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

命運天定嗎(221)春秋時叔服相面看三代

作者:泰源

春秋時代叔服相面看孫叔敖三代。(pixabay)

  人氣: 1390
【字號】    
   標籤: tags:

中國的相學有著悠久的歷史,約可追溯到公元前七世紀的春秋時代之際。

孟穆伯公孫敖帶兒子相命

據《左傳·文公元年》記載,魯文公元年春天,周天子派內史叔服參加魯僖公的喪禮,魯國三卿之一的公孫敖(孟穆伯,孟慶父的兒子,魯桓公之孫。)聽說叔服會給人相命,就帶著兩個兒子去見叔服,叔服對他說:「你的大兒子穀,將來可以祭祀供養你,你的二兒子難,將來可以為你辦喪事。穀的下巴很長,將來後人在魯國必能昌盛。」

果然,後來公孫敖眷念莒國的美色己氏(本來許配給他的從弟東門襄仲),利用出使魯國之際,出走到了莒國找己氏相聚沒有回國。魯文公沒有追究他,讓他的長子穀--文伯繼承孟孫氏宗主的身分。文伯不久就死了,兒子還小,就由他的弟弟難--惠叔繼承宗主之位。

後來己氏死了,公孫敖想從莒國回魯國時,病倒在途中齊國之地,死在堂阜。惠叔向魯國告喪請求歸葬於魯,沒有得到允許。這時,齊國中有人為惠叔謀劃,說:「魯國,是你家族的親戚,把公孫敖的飾棺放在齊魯邊界--齊國堂阜這地方,魯國一定會取去的。」惠叔聽從了他的主意,把父親的飾棺放在堂阜。魯國邊界的卞邑大夫將此事上報。惠叔趕到朝廷請求取回父親的飾棺,他容顏消瘦,立在朝上等待著命令。魯國答應了,於是他取回了飾棺,依照安葬祖父慶父的葬禮安葬了孟穆伯公孫敖。

惠叔之後,由文伯的兒子仲孫蔑繼立孟孫氏的宗主之位。孟孫氏是魯國重要的三卿--魯「三桓」勢力之一。

資料來源:《左傳·文公》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中年行好運,晚年不祿之女命

(大紀元編輯製圖)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為丁火,所以屬丁火命。生九月土旺秉令,丁火之氣盡洩於土,戌中一點火庫,微乎其微。

也就是說日干丁火一生來就遇到戊土(戌中以戊土為本氣,最強。內藏丁火只不過為火之墓庫,火之弱根),還未站穩腳根,就忙著去生土,洩弱丁火之氣,所以說先天生下來就屬身弱。然後用這個身弱的丁火,去配合其餘六個字(除日乾和月支外的六個字)。

看看有沒有能幫助丁火的五行(例如木和火),有多少?會不會扶助太過,又使得日干丁火轉弱為強?或者是雖有木火扶助,但力量仍不夠,行運仍喜木火。或者是與日干丁火對立的土、金、水繼續增多,使得丁火更弱?或者是弱到完全沒有一點兒木火的生助,就考慮是否能入特別格局中的從弱格來處理了。

上述就是此造如何判斷出日干的強弱,繼而取出喜、忌神的推斷路徑。現根據這條路徑走下去。很快發現日干丁火自坐酉金,火金相剋,火氣更弱了。時柱地支辰土,為濕土,更加洩弱火氣;且辰酉合金,土化成金,這個合局對丁火沒有一點幫助。

再看年支又是辰濕土,且辰戌相衝,辰中癸水沖戌中丁火,唯有土加重了力量,這個沖對丁火可不是好事,使得原來已經微弱的火根更衰退弱了。如此一來,地支三土一金,都是火的對立面,使得本來就弱的丁火更弱了。

孤立無援之火(pixabay)

再看天干,年干壬水,月干庚金,金、水也是丁火的敵人(水剋火,火金相剋)。此時發現日干丁火已經很孤立無援了,很快就要向它的對立方(土、金、水)舉手投降,即不要自已,投向對方懷抱,成為特別格局中的從土金水旺勢的從勢格。

但此時忽然見到最後的時干是甲木,它領著一隊救兵姍姍來遲,並大叫:「丁妹(丁火屬陰,排在丙火之後,屬妹)不要走,我甲木來救你也。」原來甲木可以生丁火,尤其是在九月土旺之地,兼能剋制戊土,一舉兩得。日干丁火見有甲木救兵來救援,自然不能投入包圍著它的土金水陣營,便跟「從勢格」說聲拜拜!回歸正常格局中來推算了。

