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國產科幻片」被盜版揭了誰的短兒?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2018年6月19日再次撕開中共的貿易劣跡,稱其貿易行為旨在盜取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氣: 454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0日訊】大陸國產科幻片《流浪地球》才剛剛上映了幾天,就被陸媒高調報導「口碑、票房雙豐收」、「票房已破10億,並獲得9.2的高評分」。要說大過年的,有多少人會鑽進電影院看國產片,相信大家心裡有數。然而,電影製片方卻「得了便宜還賣乖」,繼續謊稱「《流浪地球》的工作人員沒有時間慶祝票房的攀升,而是把幾乎全部的精力用在了投訴和封堵盜版上」。

這話說的也太假了。「封堵盜版」何時成了電影製片方的活兒?至於說「投訴」,在通訊設備如此發達的現代社會,不就幾分鐘的事兒麼,還至於騰出「慶祝」的時間?既然該片已獲10億票房,還被稱為「中國第一部現象級科幻電影」、「里程碑作品」,那麼慶祝也在情理之中。說「沒有時間慶祝」,反而惹人懷疑,是否因票房造假而沒有慶祝的動力?

作為一部或出於宣傳目的而製作的電影,製片方怕遭觀眾炮轟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其為了提高影片知名度,不惜利用「盜版」問題來炒作的手段,卻並不怎麼高明。

首先,國家版權局早在2月2日(臘月二十八)就發布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該名單包含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新喜劇之王》、《小豬佩奇過大年》等8部賀歲片」。也就是說,有關部門甚至比「侵權盜版分子」都更先知道,這些影片被盜版,恐怕在所難免。

除了發布名單,中共版權局還要求「相關網絡服務商」對上述影片「採取保護措施」。比如,「網絡服務商」本身「在影片上映期內不得提供」;同時也「禁止用戶上傳」。按理說,只要「網絡服務商」自覺執行了,就不會有大量的盜版出現在網絡上,除非「服務商」內部有人「放水」。而如今,從盜版影片中甚至還有「高清完整版」來看,製作方有沒有「內鬼」,都為未可知。

然而,要命的是,版權局忙活了半天,電影製片方卻說自己「把幾乎全部的精力用在了投訴和封堵盜版上」,這不等於把辦事不力的官方給賣了嗎?這不就在變相承認,中共有關部門在「侵權盜版分子」面前,猶如空氣、形同虛設嗎?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官方如此被打臉,又不知會作何反應?

即便沒反應,也不用大驚小怪。因為知識產權問題,向來是靠騙、斗立國、靠偷、搶治國的中共當局的軟肋和硬傷。早在2013年,大陸媒體就曾公開報導過全球知識產權中心發布的《2012年度知識產權報告》。陸媒報導稱,「報告涉及了全球134個國家,並著重關注了美、英、中、印等11個國家。在滿分為5分的執法力度評估中,中國以0.5分位列11國之末」。一共就5分,中國卻只有0.5分,即便跟發達國家比,中國的排名在全球墊底,也是不爭的事實。因為「中國在所有5項指標中,只有訴訟途徑這一項的表現……未得0分」。

儘管盜版分子能被「訴訟」,但「法院要求保存證據、命令侵權方停止侵權的強制力度太弱往往會使維權者感到不滿」。此外,「中國法律規定的賠償額度過低,體現不出賠償的意義」;同時「在界定是否是以營利為目的上依然是模稜兩可,從而難以對侵權者提起訴訟」。

對此,陸媒總結道,「由於中國社會普遍缺乏知識產權意識,以及執法與司法機構不作為,導致知識創新者的利益得不到保護,從而使長期利益不得不讓位於短期利益」;「中國在享受侵權帶來的便利的同時,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在「短期利益」以及「便利」的驅使下,中共當局顯然缺乏「從嚴查處」盜版的動力。因此,盜版常年在中國泛濫、屢禁不止,全拜中共所賜。有意思的是,盜版電影占據中國市場這麼多年,且年年都有「賀歲檔」,為何等到今年才擬出了「版權保護預警名單」;更何況,名單上也只有八部電影而已。

由此不難想像,這些電影製片方跟中共當局的關係顯然不一般。為了對民眾洗腦,中共從來都不吝惜「賠本賺吆喝」。就算電影不賺錢,也要誇耀「厲害了我的國」。畢竟電影票太貴,畢竟大過年的去電影院太過另類;因此,將「高清完整版」的盜版影片直接放在網上,實在中共的算計之內。

然而,出於中美貿易戰正酣,迫於國際形勢的壓力,中共恐怕不得不選在此時,對保護知識產權有所作為。海外鋪天蓋地的報道都足以證實,此次「中美衝突的焦點就是知識產權」。有文章顯示,「中美貿易戰從一開頭,美方就公開宣示,要求中國停止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此後美國不斷起訴各種盜竊商業機密的涉案人物,其中不少是中國『千人計劃』的參與者」。

就在2月初,中國副總理劉鶴赴美會談的公報中,「1、2、4條都涉及知識產權,依次為:美國公司被迫向中國轉讓技術;在中國境內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執行的需要;中國對美國商業財產進行的網絡盜竊所造成的傷害」。如今那個「版權保護預警名單」是否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執行的需要」而出台,大家可以盡情的發揮想像。

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社會,還是國內民眾,恐怕都已深知,「盜版」是中共護不了的短兒,「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力」也早就成為中共撫之即痛的硬傷。更倒楣的是,電影製片方的一句笑談,就能成功的揭開中共千方百計想要捂住的這塊瘡疤。中共恨其「哪壺不開提哪壺」之餘,恐怕更應該反思,若非自己的硬傷太多,又怎會讓人一戳就中?若非偷盜別人的技術成癮、成癖,又怎會輕易的就被人揭了短?既然偷盜是犯罪,中共未來所要面對的,恐怕就不只是被揭短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2-10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