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工黨如獲勝 澳法定最低工資或躍居全球最高

澳洲聯邦工黨如在大選中獲勝,其推行的「貧困中的生活工資」計劃獲得通過,澳洲的最低工資標準或躍居全球最高。(張潔馨/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一項數據分析顯示,澳洲聯邦工黨如在大選中獲勝,並推行其「確保沒有全職工作人員生活在貧困中的生活工資」計劃,可能會將澳洲的最低工資標準推至全球最高

聯邦工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週三承諾,工黨如贏得下屆大選,將立法允許公平工作委員會(FWC)設定一個「確保沒有全職工作人員生活在貧困中」的最低工資標準。

澳洲工會理事會(ACTU)希望在兩年內,將法定最低工資標準提高到全職工作收入中位數的60%,即每週852澳元。在改革初期,233萬名靠最低工資維生的澳洲全職工作者,週薪將上漲6%,相當於43元,這意味著他們今年的週薪可達到每週762.20元。

如果工黨勝選並成功為每週最低852元的「生活工資」立法,將意味著澳洲會超過法國和盧森堡,成為全世界法定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國家。目前,澳洲在經合組織的法定最低工資排名中位居第三。

德勤經濟研究所(DAE)經濟學家理查森(Chris Richardson)表示,相對於工資中位數和失業福利金而言,澳洲的法定最低工資已經接近全球的最高點。他認為,工黨和工會理事會的提議「不是一個好主意,但也不能說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設想。」

但澳洲工業集團(AIG)的史密斯(Stephen Smith)表示,法定最低工資如果漲至全職工作收入中位數的60%,很可能推高所有級別的工資水平,因為公平工作委員會傾向於給所有類別的工資都進行同樣幅度的加薪,包括那些收入遠遠超出「生活工資」標準的人。

「這種規模的工資增長對企業、雇員和澳洲經濟都將是非常有害的。這將會破壞澳洲的就業和投資。」他說。

在大選圍繞加薪的爭論越來越激烈之際,一組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澳人從事第二職業的人數已升至100萬,原因是人們為了應對工資增長緩慢和就業不足,開始越來越多的從事兼職工作。

澳洲統計局(ABS)的分析顯示,兼職工作已占澳洲經濟中所有工作職位的7%以上,是2010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僅去年第四季度,從事第二職業的總人數就比過去五年中的季度平均水平增加了一倍多。

商業團體、分析人士和聯盟黨政府表示,工黨將最低工資轉換為「生活工資」的模式,可能會迫使企業減少工時和裁員,並限制就業人數,從而獲得適得其反的效果。

**
責任編輯:李熔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