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同應對中共干擾 英前外交官支招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本週,正在新西蘭訪問的英國前外交官查理.帕頓(Charlie Parton),接受了多家新西蘭主流媒體的採訪。他在Newsroom新聞網的專訪中表示,新西蘭像英國一樣,在如何應對北京干擾的問題上,有點過於擔心和緊張。他在專訪中討論了英國對於中共干擾的辯論、如何區分合法影響和邪惡干涉,以及如何應對華為問題等等。

在帕頓的37年外交生涯中,他在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工作的時間,占到接近三分之二,所以在談到中國幾十年來的變化時,與其他大多數人相比,帕頓擁有更多的第一手經驗和資料。

中國的政治沒有任何變化」

帕頓說,過去的中國和現在的中國,簡直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就人民的自由和財富而言,這是實實在在發生的。」

但是在中國,「只有一件事情沒有改變,那就是政治」,他說。

一些中國觀察家曾經認為,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將會影響其政治體制的變化,但帕頓表示,早在2011年返回北京任職的時候,他對中共當局就已經不抱任何幻想了——雖然那時還是在習近平權力崛起之前,但中共政權就已經開始了加強控制。

「中共不可能主導世界」

帕頓不相信中國目前的治理模式,會讓它發展成為21世紀的世界主導力量,原因是中共對媒體、司法、企業和民間社會的嚴格限制。

他說,「中國太大而且太複雜,無法以自上而下的方式統治,這樣的話,中共最高層必須檢查一切,並且只能是最高層做出最後決策。」

他說,中國需要某種政治責任形式,當然不一定非得是新西蘭的制度,也不一定是英國的制度,但是必須要有某種制度,來檢查政治家們的行為,並防止腐敗問題繼續上升。

「國家安全問題更需要關注」

當新西蘭一直在熱烈討論中共在新西蘭的影響力的時候,帕頓表示,英國在這方面的辯論幾乎沒有甚麼起步 — 這種狀況與英國因為脫歐問題而分心有關,但決不僅僅是因為這個。

「即使在關於中國問題的辯論中,仍然存在著所謂黃金時代的後遺症」,他表示,政治家們只熱衷於關注雙邊貿易的好處,而不關注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棘手問題。

當他為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智囊團撰寫論文——「聚焦中英關係和中國的海外活動」的時候,主要目的就是想激起對於這些問題的辯論。

「區分合法影響與邪惡干擾」

正如帕頓所指出的那樣,區分合法的「影響」和邪惡的「干涉」活動,並不是一下就能解決的事情。他建議應該從具體問題著手。

「你實際上必須考慮單個部門或具體事件,並根據當時的具體情況做出決定,確定這是否是符合規則的(影響)還是不可接受的(干擾)。」

同樣重要的,是這種干擾是否實際上已經產生了衝擊,或者仍然沒有甚麼影響——帕頓認為,反對中共的干擾活動,應該是切實可行的、而不應該只停留在理論空談上。

「華為的安全風險巨大」

帕頓認為,外國間諜活動是最明顯的干擾形式,而來自中共的間諜活動的規模,遠遠大於任何其他國家。

緊密跟從中共當局之後的中國企業,他們要參與其他國家關鍵性國家基礎設施,也會帶來潛在的威脅——比如華為想要參與Spark公司在新西蘭的5G網絡建設,對新西蘭來說,就存在巨大的安全風險。

「我們需要轉向(反對中共干擾的)長期的好處,而不只是短期的好處,為了短期的好處,人們只會考慮底線」,帕頓說。

他說,那種認為華為不受中共當局控制的爭論是「天真的」,他指出,在華為首席財務官應美國引渡要求在加拿大被捕後,加拿大兩名公民馬上就在中國被當局拘捕。

「中共當局動用人質外交的方式,如果不出意外,只能表明中共當局與華為公司之間的聯繫是極其親密的。」

「中共人質外交只能讓人認清其嘴臉」

中共人質外交,對於帕頓來講不是其他人的事,因為在中國被拘留的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與同樣長期在中國工作的帕頓有私交。

朋友因為中共的人質外交被抓捕判罪,這讓帕頓感到「憤怒、絕望、對可憐的老邁克爾巨大的同情——這決不是中共當局應該表現的方式。」

他認為中共的行為最終只能是適得其反,只會把北京政治權謀的更為嚴酷的一面,暴露給那些以前沒有意識到這些的人。

「美中兩國價值觀差異巨大」

針對有些人認為美國在監視其他國家方面也有問題的說法,帕頓表示,美國和中國的價值觀和政治制度,都存在著「巨大的差異」。

帕頓質疑,「最終,你會信任誰:是我們長期的盟友美國人,還是除了朝鮮之外沒有任何盟友的中國人?」

至於有人說,對於華為進入5G的反對意見,與其說是真正的擔心國家安全問題,不如說是害怕中國的技術霸權,帕頓認為,試圖阻止中國崛起「對任何人都沒有甚麼好處」。

帕頓說,從本質上講,針對華為安全風險的辯論,不是技術性的,而是政治性的。

他強調,「5G網絡建設是要奠定了一個基礎,特別是在物聯網方面,5G的基礎設施將遠遠比4G控制的多出很多,對於國家安全的影響也相應更大。」

「在未來20年內,你是否準備好了要信任中共,希望他們不要(在5G設備中)安裝後門,或者在一些方面進行威脅使我們陷入困境?」

「西方國家可合力對付中共」

在他的文章中,帕頓呼籲英國政府與其五眼聯盟合作夥伴以及「關鍵的歐洲盟友」一起,安排一次重要會議,專門討論中共干涉問題。

帕頓說,因為「中共的政策一直都是分而治之(分化盟友並各個擊破) — 它非常擅長這個 — 所以分享經驗和共同努力捍衛這些利益和價值觀,才可以聚集力量、變得強大。」

他希望美國能夠避免被拖入「空談戰爭」,並表示各國應該願意接受他們的分歧並在他們同意的領域開展工作。但這並不意味著要維持獨立的外交政策,對新西蘭或其他國家來說會很容易。

「無論我們是否必須在英國或新西蘭之間、中國和美國之間作出選擇,我認為最終都會有一些艱難的選擇,但這都是在我們共享同一政治體制、價值觀和經濟體制的前提下進行的。」

查理.帕頓(Charlie Parton)是英國前外交官,在他37年的外交生涯中,有22年在中國香港和台灣工作。他在北京的最後一個職位,是被借調到歐盟駐北京的代表團,任第一參贊,直到2016年底。他專注於中國政治和內部發展,並向歐盟及其成員國提供有關中國政治如何影響他們利益的建議。2017年,他成立了自己的諮詢公司China Ink,並被選為英國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中國問題特別顧問;他曾作為英國大使館顧問回到北京4個月,負責中共十九大問題。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