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殘疾訪民中南海喊冤 警方欲開訓誡書

3月18日,河北殘疾人訪民高春永和母親一起進京喊冤。(網頁截圖)
人氣: 5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我已經感受到了死亡氣息。」河北秦皇島殘疾人訪民高春永說。他因連日在中南海喊冤,面臨地方政府的報復和北京警方的迫害。

大紀元此前報導,河北失地農民高春永因為父親在政府拆遷過程中,身為民意代表替村民說話得罪了地方高官,全家被打擊報復,父親被羅織罪名判刑。十年來,高春永一直進京替父申冤。

日前高春永告訴大紀元記者,近日因他接連去中南海喊冤,地方政府跟北京方面聯合要整治他,官員們隨時可能會幹掉他,請求外界關注。

他親耳聽到陪訪人員打電話說,聯繫秦皇島駐京辦要北京警方出訓誡書。「現在出訓誡書就可以給誰判刑。其實訓誡書違反中國憲法第41條,他們是權力和法律濫用。」高春永說。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高春永早早被地方人員看守住。兩會結束後的3月18日,高春永繼續去北京喊冤。由於其身體不便,母親為了照顧他,同來北京上訪,但照例有陪訪人員跟隨。

3月16日,高春永在推特上寫下了不自殺聲明,說「剛剛帳號又被攻擊並被惡意登陸,把我關注的人全部刪除了,我現在聲明,我去北京只是喊冤,不是去做違法行為。我一不會自殺,二會各種小心,凡是非正常死亡都與我喊冤背後的冤假錯案以及相關的事情有關,特此聲明。」

在火車上,他被鐵路警察查身分證和拍照,下火車時,鐵路警察欲把他帶到北京站前派出所,他拿出判決書和喊冤材料後才被放了。

「把我加入全國聯網警察系統黑名單後,又把我加入鐵路警察黑名單?我犯什麼罪了把我加入黑名單?鐵路警察介入不得不讓我聯想到徐純合被惡警槍擊事件上了……」

高春永認為,徐純合被槍殺,是警察帶著幹掉徐純合的任務故意所為。

高春永在推特上發文,「剛才北京警察又來我住的旅館了,我喊個冤跟闖關一樣,又是地方維穩,又是北京鐵路警察,又是北京市警察的,這是幹嘛呢?……」

這一次到北京,他直接去了中南海。「我打官司打到最高法,最高法不作為。國家信訪局這類機構根本就是個擺設,不能解決問題。」他說。

近日,高春永已經接連三次去中南海喊冤,也三次被送到馬家樓上訪人員收容中心。

中共腐敗的權力黑手

高春永披露,秦皇島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用大量假宅基地批文給前進村拆遷。

一名最高法法官告訴他,地方政府的行為屬於侵吞國家財產,建議他去中央紀委告。但高春永說,「其實如果我去告的話,不但告不下來,而且會惹殺身大禍,也會牽連我全家。」

「現在地方政府也有所布局了。因為中紀委也會把問題向省市轉發,現在市紀委那裡已經安插了開發區的人了。 前幾年陪我上訪的人已經調去市紀委了。」他說,「中國(中共)的權力黑手太恐怖了,只要你說出來的人,他全部可以擺平。只要你咬住一個官員,他們會把那個官員調離別的地方做官。」

高春永說,「冤假錯案這輩子翻案也無望!也沒有安全感了。」「我們地方官員可以把關係通到北京,正因為地方的腐敗和亂作為,才造成了我家的冤案和上訪。」

截至發稿前,高春永發來簡短消息,稱他已被「接回秦皇島市黃河道派出所了」,目前,高春永處於失聯。

中共制定惡法 訪民被判刑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訓誡」一詞出現在中共「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中,被認為是治安處罰接近最輕的一種。但是確有不少案例顯示,多地訪民因為被「訓誡」幾次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9個月到2年不等。

大紀元記者向多位律師諮詢,律師表示,開具訓誡書而被判刑不是法律規定的,對訪民用刑事手段判刑是經常發生、經常被濫用,是對訪民正常上訪特別重的一種處罰。但在法律上沒有任何規定,說訓誡幾次最後要受到刑事處罰的。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說,「從更高層次上看,這是一個惡法。中共制度下,制定了一系列壓迫性的所謂法律。前段時間給警察擴權,開槍鎮壓老百姓就更有了所謂的依據。這已經超出法律問題了,追根溯源是個政治問題。只有推翻了這個制度,老百姓才有地方講理。」#

責任編輯:周儀謙

評論
2019-03-23 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