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宣王除妖 能改變女禍亡國的預言嗎?

文/宗家秀
童謠最後還是一語成讖了。褒姒長大後以美貌迷亂周幽王,最終以女禍惑亂了周王朝。圖為《帝鑑圖說》插圖《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公有領域)

童謠最後還是一語成讖了。褒姒長大後以美貌迷亂周幽王,最終以女禍惑亂了周王朝。圖為《帝鑑圖說》插圖《戲舉烽火》。(公有領域)

  人氣: 18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周宣王知道了有關王朝滅亡的一個預言,竭力去解除預言中的徵兆,為此不惜妄殺賢臣,他能避免惑國之亂嗎?

一個預言亡國的童謠

周宣王執政前期,非常敬重周禮,他把歷代警誡之語鐫刻在廟堂上,時刻提醒自己要做一個明君。

周宣王三十九年(前789年),宣王伐兵姜戎戰敗,欲在太原附近徵兵,再戰。

班師回鎬京的路上,周宣王不時聽到街頭小孩兒傳唱一童謠:「月亮要升起,太陽將沒落。桑弓配箭袋,周朝欲亡國。」(「月將升,日將浸;檿弧箕服,實亡周國。」——《國語·鄭語》)

他問小孩兒,說是一紅衣小兒教他們唱的,如今那小兒已不知去向。宣王很不高興,吩咐說:「如果再有小兒唱此歌,連他們家人一起問罪!」

負責觀天象的太史伯陽父上奏說:「月亮代表女人,周朝後世將有女禍亂政,這是上天用童謠在警示您啊!」 宣王心想,宮中姜皇后主政賢德,怎麼會有女禍?

太宰仲山甫上奏說:「弓箭指兵禍,如果大王您還想報復姜戎,恐有亡國之災。」宣王急忙說:「那我就不打姜戎了,把武庫中的弓箭全部燒毀,也不許人鑄造武器,這樣可以免禍嗎?」

太史伯陽父說:「女禍亂政是後朝之事,不是現在。如果您從今以後,修德而行仁政,自能逢凶化吉,不必焚燒弓箭。」

周宣王將信將疑,悶悶不樂地回宮了。

周宣王像,《東周列國志》插圖。(公有領域)
周宣王像,《東周列國志》插圖。(公有領域)

懷孕四十年生下的女嬰

童謠風波還未平息,宮中又傳出怪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宮女,懷孕四十多年,生下了一個女嬰。

宣王招來老宮女詢問,老宮女說:「奴婢十二歲時,就在先王(周厲王)的宮中懷孕了。」宣王非常奇怪。

老宮女繼續說:

「夏王朝時代有兩條神龍,飛到了夏王桀的宮殿裡,它們會說話,自稱是褒國國君。占卜說,只有向神龍禱告,收集神龍的涎沫,才是大吉之兆。桀便讓人收集神龍的涎沫,裝進匣子封存起來。

「此後數百年間,這個匣子都沒有被動過。直到先王時,匣子不慎墜地,結果神龍的涎沫流淌出來,一下子就化成細小的黿,到處爬,滿地都是。奴婢偶然間踩在小黿爬過的痕跡上,就懷孕了。一孕四十年,結果生下了一個女嬰。 」

宣王知童謠所說的女禍可能和那個女嬰有關,就問女嬰在何處。侍衛稟報說,姜皇后覺得不祥,已經下令將女嬰扔在二十里外的清水河中,早已不知漂到哪去了。

次日,宣王請伯陽父占卦,伯陽父說,妖女已不在宮中,但妖氣未除。

周宣王聞謠輕殺,《東周列國志》插圖。(公有領域)

斬了帶箭袋的婦人

聽說妖氣未除,周宣王立刻下令城內城外查殺妖女。他命上大夫杜伯督辦,又令下大夫左儒,去查禁桑木弓箭和箕草箭袋,違者斬。

查殺和查禁令下達到城裡,但鄉下人並不知道。

一對背著桑木弓箭和箕草箭袋的夫婦,正在鄉下趕路,準備上城裡去賣。被巡兵劈面撞見後,巡兵一聲:「拿下!」那那男人便立刻跑掉了,他的婦人被抓住,報到了左儒處。

左儒心想,弓箭、箭袋、女人,都符合童謠特徵,於是將婦人上報給了宣王。

宣王降旨斬了婦人。聽說妻子已死,那男子悲憤交加,奪命逃路,一直逃到清水河邊,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景象。

水面上有一群鳥,用喙銜著一個草蓆包裹,邊銜邊叫,一直把包裹拖到岸邊,男子就把那包裹撈了上來。只聽一聲啼哭,原來是個女嬰!男子心想,我收養她吧,日後就老有所靠了。於是解下布衫,將女嬰包裹好,抱於懷中,琢磨著到哪兒去避難。

