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察給喝一瓶水 法輪功學員唐曉燕異常離世

中共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明慧網)

人氣: 467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3月15日訊】桂林市法輪功學員唐曉燕,因修煉法輪功屢遭中共非法勞教、騷擾、抄家、洗腦等迫害。2015年8月,再次被綁架,國保警察給她喝了一瓶水,隨後身體每況愈下,於2017年3月左右含冤離世,終年69歲。

唐曉燕生前說:在國保辦公室他們給了她一瓶水,喝過後,她感到萬分難過,頭痛得不停地撞牆,什麼也記不起來。她以為是她被非法抓捕時頭被人撞到牆上,受了驚嚇的緣故。她當時口渴了,就又開始喝那瓶水,誰知道旁邊有一個警察突然制止她再喝水,說「不要再喝了,不要再喝了!」還叫人把那瓶水給拿走了。後來有一個警察叫她去辦手續的時候,就對她說:「看你的樣子,你活不久了。」

唐曉燕出生於書香門第,家族在當地很有名望。她父親是物理學家,曾任廣西師範大學副校長。她大伯是著名的教育家唐現之,在廣西創辦多所學校,現存仍較有名的學校有廣西師範大學、桂林市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桂林兩江中學(現為桂林師範附屬中學)。家族中名人輩出,有唐景崧、唐境源、唐超寰、何福照、何福煦等人。

唐曉燕體弱多病,患有貧血、子宮內膜異位、卵巢囊腫、糖尿病、營養不良等, 後來做手術摘除了子宮和卵巢,卻出現了各種後遺症:內分泌失調、神經紊亂、失眠耳鳴。為了使身體健康,唐曉燕學習了多種氣功,但是沒治好她的病。

一個偶然的機會,唐曉燕從親戚那裡了解到了法輪功,便開始修煉。從此困擾她多年的、連醫生也解釋不了的失眠耳鳴、內分泌不調等病症不翼而飛,糖尿病雖未徹底痊癒,但病情明顯好轉,不需要服藥和注射胰島素就可以正常生活。

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唐曉燕長期被騷擾、監控,被非法勞教,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1999年7月22日,已經退休在家的唐曉燕一夜未歸,家人多方尋找,正準備報警,接到了電話,稱唐曉燕被抓,家人急忙趕到派出所,得知她那天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聊天,被衝進房中來抓人的警察一起綁架走,被拘留三天,所謂的理由是「擾亂社會秩序」。

2001年1月23日,江澤民集團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全國各地開始新一輪升級迫害法輪功,桂林市接到下達的勞教指標,唐曉燕是其中的一個。

同年5月,國保突然衝進唐曉燕家中抓人,隨後抄家,到處尋找電腦,連她的老父親家也不放過。當時她的父親已經80多歲,廣西師大保衛處不顧家屬阻攔,也不理會這位老校長的呵斥,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發瘋似地往她家中衝,並問是否有電腦。

唐曉燕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這次被關押的所謂理由是「破壞法律實施」。她被關押到廣西南寧市勞教所,後因為她出現嚴重糖尿病併發症酮酸中毒,被送往醫院搶救。

2005年5月,政法委及街道辦事處上她家,說要開辦法制學習班,要家屬配合把唐曉燕送到學習班裡「學習」,還騙說「在一個環境優美的地方學習一下,想學就學,學完就回家」。家人信以為真,就配合「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組織)把唐曉燕送到所謂的「學習班」。

在那裡唐曉燕被強制「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拒絕寫「三書」(「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後,就被打耳光。他們還逼她坐「噴氣式飛機」(一種酷刑)、用大燈泡照她的眼睛、不讓睡覺、不給水喝。還沒上完「學習班」,唐曉雁就因糖尿病酮酸中毒緊急送醫搶救,醫院連續下達了兩次病危通知。

2010年唐曉燕在去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時,正好碰上警察迫害那位學員,唐曉燕也一同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唐曉燕再次被迫害致酮酸中毒、送入醫院搶救。

2015年5月1日,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全國掀起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大潮。唐曉燕也寫了自己受迫害的經歷,投遞到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同年8月28日,桂林市公安局在全市統一部署開始抓捕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唐曉燕再次被綁架。

綁架她時,一個警察抓住她的頭用力往牆上撞,扭住她的手用力往後拉扯,導致她韌帶被拉傷。在國保辦公室,他們給了她一瓶水,喝過後,她頭痛得不停地撞牆……

後來國保把構陷她的材料送到檢察院、法院,非法要求起訴她,最後檢察院法院認為證據不足做出不予起訴的決定。國保還不死心,宣布她被監視居住12個月。

這期間,唐曉燕記憶開始變模糊,健忘相當厲害、嗜睡、大小便失禁,後來發展到耳朵聾了、眼睛也越來越看不清。

2017年3月剛過完年,唐曉燕在家突然開始拉肚子,然後就大小便失禁,人昏迷不醒。家屬將她送入醫院,僅僅兩天,她就因為全身所有器官同時衰竭,含冤離世。

唐曉燕從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開始,歷經了18年的迫害,除遭受上述迫害外,還有數不勝數的在各種節假日裡的騷擾、監控、入戶調查等。有的親戚因為害怕被連累迫害也總是在她面前說各種難聽的話。就是這樣,唐曉燕在最後的一年中還在努力地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直到最後一刻。

中共的藥物迫害

唐曉燕喝了國保警察給的一瓶水後,頭劇烈疼痛,隨後健忘、眼睛看不清,身體每況愈下,最後器官同時衰竭而死,疑警察在水裡下了毒藥。

早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就有中共內部文件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大量使用藥物,成為中共祕而不宣的重要迫害手段。

中共還把健康的法輪功學員送到精神病院,遭受藥物迫害,還對他們做人體實驗等。遭受藥物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死於藥物中毒、器官衰竭,有的被迫害致殘、致瘋、成植物人、失明等。普遍的症狀為:精神錯亂、記憶力衰退、身體疼痛、恐懼害怕、肌肉萎縮,全身無力、內臟衰竭等。

福建省佛山市居民馮娟,2017年4月,被非法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受迫害10天後,出現嚴重嘔吐、腹瀉,回家僅兩個月後,內臟衰竭,於2017年10月1日含冤離世。她生前懷疑在洗腦班裡給她的飲食中下了毒。

吉林市豐滿區七旬法輪功學員榮鐵文,於2017年10月6日被江南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被逼迫吃不明藥物,導致臉腫、手爛、起泡。2017年11月14日,榮鐵文從看守所出來時,精神恍惚,不認識家人。

2009417日早晨5點多鐘,遼寧凌海市法輪功學員魏秀英、丈夫、兩個女兒被一同綁架。在夜裡非法審訊時,警察強行給一家人每人一碗麵條。魏秀英吃到三分之一時發覺麵條有味,就沒吃了。父親和姐姐沒吃,小女兒趙冰因一整天沒吃東西,將一碗麵條全部吃光,卻從此胡言亂語、精神失常。#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3-16 4: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