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棄醫從法 洛杉磯華裔律師為受害者伸張正義

專訪中國留學生紀欣然命案代理律師蔡玟慧

蔡玟慧律師代表被害中國留學生紀欣然的家人,經過4年8個月的艱苦訴訟,最終將4名被告全部繩之以法。(NTDTV視頻截圖)

人氣: 7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俐落的工作套裝,深度的近視眼鏡,出庭時堅毅不屈、鏗鏘答辯,初次見到蔡玟慧律師的人都會為她專業的表現懾服。但人們不知道在嚴肅外表下,她還擁有一顆柔軟、關懷人的赤子之心。

2019年3月8日,美國洛杉磯縣高等法院法官宣布判處殺害中國留學生紀欣然案的最後一名被告阿爾貝托·奧喬亞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

至此,在紀欣然遇害4年8個月後,四名被告均被處以最高刑罰,其中三名主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擔任該案司機的從犯因主動認罪,被判二級謀殺罪,獲刑15年至終身監禁。

3月8日,蔡玟慧律師和她的律師團隊到達洛杉磯高等法院,出席中國留學生紀欣然被害案最後一名罪犯的宣判。(NTDTV視頻截圖)
3月8日,蔡玟慧律師義務代表紀欣然父母出庭發言。(徐绣惠/大紀元)

案件發生在2014年7月24日凌晨,年僅24歲的南加利福尼亞大學(USC)中國留學生紀欣然從學校附近步行回住處,途中遭數名凶手襲擊致死。被告承認,襲擊紀欣然是因為他是中國人,他們認為中國人有錢。

這一凶殘的命案震驚了社會。早已在南加州聞名的女律師蔡玟慧又一次挺身而出,代表被害人家屬進行了長達4年8個月的艱苦訴訟,且分文不取,完全義務,最終將四名被告全部繩之以法。

蔡玟慧表示,這個結果能讓被害人家屬心靈獲得起碼的寬慰,但更重要的是警示意欲行凶、搶劫者,法律將會予以重懲。 蔡玟慧說:「他們(紀欣然父母)不希望孩子白白犧牲,他們希望這個案件被記住,嚴判(被告)會讓這個社區(更安全),尤其為了將來很多中國留學生,和在這裡已經就學的學生。他們不希望自己走過的這麼慘痛的路,其他的父母還要遇上。」

代理紀欣然案使蔡玟慧承受了許多壓力。她表示,一開始就知道會是「長期戰」,因為要以刑法定罪一群各自有不同辯護律師,又都沒有前科,而且還有未成年的團夥真的很不容易。

蔡玟慧說:「這中間有多次延期,包括對方律師蓄意拖延的伎倆,還有種種不可預測的原因,如加州法律改變。」因為加州法律變更,直接影響進行中的案件,所以蔡玟慧要與檢察官重新研討對策。

她表示在做這些溝通的時候,還需要與檢方周旋。因為檢方代表公家、政府起訴,與受害者父母的立場不一定全然相同。蔡玟慧長期的努力,使檢方保持同樣的資源關注紀欣然案。

讓蔡玟慧感動的是,紀欣然的父母從無法理解美國司法制度為什麼要花這麼長時間審理,到漸漸明白,甚至開始安慰蔡玟慧。紀欣然的母親曾告訴蔡玟慧:「無論結果如何,我相信你做了最大的努力了。」

這句話是蔡玟慧堅持不懈的動力,因為她不願意讓這對承受喪子之痛的父母再次失望。

蔡玟慧第一次與檢方做視訊會議時,請紀欣然的父母準備了他從1歲到24歲的生日照片,蔡玟慧希望檢控方能感受到父母對紀欣然深深的疼愛和寄託在孩子身上無限的希望。因為對許多司法人員來說,紀欣然只是一個案件號碼、一個名字,但對受害者家屬而言,卻是至親,甚至是人生的希望。

蔡玟慧說:「紀欣然父母為了孩子有更好的未來,讓他到美國留學,但現在連未來都沒有了。」她的工作就是減緩紀欣然雙親的悲痛,在某種程度上讓他們獲得力量。

就像往常一般,蔡玟慧的母親給予她最大的支持。律師團隊能夠義務為受害人打官司,背後的「金主」蔡媽媽功不可沒。蔡律師說:「母親的經歷與智慧,也給紀欣然父母很多幫助,最後他們離開洛杉磯時的腳步都比較輕鬆了一點。」

來自台灣的1.5代移民

蔡玟慧律師於1996年獲取加州律師執照,次年於橙縣爾灣執業,2002年擔任台美律師協會會長,從事律師工作廿餘年,但她一開始人生的志向卻不是律師。

蔡玟慧曾就讀醫學系,在醫院老人科實習服務時,看盡病患生老凋零,對生命產生很多質疑。她發現西方人與華裔傳統家庭觀念不同,很多白人病患從未有家屬探望,如果是華人父母生病,病床前總會有人陪伴,就算子女很忙碌,偶爾也會有親友探視。她深知醫生、護士給的關心與親人是截然不同的。

蔡玟慧說:「醫生並不能減少病人的痛苦,只是延續他們生命。」當她看到一些曾是醫師,或有醫學背景的病人,臨終前也與普通人一樣無助徬徨,霎時對人生充滿無力感。她說:「真有點看破人生,影響了自己的思考。」

蔡玟慧說:「還好我有一個充滿智慧的母親,有的時候,母親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尤其是年輕時。」