左儒逆龍鱗 刎頸交真

周宣王以為,殺掉了賣桑弓、箕箭袋的婦人,就解除了童謠之言,大周王朝就可以江山穩固了。

西周宣王年間所鑄造的青銅鼎「毛公鼎」,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三年後,宣王做夢,夢見了一美麗女子,自西方飄飄而來,直闖齋宮。宣王大聲呵喝她犯禁,令左右緝拿女子,左右卻無人回應。該女面無懼色,走入太廟之中,先是大笑三聲,接著大哭三聲,不慌不忙地將七廟神主,捆成一束兒,東行而去。宣王起身追趕,忽然驚醒,才知道是個夢。

伯陽父占夢說:「這是妖氣未除盡啊!天道玄遠,殺了一個不相關的村婦,能解決什麼問題啊?!」

宣王突然想起,當年命杜伯查殺妖女,之後就沒有下落來。於是召來杜伯問罪。杜伯說:「君王您已殺了妖婦正罪,再要搜查下去,不就擾民嗎?所以我就沒有繼續追查。」

宣王大怒:「懶政不作為,你還挺有理由!不忠的臣子,我要你何用,推下去斬了!」一時間,在場的文武官員都嚇得腿都發抖,沒有一個敢說話的。

忽然庭下走出一人,連聲說:「不可!不可!」

宣王一看是下大夫左儒,他是杜伯的好朋友,兩人同期舉薦為官。

左儒對宣王說:「我聽說堯當政的時候,洪水一發就是九年,但堯帝卻沒讓百姓流離失所,這才是皇帝;湯在位時,有七年乾旱,也沒有使百姓忍飢挨餓,這才是王者。天災都不能使聖君失道,人妖又算什麼呢?您殺了杜伯,國人傳妖言到外夷,會恥笑大王的。」

憤怒的宣王不解左儒的一片忠心,大喝道:「為了朋友,你竟敢違逆君王,這是重友輕君!」

左儒反駁說:「君是友非,我一定是聽從君王而反對友人,友是君非,我就會站在友人一邊,不能一味順著君王。你殺了無罪的杜伯,天下人會認為你是昏君,我要不諫止你,天下人也會認為我對君王不忠。如果您今天非要殺杜伯,就請您把我也一起殺了吧。」

周宣王聽不進去諫言,說:「我殺杜伯,就像拔一根蒿草一樣,用不著你廢口舌!」當即斬殺了杜伯。

悲憤激昂的左儒,回到家中,也拔劍刎頸自殺。

後世為祭奠杜伯的忠貞,立祠於杜陵,號為杜主,又名右將軍廟。與杜伯刎頸之交的左儒,也被詩讚,曰:「賢哉左儒,直諫批鱗。是則順友,非則違君。彈冠誼重,刎頸交真。名高千古,用式彝倫。」

未修德政 宣王遭陰魂索命

聽說左儒自殺,宣王也很後悔自己怒殺了杜伯,他精神萎靡,龍體越來越欠佳。兩年後,宣王的病稍有好轉,就到城外圍獵散心。

一次打獵歸來,宣王在車上打盹兒。恍惚間,遠處一輛小車迎面向他衝來。車上站著兩個人,向著他打招呼:「大王,您一向可好?」兩人臂上都掛著漆紅的弓,手裡拿著漆紅的箭。

定睛一看,原來是杜伯、左儒二人!宣王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看花眼了,他問侍衛,侍衛說:「什麼也沒看到啊。」

正在狐疑,那杜伯左儒又駕著小車過來了,反覆在宣王車前轉悠。宣王大怒,大聲喊道:「罪鬼,竟敢來觸犯本王!」他拔出寶劍就朝空中揮舞,侍衛都覺得很奇怪。

杜伯和左儒齊聲叫罵:「無道昏君!你不修德政,妄殺無辜,今天你氣數已盡,我們是找你尋仇來了。拿命來!」說話間,他們挽弓搭箭,對著宣王的心窩就射。宣王大叫一聲,昏倒在車上。

侍衛們手忙腳亂用薑湯救醒了宣王,立刻駕車返回,扶著心口疼痛的宣王回了宮。

杜大夫化厲鳴冤,《東周列國志》插圖。(公有領域)
杜大夫化厲鳴冤,《東周列國志》插圖。(公有領域)

寫老臣召虎對太史伯陽父說:「以前流傳童謠,我就曾說過恐有弓矢之變。現在,大王自己親見拿著紅色弓箭的厲鬼射殺他,其兆已應,恐怕大王的病難好了。」

果然宣王很快就駕崩了,周幽王即位。

童謠最後還是一語成讖了。被那男子揀到的女嬰就是褒姒,長大後,她以美貌迷亂周幽王,最終以女禍惑亂了周王朝。

褒姒像,出自《百美圖詠》。(公有領域)
褒姒像,出自《百美圖詠》。(公有領域)

可嘆,宣王這位中興周王室的有為之君,原本也是英明一世,雖然知道了預言,最後還是沒有悟到天機之玄奧,妄殺無辜,遺患後世。上天註定的事,真是很難改變,天道玄遠,不可妄測啊!@*

圖為《帝鑑圖說》插圖《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公有領域)
童謠最後還是一語成讖了。褒姒長大後以美貌迷亂周幽王,最終以女禍惑亂了周王朝。圖為《帝鑑圖說》插圖《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公有領域)

參考文獻:

明 馮夢龍《東周列國志》

點閱【神人神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