也許有人說,以甲木為用,而月干庚金剋甲木,豈不是用神受傷?但在這裡,由於配合的關係,剛好需要「庚金劈甲引丁」,因為甲木是松柏參天大樹,太粗不能直接生丁火,必須砍下來後,用斧頭(庚金)將它劈成柴,才能引燃丁火,所以才有「庚金劈甲引丁」之說。

經過這場驚心動魄的日干強弱對決大戰,雖然甲木能及時支持丁火,暫時不敗,但雙方強弱衰旺的差距還是很大,日後要想行好運,心想事成,求謀有得,當然仍是喜得木、火的幫助,忌見到對方的土、金、水,所以,此命取出的喜用神是木、火,忌神是土、金、水。

用神喜木。(pixabay)

現將取出來的喜、忌神放進大運中去驗證,看有沒有取錯。早年行己酉、戊申土金運,都是忌神,應在早年家境不好,靠父、兄市場賣魚,兄弟姐妹眾多,母親在家做家務。丁未運開始入南方火運,丁火幫身,時來運轉。此仍為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因為家庭出身是城市貧民,屬無產階段,成分好,直接由學校分配到大學做雜工,比起當年百分之九十九的學生被趕到農村或農場做「耕狗」簡直如中六合彩,令同輩人羨慕不已。(「耕狗」是由知識分子淪為耕田佬的自我卑稱。也有自稱「揸七」。揸是廣州話「拿」的意思,「七」字像鋤頭,即去農村拿鋤頭)。

其後三十年巳午未南方火運、生助日干丁火,自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然而「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轉眼來到甲辰運,此為沖提綱之運,一般出現在六十歲左右,指此時的大運與月柱相衝,在這裡是指庚甲相剋,辰戌相衝。

盲人算命往往把沖提綱的運當作生死大關,這個關每個人都會遇到,因為出於十天干、十二地支的排列組合:大運是以月令提綱為準,順行或逆數,到了第六對大運,即六十歲左右,必定會與月令提綱相衝,而月令提綱又是一個八字中最重要之地,此地受沖,的確帶有一定危險性。所以說「沖提者五防三四」,就是這個意思。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會出事過不去,否則就沒有七老八十的人了,具體要看配合。現看到此命中裡已經有一對甲辰(時柱甲辰),現行甲辰大運,甲辰運遇命中的甲辰,叫「伏吟」;甲辰運又沖命中提綱月柱庚戌,叫「反吟」。命書中常說:反吟伏吟,泣哭淋淋;不損自己,也損他人。

所以在此運中,前五年甲木運,木生火有利,依然可過。但後五年辰運沖戌提綱,就危險難過了。因為前面說過,在此命中,年地支與月地支已有一對辰戌相衝,使得戌中丁火之微根受損了。到了此時再加上大運辰來沖戌,戌中丁火受損之微根恐怕就此被沖滅了。也就是說爐灶中唯一的火種滅掉,縱使有甲木加進去,也沒法燒得起來。加上前面三十五年好運已享受過,猶如鮮花已經盛開過,再遇風吹雨打,必然會凋謝而亡,其後果真在此運中因病身亡。

此命的缺點是日干丁火在地支中只有藏在戌土中的微根,且受到年支辰土之沖(辰中癸水剋戌土中的丁火),微根受傷;且用神甲木只透天干,地支無寅、卯木強根,只有辰土餘氣,即用神無力。所以到了六十歲左右的沖提綱之辰運時,再次受沖,丁火微根危矣。假如地支有寅木或巳、午火根,當不至於此,此關可過。其二是命中時柱與月柱天剋地沖(反吟),到了沖提綱之甲辰運時,又與時柱伏吟,與提綱月柱反吟,多重振動,終於破裂。@*(#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剋夫命,或剋妻命是怎麼回事?去求算命的人,一旦聽到了是剋夫命,或剋妻命,就嚇得不得了,惶惶不可終日,其實這是世人不了解八字命理的推論,而造成一種誤解。後來又以訛傳訛,代代相傳,加油添醋,終至失去了命理學原來的本義。
  • 後來與兩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終於到了香港外圍的島嶼了,卻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陸,又應了36歲前一事無成的命。跟隨算命的啟蒙師父多時,我又繼續進行各方面的探討和搜索,經過多時的反覆推敲和求證,終於在自己36歲的那一年,找到了打開命學大門的鑰匙。
  • 父親本是大學老師,被共產黨定為「歷史反革命」,後半生困頓潦倒,中風無法就醫,家中連五元叫車錢都沒有。正因為父親一生的經歷,便使得筆者自小有對人生、命運的反思:父親前、後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內在必然的因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