投資與質量,讓所有孩子受益。

市議員羅德里格茲昨天(7日)對本報記者重申了他的主張,即「我們要向亞裔學習,從早開始準備,現在紐約沒有投資幫助課後班……每個學生都應該有最好的資源,我們應該把特殊高中數量翻倍。」

艾斯賓對記者表示:「我不是當上公益官支持亞裔社區,我一直支持亞裔社區的小商業人,比如是我提出提案,解決了他們商業招牌被罰的問題;我正在努力通過電單車合法化……至於特殊高中問題,我主張增加座位,讓更多孩子受到良好教育,而不是取消考試。」

關於社區監獄問題,記者提問,除了在社區建設監獄之外就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嗎?

瑪麗桃表示,社區監獄是很多專家考察研究的結果,目的是讓絕大多數的沒被判決的雷克島居民更加接近他們的家庭和社區網絡。她認為社區監獄是最理想的;布雷克也贊同她的想法,並表示「我們要建更多的學校,而不是監獄」。

只有羅德里格茲表達了有條件的社區監獄方案,那就是「監獄選址一定要經過社區同意,沒有社區意見的介入就是錯誤的方案」。◇

責任編輯:家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