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

春天的阿里山

文、圖/王金丁

阿里山高大的巨木林(攝影:王金丁)

  人氣: 236
【字號】    
   標籤: tags: , ,

1
阿里山春天,吉野櫻在和煦的陽光裡,生氣勃勃地向天空宣示著白色的意涵。

這棵吉野櫻不過一個人高,枝椏展開的範圍卻足夠十幾個人牽起手圍繞。花朵開滿枝椏,黑色彎曲的枝幹優雅地伸向四面,身前身後的淡紅花苞,在風中垂著頭等待開放,斑駁蘚苔沾滿枝幹,灰白片片。在瀰漫著花草氣息裡,遊客的驚喜飛舞櫻花枝葉間,旁邊幾棵山櫻花還在春風裡搖曳著紅色花朵。

河津櫻前長長的棚廊上,紫藤忠心地纏繞著棚柱,到處攀爬。從廊下望過去,粉紅山櫻後面就是那棵吉野櫻了,晨風從吉野櫻花上拂來,白色花朵在風中得意的向我翩翩招手,阿里山春天,仿如在櫻花上灑下三月的細雪。

2
懷著敬仰的心情造訪「三代木」,沿途山路已落英繽紛,櫻花花絮從空中緩緩飄下,飄在微濕的下坡石階上。

一棵高大的山櫻,在綠葉間搖曳著紅色花朵歡迎絡驛穿梭的腳步,遊客中有人說:「園區裡到處都有櫻花,今年謝了,明年春天還會再開。」過了石橋就看見了三代木了。

三代木乃檜木三代同一根系,枯而復榮,古老樹根是第一代,已經在地上躺了大約一千五百年了,枯死後,經過約兩百五十年,一顆種子偶爾飄落枝幹上,吸取了枯樹的養分,成長的二代木,根老殼空後,經過三百年又長出第三代,至今仍枝葉茂盛。抬頭仰望,老樹幹上新生的一棵樹,已長了青翠綠葉。

寧靜中,悠遊的山風帶來幾片落葉,緩緩飄下,只見幾個遊客快步走過橋來,佇立三代木下,然後拿起相機拍照後,又奔上了山坡。

我站在樹旁思索著,那地上的母親樹可知曉,在浩渺天地間躺了多久?

3
往姊妹潭路上,經過一片巨木森林,路邊有幾棵傾倒地上的老樹,是樹根上飄附的種子,又長出幼苗撫育成新樹;阿里山上的老樹跟年輕的樹木,共生互長的景象很多地方都可以碰到。

潭邊一片廣闊高大的柳杉林,仰頭轉身,仍然看不盡巨樹的頂端;在森林裡悠然散步,偶而能遇到從高聳的枝幹間篩進來的陽光,山風帶著嵐氣飄盪其間。忽然,一隊登山客從後面快步趕來,談笑間已隨山路轉了彎,消失在森林盡頭。

森林裡又靜了下來,循著登山客的聲音走去,卻被頭上湧來的一團霧氣給擋住了,靠在壯碩粗糙的樹幹上,此時,一群擎天的巨樹橫在眼前,那是涵養了千年歲月的巨木,不覺間,跟著巨木進入了悠遠的時空。

4
姊妹潭邊的山櫻就顯得孤寂了,環繞湖畔,只看到這一棵。

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阿里山上,澗水匯流到這裡,形成了廣闊的天然湖泊,就是眼前的姊妹潭,朵朵白雲飄盪藍色湖水裡。沿著湖邊繞了半圈才走到這棵山櫻樹旁,紅色花朵在巨木綠水間,展露著美麗的姿貌。

站在山櫻樹下往湖心望去,兩座茅草搭蓋的涼亭映著湖面,正是熟悉的經典畫面,涼亭裡木構走道通到湖邊,幾個遊客輕步走在上面,生怕搖動了湖水,四周檜木森林環繞,頭上的藍天飄著白雲,快樂的遊客在姊妹潭四周喧嘩嬉戲,仍然擾不了這片寧靜,從湖上望向幽幽森林,感覺是個遺世獨立的世界。

步上環潭棧道,兩個背包青年從步道盡處走來,還沒走近,已帶來了縷縷山風。風裡,蟲鳥的聲音銜著檜木清香。抬頭仰望,一棵棵高大的檜木插向天空。回到湖邊時,背包青年已站在那棵山櫻樹下,一會又來了幾個遊客,站在這裡遠遠望去,紅色山櫻花襯著青山綠樹,盡是一幅良辰美景。

5
一條野溪從吊橋下潺潺流過,前面就是「神木車站」了。一列列的檜木車廂停在鐵軌上,等著倦遊的旅客,山風裡送來了寧靜。一棵巨大的神木傾倒在鐵軌旁,斑駁的樹幹上寫滿歲月的跡痕,夕陽為他鋪上了一層金黃。

火車輪子慢慢滾動了起來,矗立山腰的慈雲寺響起的鐘聲,一波波清晰地傳了過來,驚起幾隻鳥兒撲著翅膀,輕聲地飛上樹梢。

該下山了,步上石階時,雲霧已慢慢升起,暮色從森林裡攏來。我撥開雲霧,心想,得再去看一眼,在阿里山上站了千百年的「三代木」。@*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竹編藝術家林根在的《玉花盤》,圓形花盤,口大底小,弧線從盤口向盤底縮小,織紋層層變化,紋路間裝飾編花,更顯得花盤的細緻高雅。
  • 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唐玄宗遊月宮》,音樂優美、意境高遠,讓我有一種從沒有的奇妙感動,思索著這感動時,腦海卻又被唐玄宗與仙女在月宮裡,翩翩起舞的景象吸引了過去…
  •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 燈光暗了下來,戲台布幕後面有人揮了一下螢光棒,大鑼被重重一擊,鑼聲響徹禮堂上空,學生屏息等待著好戲上場。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藍天,我們的龍舟已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聲戰鼓。
  • 這棵高大的槐樹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順著箭頭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還有坊號的淡藍色雲朵釉彩,看得出來,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廢棄的碎片,定是父親特意留下的記號…
  • 一生為臺灣創作樂曲的郭芝苑(1921-2013)說:「我最光榮的,就是能創造出屬於臺灣人的民族音樂。」
  • 姐姐倔強的個性造成現在離我們那麼遠,想到這,就想起小時候唱的那首《離家幾百里》的美國民謠,姐姐真的嫁到遙遠的美國,應了母親說的,筷子丈量的距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