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才女魚玄機 緣何成了殺人凶手?

文/宗家秀

清 改琦《元機詩意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47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她是長安城的一名女道士,姿色傾國,被處死時年僅25歲;因縱情風月、反叛傳統而聲名狼藉,其生平未能記於正史。

她是唐朝四大美女詩人之一,一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至今傳於世。

「詩童」嫁諫官 遂成棄婦

公元844年,長安城郊處一戶魚姓平民家裡,誕生了一名女嬰,父親為之取名幼薇,字慧蘭。

幼薇的父親雖功名不就,卻也飽讀詩書。從小就受薰陶的幼薇,聰明伶俐,在詩文方面尤有天份,五歲能熟背數百首詩歌,七歲即能作詩,十一歲時,幼薇就以「詩童」之稱享譽長安城。

幼薇十五歲時,姿色傾城,琴瑟詩賦樣樣精通。當年進士科狀元郎李億相中她,納之為妾,因李億已有妻室,二人便住在長安郊野的一棟小樓裡。

魚幼薇恣才肆情,傳統禮法觀念淡薄,她對李億大膽熱烈的感情表達,如其詩文一般直熾。李氏正妻認為魚幼薇有傷風化,頗為不滿,對她不容納。

四年後,在李氏正妻的強烈反對下,魚幼薇不得不離開李億。分手時李億對幼薇許下誓言,待時機成熟,鴛鴦再會。

於是幼薇趕往老家江陵。期間,情牽李億,她曾寫下了「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雖恨獨行冬盡日,終期相見月圓時」等纏綿閨怨之句。

但幼薇所追求的「月圓時」的愛情終不可得,李億最後還是拋棄了她。

魚玄機像。(公有領域)

入道觀不改風流

二十歲就淪為棄婦,幽怨的魚幼薇失去了心理平衡。詩以言志,但她的詩歌不再標識著人生志向,而成為感情洩洪的決堤口了。

回到長安城後,魚幼薇與進士侍御史李郢同巷,她主動贈詩給李郢,大膽表白愛慕,表示願為其妾。

李郢與道士有些來往,頗為潔身自好,他婉言謝絕了幼薇。幼薇有詩感嘆道:「道性欺冰雪,禪心笑綺羅。跡登霄漢上,無路接煙波。」

或是出於對世事的絕望,或是受李郢影響,抑或是大唐的尚佛道之風,864年三月,魚幼薇在長安咸宜觀,做了一名女道士,改名玄機。

她對道家的經典《道德經》《莊子》等早已爛熟於心,又會吟詩著文,善於機辯,很快就成為咸宜觀觀主。

從此她無拘無束,登山臨水,吟詩作賦,交遊應和,人生再無寂寥。當時花間詞高手溫庭筠、河東節度使劉尚書等都與她有酬酢往來。看到進士及第名錄,魚玄機感慨:「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有巾幗不讓鬚眉之惆悵,她恣意昂揚。

漸漸她名動京城。一時間,文人俠客、王公貴族等常常載酒拜訪,一睹芳容為快,都以與這位咸宜觀的女觀主歌詠縱懷為風流。咸通九年(868年),魚玄機與京城新進舉子左名揚也詩來情往,魚玄機甚至主動去左處乞酒留宿。

魚玄機像。(公有領域)

殺婢埋屍被處決

魚玄機的最終悲劇還是與情有關。晚唐皇甫枚的《三水小牘》記載了魚玄機作為一名凶手的作案過程與審判結果。

春季的一天,魚玄機出觀參加聚會,臨行前囑咐侍婢綠翹:「如有客人來,告訴他我去了哪裡。」宴終後魚玄機回觀,綠翹稟報魚玄機:「某客午後來訪,我告訴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聲,就走了。」

沒有見到客人,魚玄機心中懊惱,因為他是魚玄機一個情人。魚玄機懷疑綠翹與客人有染,心生妒意。入夜,她把綠翹喚到房中,疾言厲色:「今日做了何等苟且之事,從實招來!」

綠翹回答:「奴婢多年來處處檢點行跡,不曾有過違命,對於男女情愛,奴婢多年都不想了。」魚玄機自覺被綠翹譏諷,怒火中燒,她剝掉綠翹的衣服,拿起藤條就抽打。

被鞭打的綠翹對魚玄機說:「你在道觀中修道,還放不下男女之歡,今天又來誣陷我。我若死於你手,你定有報應!」

魚玄機沒想到,綠翹最後竟然被打死了。驚恐之中,她將綠翹的屍體埋在後院。偶爾有人問起綠翹,魚玄機謊稱她逃走了。

一天,有客人在魚玄機後院方便,看到一塊地上有幾十個綠頭蒼蠅嗡嗡不散,仔細一看,土上有血跡,聞著有腥氣。客人回去後和他的僕人嘮叨了此事。

那僕人又告訴了自己的兄弟,其兄是地方衙役,曾向魚玄機借錢遭拒。後來衙役帶人衝進魚玄機的院裡,挖開土,綠翹的屍體就顯現出來。即刻魚玄機被拘,供認不諱。

皇帝親判死刑

審案的京兆府溫璋是史上有名的酷吏,他以執法如山、毫不留情著稱。

殺婢案有明確法律條文規定,《唐律疏議》卷二十二《斗訟律》總第321條規定:「諸奴婢有罪,其主不請官司而殺者,杖一百;無罪而殺者,徒一年。」

溫璋想判死刑,他認為判一年不足以懲戒。因為魚玄機罪不只是殺婢,道觀裡出了情殺案,實在是「亂禮法,敗風俗」。

當時,魚玄機各路相識的人都紛紛來求情,案子驚動朝野。溫璋感到非常棘手,就將案子上報給皇帝,後來唐懿宗下詔:死刑,立即執行。現在已經無法推測唐懿宗為何重判此案的因由了。

於是魚玄機秋季被處決,年僅二十五歲。

按理說,才貌雙全的魚玄機,自幼習文,又熟悉道家經典,應該比普通女人更懂得為人之道、解脫之法。可嘆她卻為情所禍,不僅沒有參透命運的玄機,反而成了一名被處死的殺人犯。想起儒家修身講「發乎情,止乎禮義」,「女子無才即有德」,也真是有些道理啊。

清 改琦《元機詩意圖》(局部)。(公有領域)

參考文獻

《全唐詩》
辛文房《唐才子傳》
孫光憲《北夢瑣言》
皇甫枚《三水小牘》
彭志憲 張燚 《魚玄機詩編年譯註》@*

點閱【古代名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