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遲到八年才面世的大外宣研究報告

何清涟女士新书封面。(何清涟女士提供)

人氣: 1087
【字號】    
   標籤: tags: ,

寫這篇後記之時,不管我此生經歷過多少風雨,心中的感覺還是非常複雜,因為距離它應該面世的2011年,幾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在寫作《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霧鎖中國——中共政府控制媒體策略大揭祕》)的過程中,我發現中共在控制海外華文媒體方面傾注了極大財力人力,緊接著查閱到不少中共對台灣媒體業實行紅色滲透,以及香港媒體自由如何一點點被蠶食的資料。這一過程中,正好遇上2009年中國投入450億元打造大外宣工程,因此我向一家NGO申請了一筆研究經費,歷時兩年完成了一個有關中國大外宣的研究報告,約六萬字左右。但在交付報告後,該機構負責人在諮詢了香港辦公室工作人員的意見後,決定不出版,希望我五年後有機會再自行發表。

這一期間,中國的大外宣工程日益龐大,加盟的外國記者越來越多,中國的大外宣也早從華文媒體擴展到其他語種,構成了一個覆蓋全球的紅色媒體帝國。隨著中共推動大外宣的行動越來越頻繁高調,不時會有各種相關新聞出來。遇到這種時候,我會將報告的部分內容結合當時的事件寫成短文發表,例如,《揭開神祕的「大外宣」計劃之面紗》、《世界華文媒體的政治版圖 ——北京對海外華文媒體的控制》、《晾晾多家港媒老闆的政治面目》、《海外華文媒體緣何心向北京?》、《紅色資本滲透與台灣媒體「靠岸」》、《同床異夢的「世界媒體峰會」》。

因為這些短文,不少人知道我熟悉這個領域的情況,有相關事情時,總來向我諮詢。報告被多次借閱、譯介及部分傳播。例如美國之音中文部在 2011年初面臨裁撤風險時,曾向我借閱過這份研究報告的初稿,作為去國會遊說的資料參考。

2017年2月,龔小夏女士再度回到VOA中文部主任這個位置上之後,曾滿懷雄心讓中文部再展輝煌,也向我借過這一報告,獲得我的同意後,將其中重要內容譯寫成一份專題報告交呈國會相關議員,據說參議員魯比奧(Marco Antonio Rubio)很欣賞這份報告,從此很關心中國的新聞自由問題。2018年2月,原華盛頓駐華記者潘文(John Pomfret)寫信給我,要求採訪關於中國的大外宣,我認為他是用英文寫作這題材的合適人選,將這本研究報告全本提供給他,希望對他的研究有所助益。

也因為這些文章的發表,以及報告被借閱後的流傳。2018年11月29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與安納伯格基金會陽光之鄉信託在華盛頓共同發布《中國影響和美國利益:推動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報告,報告的第六部分媒體(Section 6,Media)參考了我這份未能面世的大外宣報告,引用了其中觀點與不少資料,並特別在註解1中加以說明,[1]這也算是我這項研究心血沒有白費的證明。

2018年3月中國兩會期間,上海衛視第一財經台的女記者梁相宜對「美國全美電視台」台長張慧君的提問翻白眼,引發輿論廣泛熱議。有網民迅速起底所謂的「全美電視台」實則是中共外宣工具,是十足的「假外媒」。也因此,我想起應該花點時間將這份被擱置長達八年的報告補充修改後發表。當我徵詢了八旗文化出版社的總編富察先生的意見並獲同意之後,整個2018年,我將寫專欄之外的時間全部花在這項寫作上。

這項研究對我也是必要的,因為在搜索資料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中國政府在大外宣上的不少「創新」,比如對台灣新聞的植入方式、與拉丁美洲國家的中外新聞共享模式、通過軟廣告購買著名西方媒體版面宣傳中國,讓他們成為中共大外宣當中的「第三方力量」,等等。

感謝台灣大學新聞傳播系教授張錦華女士,當年蒙她推薦,拙作《霧鎖中國:中共政府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她對台灣新聞自由身體力行的守護,讓我由衷欽佩。感謝香港著名媒體人程翔先生,他是我認識長達三十餘年的老友,他本人就是中共控制香港媒體的受害者與深度觀察者。蒙他們二位命筆為拙著寫序,是我的榮幸。感謝推友@kRiZcPEc,這部書稿的最後校對承蒙她幫忙,她的努力讓拙作儘可能減少了文字錯誤。

在長達三十餘年的學術生涯中,我一直追蹤中國正在發生的政治經濟文化等變化,關於經濟、經濟方面的文章,寫成了兩本書:《中國的陷阱》(1997年10月香港明鏡出版社出版,次年2月以《中國現代化的陷阱》為書名由北京今日中國出版社在大陸出版),《中國:潰而不崩》(2017年台灣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這兩本書預測了中國四十年,前一本預測的在中國已經成為現實,只是現實比書中預測的更殘酷;後一本談的是中國未來20年的狀態。

關於中共的媒體控制,我先後寫過兩本書,一部是《霧鎖中國:中共政府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台灣黎明出版社,2006年出版),談的是中國政府管制國內媒體;另一部則是這部將由台灣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的《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談的是中國如何利用金錢,在全世界範圍內建立一個由中共政府管控的紅色媒體帝國,這些媒體正像八爪魚一樣,向全世界伸出其骯髒的爪子,這些爪子所到之處,多少造成不同信息污染。

讀完這四本書,就會明白我分析的就是一件事情:中共統治的制度性結構鎖定是如何達成的。我的命運如同俄羅斯詩人萊蒙托夫在《預言者》這首詩中所談的一樣——眾所周知,萊蒙托夫的《預言者》的命運,遠不如普希金的《預言者》那麼幸運。

責任編輯:朱穎

[1] Diamond, L. (2018, November 29). 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 Hoover Institution. (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chinese-influence-american-interests-promoting-constructive-vigilance).

評論
2019-03-12 12: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