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中國地質科學院毛景文靠造假當選院士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2日訊】 造假新高度:明目張胆組織倒賣國家嚴令禁止買賣的恐龍蛋化石,偽造公文申請國家傑出青年基金被查處,欺騙組織申請長江學者被取消資格,竊取他人科研成果為己有,侵占他人知識產權,一稿兩投,重複請獎,不懂裝懂胡編亂造……中國地質科學院毛景文靠連續不斷弄虛作假、嚴重失德,竟然上位新科工程院院士,創下科學造假的里程碑和吉尼斯紀錄。工程院蒙羞啊,祖國之大不幸!

0、毛景文於2017年11月2日在中國工程院能源礦業學部以最後一名的排序當選院士。對此,許多了解他的人都大感吃驚大呼意外。該學部共分4個專業組,毛在其所在的專業組排名第四,按照每個小組前兩名入選的順位,他在大組中應位於第13-16名區段內,但投票結果竟然躍居第7名、也是最後一名,令人生疑。讓我們看看現實中的毛景文,是個啥樣的人。

1、倒賣恐龍蛋化石:1991~1999年間,社會上掀起一股盜挖、倒賣恐龍蛋化石的歪風。當時,五連的恐龍蛋化石在國內每枚賣4-6千元人民幣,在美國黑市賣數萬到數十萬美元。毛覺得有機可乘,便占用當時地科院礦床所的辦公室等資源,成立「寰球」公司、實則是夫妻店,毛為董事長,完全置知識分子的良知於不顧,夥同幾人倒賣恐龍蛋化石。1993年某月,毛的不法行為被執法人員查獲,公安機關來人到原礦床所搜查;當時毛等並未配合執法人員立即交出贓物,而是把之藏在王某的實驗室。最終事情敗露後,毛採取以下措施、並在時院領導包庇保護下脫身:把責任全部推到安某(毛的內弟、非地科院職工)身上,搞「丟車保帥」;最終無奈之下,才極不情願地把化石交給中國地質博物館。至於毛等究竟倒賣了多少化石、掙了多少黑心錢?只有他和他的家人知道。

2、學風不正、侵占基層工作人員研究成果:1984年初,廣西區調隊全面開展寶壇地區1:5萬地質填圖,並在多處發現「基性熔岩」;同年下半年,楊xx高工從中發現「科馬提岩」;1985年夏,楊等三次到野外對科馬提岩進行調研,而後,楊又帶樣品去南京大學請教周新民教授,周教授肯定了楊等的發現,認為該發現「是一大貢獻」;1986年,楊在一個學術會議上作了發現報告,並提交了論文;1987年進一步發表詳細研究文章。但1988年,毛先發表一篇論文、後出版一本專著,聲稱他本人「發現了原命名的順層侵入的基性-超基性岩體是海底火山噴出的鎂鐵質-超鎂鐵質岩,部分屬於科馬提岩」,並獲得地礦部科技成果二等獎。

3、不懂裝懂、胡編亂造:毛基礎知識甚差,但他敢於胡編亂造。比如,毛在International Geology Review,1996年第38卷上發表了「中國柿竹園夕卡岩-雲英岩礦床地質及成礦作用」一文,文中寫有9個不同礦物間的交代反應方程式,其中竟有7個是錯誤的。更加不可思議的是,1998年毛景文又出版了《湖南柿竹園鎢錫鉬鉍多金屬礦床地質與地球化學》專著,對上述已被他人指出的7處錯誤只改了1處,其它則原封不動重複發表。

4、偽造公文、遭基金委嚴肅查處 :1998年申報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時,毛偽造了申請書所附的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出具的其論文被收錄與引用次數的「檢索證明」,並把該證明中《SCI》收錄論文數由1改成7。該造假行為於2000年5月被揭露出來。為此,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給予毛通報批評、 撤消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資助,並取消其4年的基金申請資格。 此事於2000年5月26日在人民日報以特稿慣用的「本報訊」方式報道出來,同時發表了一篇《杜絕科技醜聞》的評論文章,各大媒體均在第一時間轉載。某種意義上,這次揭露毛學風不端事件打響了我國學術反腐鬥爭的第一槍,具有里程碑意義。