蔡玟慧律師的母親郭咪咪女士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在傑出的工作成就之外,更花了很多心力做公益。郭咪咪對子女的關懷照顧,也讓很多人羨慕。蔡玟慧表示自己很多朋友都比較喜歡母親,甚至說:「派對聚會蔡媽媽來就好,你不來也沒關係。」

蔡玟慧律師(右)與母親郭咪咪女士。(蔡玟慧提供)

當時郭咪咪女士與蔡玟慧討論,建議她換個職業。但母親並沒有給蔡玟慧壓力,只是提供建議,讓她有充分的選擇機會,郭咪咪告訴女兒:「你可能會是一個好醫生,但可能不是一個快樂的醫生。」

這一句話提醒了蔡玟慧,她太容易「感同身受」,將病人的情緒帶到自己生活中。蔡玟慧發現自己「涉入」病人的感覺越多,自己越難受。當然這種「感同身受」對病人有很大的幫助,但於己卻會很辛苦,她說:「很多是現代醫學技術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我轉行了。」

因為蔡玟慧從小就很喜歡問「為什麼」,這種「探詢問題」的好奇心,讓母親建議她嘗試法律。蔡玟慧在研讀法律期間也在工作,而且也沒有放棄醫學。很多人驚訝她一次就考取了律師執照,而她認為像自己這樣「1.5代」的移民普遍都比較勤奮,學習也比較認真。

移居美國三十餘年,蔡玟慧的父母是第一代,她在中學畢業前隨家人一同移居,並非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所以自稱「1.5代」移民。

和許多台灣移民一樣,蔡玟慧的父母在原居地有很好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但為了子女教育問題,所以選擇移民美國。蔡玟慧說:「我父母那代人都很有犧牲精神。如果不是為了子女,都不需要過來,當時在台灣有很好的環境,但他們放棄了一切。」

正因為想起父母的辛苦與犧牲,蔡玟慧說:「我們沒有理由不努力。」

俠骨仁心 濟困扶危

廿餘年前,蔡玟慧剛開始執業當律師時,爾灣還沒有像現在有這麼多華人。她回憶當時橙縣有很多橘子園,到處都是爾灣公司的土地。她戲言當時去法院開庭,就像是參加「年老的、白人男性俱樂部」(Old white boy Club),遇到的都是美國「老白男」。

讓蔡玟慧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自己剛去法院,與書記官交換名片後在一旁等待,過了十幾分鐘以後,書記官又過來問她:「你的律師還沒來嗎?」因為對方先入為主地覺得她是「被代表的人」,而不是代表別人的律師。

蔡玟慧說:「不要說華裔,那時法院也沒有什麼亞裔面孔。女性很少見。」當時不少律師會有意無意地「嚇唬」蔡玟慧,希望用「心理戰術」讓她示弱。蔡玟慧說:「不見得都是騷擾的手段,但對方會用言語的方式攻擊你。」但這些經驗也都成為培養蔡玟慧的助力,她認為「過程很辛苦,但我越來越堅強。」

因為從小邏輯性比較強,所以蔡玟慧在法律訴訟上如魚得水,但她的員工偶爾會抱怨,蔡玟慧只關注在處理案件,而不在乎收入,也不積極接案。

蔡玟慧表示自己一直都沒有接過家庭法律的案件。但有一次夫妻雙方都是她的客戶,不約而同地請蔡玟慧幫忙打離婚官司。

蔡玟慧了解了夫妻倆婚姻衝突的原因後,竟當起了協調人,這兩個當事者後來和好了,當然也不需辦離婚官司了。一名資深的員工笑說:「還好蔡律師不做家庭法案,要不然我們就要沒飯碗了。」

這對重修舊好的夫妻又生了一個小女兒,每次帶著小女兒見到蔡玟慧時,他們都會說:「要感謝律師阿姨,沒有她,你就不存在了。」

蔡玟慧說,有些婚姻情況是非離婚不可的,例如暴力、小孩有危險,但如果是可以解決的事件,我當然願意協助調停,不可能為了賺錢,鼓勵夫妻離婚啊。這個案件對她而言,很有成就感,蔡玟慧認為自己沒有當醫生,而是成為律師,也是在某一程度幫助人們解決、治療問題。

回憶自己廿餘年的律師工作,蔡玟慧笑說律師的生肖可能是「駱駝」。早年網路、電腦尚未普及,她都得去法律圖書館查資料,有時候休館時間到了,還得請求館員讓自己待久一點。她說:「現在的人太幸福了。」

大部分的律師都變成慣性的忙碌,但郭咪咪女士提醒蔡玟慧「不要比較,因為錢永遠都是賺不完」,郭咪咪女士希望蔡玟慧「年老的時候,有值得回憶的事情」。

郭咪咪女士不只在經濟上援助蔡玟慧,更在精神上給予她很多鼓勵。蔡玟慧說:「我很榮幸作為母親的女兒,我在母親身上看到真善美。我如果有一點好,也不如母親的百分之一,我所有的優點都是來自母親。」

蔡玟慧律師放棄醫學,當律師廿餘年,為弱者伸張正義,打贏了許多在加州很有影響的官司。對她而言,有意義的是幫助了素昧平生的人,而非賺很多錢。能擁有這樣一種「俠骨仁心」,蔡玟慧仍是滿懷感激地表示:「這些都是歸功於母親」。◇ #

責任編輯:鄭興

評論
2019-03-16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