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拒絕麻木 成都學生被餵「豬食」引眾怒

3月13日,四川省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大批家長到學校門外抗議示威,遭到當局暴力鎮壓。(網絡圖片)

3月13日,四川省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大批家長到學校門外抗議示威,遭到當局暴力鎮壓。(網絡圖片)

人氣: 88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涔溪報導)成都七中實驗學校被家長揭露小學部食堂疑似使用過期變質的食物加工給學生伙食,網友曝光圖片觸目驚心,圖中學校食堂內出現了各種發霉變質的水果、冷凍肉,甚至有學生出現長期拉肚子、便血等症狀,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這所學校曾被稱為「成都新五朵私花」位於成都溫江區,2003年由四川冠城集團開辦運營,曾被成都市教育局評為「優秀學校」;附屬學校飯堂由四川德羽企業提供外包服務,前年更被評為「四川省示範性標準化學生食堂」,如今卻爆發拿發霉變質食物給學生的食安事件。

3月12日晚間,100多名學生家長堵在食堂庫房的門口,阻止有人企圖將這些腐爛的食物轉移出去,雙方僵持情緒激動。不滿的家長13日上午群聚校門口示威抗議,遭警察用噴辣椒水驅散,強制帶走12人,事後釋放。

微博、推特上引發熱烈討論,網友氣憤說,「從汶川地震開始一直到今天的學生吃腐爛食物,連續10年的國民性沒有提高。」「震驚!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竟給孩子餵『豬食』,背後食堂承包方到底還負責多少學校?」

 教育、食品淪犧牲品

大紀元採訪大陸保障權益方面的一位專家指出,「成都七中實驗學校食堂事件」絕非偶然,「在中國所謂教育產業化,教育成為利益集團謀取私利的領域,官商勾結在學生生活學習每個環節打主意,包括吃飯、打疫苗、補課等方方面面,都要榨取最大利潤,因此學校食安問題才會接踵而來。」

該專家說,「事實上,不只是學校,對整個社會來說,食品來源本身就缺乏足夠安全保障。無論食品、藥品、攸關人民生活生命健康的產品,都是在各種官商勾結、利益集團的控制下,即使是作為監管機制的政府部門,也加入到腐敗中。整個中國的權貴市場經濟就是以犧牲人民生命、犧牲勞動者生命、消費者健康和環境為代價,獲取最大的利潤。」

專家說,「而且監管部門就是利益的一個環節,當受害者站出來爭取權利時,他們就是動用暴力警察維穩。學生和家長沒有發言權、監督權,不能即時發現問題,不能從深層次的制度建設,民主法治解決問題,不能彈劾、罷免、追究主管部門行政責任,讓相關企業負擔該有的刑事責任,這些在中國都是缺乏的。」

校方、承包商末日心態 

前吉林藝術學院教師盧雪松女士說,這種事情在實際上是屢見不鮮存在於中國的各角落,既是食品安全問題、又是教育問題,讓人聯想到超市可能出售過期食品,一些很大型食品企業產品中可能有地溝油、三聚氰胺,甚至把豬瘟的肉當成原料,在過去報導中,曾經不止這一所學校,使用過期、或者腐敗食品的一樣新聞,作為長期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普通市民,是生活中必須要面對的常態了。

她說,「最起碼的食品安全問題、醫療問題、教育問題等等,都關係到人最基本的健康方方面面,中國人普遍缺乏安全感,因為沒有人可以用錢買了起碼的生存安全,包括四川七中也是,它是一個貴族或者中層以上的人才能送進去的一個比較高級一點的學校,同樣會出現這樣令人髮指的事情。」

盧雪松認為,「導致這種現狀的直接原因是道德的墮落,沒有底線可言」,他們首先是追求眼前利益,實際上進入互害模式。學校的校長也好,承包商也好,食品的管理者,他們在做這樣的事情時,他們追求短期大利潤。事實上,它等於承認了一種惡的價值觀。就是互相欺詐、壓榨,缺乏道德的在巧取豪奪,他們互害模式,甚至像末世心態一樣普遍存在的非理性狀態。

盧雪松認為,這也是制度導致的必然結果,「從歷史上來看,從毛澤東對國家的統治開始,他不是簡單的獨裁,而是一種對利益的極度膨脹,和對他人利益的極度壓榨。及過程中種種卑劣的流氓手段,殘酷的鬥爭、輿論的箝制也好,真相的掩蓋,已經形成模式,在中國大陸很多人已經內化到觀念裡。」

支持家長正當維權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接受大紀元採訪說,這次成都家長維權,不同的家長表現是不一樣的,有的家長是站著維權,有的家長則是下跪維權請求解決。其實孩子出了這種被餵『豬食』,家長心裡都是很心疼,做出一些比較激動的舉動很正常,但是下跪在我看來依然是一種缺乏政治覺悟的表現。

他認為「作為納稅人和交學費的家長,應當理直氣壯地說出自己的訴求,要求校方和當局追究責任。」

吳特表示,家長肯定是希望能夠讓孩子得到治療、得到賠償、懲辦責任人,並且保證類似事件不再發生。畢竟交了那麼貴的學費伙食費,結果都被剋扣了,讓小孩吃那種過期霉變食物,甚至還出問題,心裡肯定受不了的,而家長的這些訴求是正當的,而且應該表達,就該堂堂正正地說,即便有所害怕也儘量要保持人的尊嚴。

盧雪松也支持家長們維權,並要喚起社會更多的認識,因為這種問題就像冰山一角,瀰漫在人生存的方方面面,「人們不能任憑這樣的環境和局面去壓抑著自己,麻木和非常態的忍受,至少應該為自己的權力去正視這個現實,而不是等有一天終於錢買不了安全的時候,給校長去下跪或者你才哭天搶地的是一個受害者。真正認識到這個社會現實,努力地去改變生存環境,而不是消極等待災難降臨到自己頭上。」#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3-15 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