5、欺騙組織、被取消長江學者資格 :2000年毛遭基金委處罰後,次年便申請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長江學者,因有特殊關係而獲批。毛在各種申請事項尤其是其個人簡歷中,從不填寫被「基金委處罰」之事,2001年在申請長江學者時也是如此。該事被教育部知道後,立即取消了毛長江學者的資格。在「無奈」之下,地大改聘毛為「特聘教授」。時至今日,在任何一個網站查找毛的簡歷,毛在特聘教授之後,總冠以「長江學者」稱號。

6、一稿兩投、嚴重失德:2000年6月20日,毛等將「中國東部大規模成礦時限及其動力學背景初步探討」一文投稿於「礦床地質」編輯部,並在該刊同年19卷4期上發表;而後毛又於2000年6月30日將該稿投給「岩石礦物地球化學通報」編輯部,並在該刊2000年第19卷第4期上發表。

7、重複請獎、法理難容:以毛景文為首席科學家、以《中國東部中生代隱伏礦找礦理論技術創新與重大突破》為題,於2012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016年,毛把已請過獎的第一部分成果單獨拿出來,改頭換面後,以《中國東部板內燕山期大規模成礦動力學背景》為題,再次申請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並獲批。兩項項獲獎成果第一部分核心內容完全相同,嚴重違反了國務院辦公廳、國家科委等的相關規定。

8、為評院士改變身分、謊報找礦成果 :毛在其「參選院士申報材料」中,自稱在他的成礦理論指導下,有關省地礦局找到大型-超大型鉬、錫、銅礦達14處之多,並附有眾多所謂「證明」材料。實際上,迄今為止,國內外礦床學家沒有任何一個人在理論指導找礦方面取得如此大的成就;毛本人僅是一個成礦理論研究者,他在任何礦產勘查區,都沒進行過地質填圖、物探、化探測量、以及山地工程等方面的實際找礦工作,更沒對任何一個礦床進行過有用組分賦存狀態、礦石質量評價以及礦石選冶技術性能研究等。顯然,毛絕不是礦產勘查領域的專家,即不是他聲稱的「礦床勘查」學家,充其量是個理論礦床學家而已。退一萬步說,假如毛在礦床學研究領域真有理啥論突破,且真的在其理論指導下找到了礦,那麼他也應該在中科院參選院士,而不是在不對口的工程院。他也確實在中科院多次申請院士,但因劣跡昭昭、加之沒有強硬關係,才自己把自己從「礦床學家」變成「礦產勘查學家」,以掩人耳目、利用在工程院的特殊後台和強硬關係,「合情合理」地在參選工程院院士,並最終陰謀得逞。

9、侵占他人知識產權:毛在院士申請材料中的很多所謂理論創新,其實都是拾人牙慧、冷飯熱炒、張冠毛戴,把國內外很多年前那些礦床地質學奠基者的知識點,拿出來按在自己名下。

為什麼???一個幾十年如一日造假的人,為何會有市場?不外乎以下幾點:利益互相輸送、互相利用你好我好、領導包庇護短;小集團小部門利益,每年評選院士前,單位領導、一些想從毛那裡分得項目的說客,就到處找人談話、哀求不要舉報,美其名曰「為了單位的未來「」、為單位拿項目;幾十年來,舉報者眾,有些正直的老研究員甚至已經去世,可蓋子一直捂著,以至於形成今天這個局面。

作為礦產資源研究領域的一名資深且有良知的研究員、一個親眼看著毛如何在特殊關係下被關照並被拔苗助長、硬生生被人為造成「人才」的老科技工作者,我雖已退休多年,但有責任揭露科技界的學術腐敗,以正本清源、讓祖國真正強大起來。

我們國家的科技為何缺少原創?部分原因就是類似中國地質科學院毛景文這類為了一己之私連續嚴重造假、而其直接領導或單位卻蓄意打掩護、有關部門如中國工程院又裝聾作啞,不理不問。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9-03-22 3: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