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蘇女訪民被非法拘禁105天 遭虐待險喪命

人氣: 18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江蘇省江陰市毛黎惠,因土地被強迫流轉而信訪,遭到當地街道、村委的打壓,去年她被關黑監獄105天後重獲自由。期間她的腦外傷後遺症復發險些喪命。毛黎惠表示,要控告非法拘禁她的警察和村幹部。

毛黎惠在黑監獄中曾順利逃出報警,卻又被警方交給地方,再度被關進黑監獄。她也曾用衛生紙寫求救信傳出,但無人知道她被關押在何處。江蘇訪民打市裡12345追查,給的答覆:「毛黎惠是上訪重點對象,現有村委安排她生活,不屬關押。」

關押毛黎惠的蒲東賓館黑監獄。(受訪者提供)

黑監獄中受盡折磨

毛黎惠向大紀元記者敘述被綁架關押的經過,並公開她被關押期間的一些視頻作為證據。

2018年9月2日。她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申西村村委,被非法拘禁85小時。

其後的10月7日淩晨,毛黎惠在常州市金壇肯德基店吃東西,又被申港派出所警察和申西村村委幹部等7個人強行押上車(車牌:蘇B3281B),帶到江陰市申港街道新浦東賓館非法拘禁。

10月29日,她趁幾個看守睡著時逃了出來,到無錫公安局報案,被交給申港派出所及申西村村委帶走,繼續被拘禁於新浦東賓館。

在黑監獄裡,派出所的協警不准她關門上廁所、換衣服,不讓外出吃飯,她多次絕食抗議。在非法拘禁期間,她的腦外傷發作,經常頭痛得只能撞牆來緩解。看守不讓她吃自帶的止痛藥,也不讓就醫。

村委得知她聽到比較大的聲音會頭痛,故意安排神經病人看守她,在看守期間故意在半夜放音樂,把聲音開得很大聲,連續一個多月,讓毛的頭痛到三叉神經暴出來,痛到走不動路、吃不了飯、睡不著覺。

比較毛黎惠被關進黑監獄第一天拍的照片和105天出來時拍的照片,出來時她的頭髮被剃掉了一大塊。那是她頭痛到快不行了,兩個心理醫生來過之後才讓貼膏藥,把頭髮剃掉後貼的。她的腦外傷是2016年5月4日被毆打,沒治好留下的後遺症。

在被非法拘禁期間腦外傷後遺症發作,剃掉大片頭髮。(受訪者提供)
在被非法拘禁期間腦外傷後遺症發作,剃掉大片頭髮。(受訪者提供)
江蘇訪民毛黎惠被關押黑監獄倍受折磨,出來時頭髮已剃掉一大片。左圖是關押第一天時拍的,右圖為105天出來後拍的照片。(大紀元合成圖)

11月8日,毛用衛生紙寫了兩張求救信託一位大媽帶出來,送到她朋友開的店裡。希望好心的維權朋友看到能幫助撥打110報警。

毛黎惠用衛生紙寫了兩張求救信託一位大媽帶出來。(受訪者提供)

毛黎惠說,「1月19日中午12點多,村委看守人員收拾好她們自己的東西後撤離賓館,我才獲得人身自由,我立即購買手機並向110報警。」被非法拘禁期間,毛因多次向110報警求助,她的幾部手機被申港派出所搶走,而與外界失去聯繫。

江蘇訪民周小鳳在毛黎惠被關黑監獄期間打了12345,也打了警察張玉成手機,但後來當局都不接電話了。她說,「當時毛黎惠的親戚朋友和很多人報警,公安都沒人管,105天出來的時候已被折磨到不像樣子,頭髮一半都沒了,瘦骨嶙峋。」

無錫多位公民都撥打12345熱線,但都無效。(微信圖片)

土地被流轉 事實已被徵收

毛黎惠遭當局強徵農田與強拆民房,她的自留地2.3畝、宅基地0.33畝、屋前屋後0.5畝的地,都被書面流轉了,表面上是流轉使用權,從程序上講是沒有徵地,實際是以租代徵。

毛黎惠表示,「我們村的村民當時是同意把承包地租給種西瓜的,一畝租金1300元,但政府另外又發了每畝1500元的流轉費給村民,說明土地被流轉了。」

毛黎惠家的土地被流轉。(受訪者提供)
毛黎惠家的土地被流轉。(受訪者提供)

2014年12月,她父親毛強到政府單位辦養老保險時顯示土地已徵收。但她向所有政府相關部門申請資訊公開,包括江陰市政府、江陰市國土資源局、無錫市國土資源局等,都顯示所申請公開的資訊不存在或該土地仍為集體土地。

政府機關答覆都是無徵收手續。(受訪者提供)

同時,申西村拆遷農民房宅,說是要造公園、挖湖,實際是造商住樓,目前已經有33戶簽空白協議書,唯毛黎惠一家未簽。

毛黎惠因多次舉報當地政府非法強行徵用當地基本農田並企圖強拆其住房,觸怒了當地利益集團,致使她屢遭當地政府關黑監獄等手段打擊。

1月19日她從黑監獄被放出來,實際上因為1月31日有兩個跟土地有關的訴訟案要開庭。她擔心過年後還會被非法綁架軟禁。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2-10 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