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規模拘留行動之後 中共拆毀維吾爾社區

曾經烏魯木齊街頭的新鮮烤饢的小吃攤已不復存在。饢對維吾爾族人就像法式長棍麵包之於法國人一樣或不可缺。(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曾經烏魯木齊街頭的新鮮烤饢的小吃攤已不復存在。饢對維吾爾族人就像法式長棍麵包之於法國人一樣或不可缺。(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52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5日訊】除了把上百萬的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中共當局同時還對當地的進行了另一種清洗行動:拆除維吾爾街區,清洗他們的文化

時隔一年,華爾街日報記者Josh Chin再次來到烏魯木齊,目睹了這座城市的巨大變化:曾經,警察、軍隊和裝甲車遍布維吾爾族社區,嚴密安保之下民眾生活依舊忙碌。而現在,街道和清真寺空空蕩蕩,書店裡的維語書籍已下架,小吃攤和民宅被高樓大廈和商區取代……

華爾街日報報導,在中共當局對維吾爾人展開大規模拘留兩年後,維吾爾族生活和身分的許多支柱被連根拔起。空空如也的清真寺依然存在,但周圍的棚戶區已經被中國很多地方可見的那種玻璃大樓和商場所取代。有的社區被改造的像迪斯尼的主題公園。

出售新鮮烤饢的小吃攤已不復存在。饢對維吾爾族人就像法式長棍麵包之於法國人一樣或不可缺。烤饢的年輕人消失了,眾多顧客也隨之消失。

在烏魯木齊這個全球維吾爾族社區的中心,維語書籍從貨架上消失了。  

專家稱,中共的目的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改造這個長期頑強反抗的地區,加強對新疆的控制。

一位在某國有資源公司工作的烏魯木齊維吾爾族居民說:「我們不能再擁有自己的文化了。」他表示,不再去當地的清真寺了,沒人再去了,太危險了。

烏魯木齊一家音樂酒吧的雇員稱,很多人都離開了。這家酒吧位於該市一個維吾爾族聚居區,一度頗具人氣。但最近一個週六的晚上,店內只有寥寥十幾位客人。他未透露人們去了哪兒,他表示這是政治問題,他不能說。

當地居民稱,2017年5月份,該市開始圍捕當地維吾爾族人並把他們關入拘留營。並強迫來自新疆其他地方的維吾爾族人返回其家鄉。 

在維吾爾族人被趕出烏魯木齊的同時,政府資金流了進來。中共希望把烏魯木齊打造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樞紐。去年撥款人民幣700億元,用於拆除和重建烏魯木齊市區內的棚戶區。

其中一個被改造的聚居點是黑甲山片區。《華爾街日報》記者在試圖拍攝曾經的維吾爾聚居點的兩座被棄用的清真寺時遭到拘留,並被帶到附近的一個警察局裡。

 華盛頓大學研究維吾爾族移民問題的Darren Byler稱,通過擠壓一些維吾爾族人的表達空間並且將其他人轉變成文化附庸,政府試圖削弱維吾爾族的民族凝聚力。

《華爾街日報》報導的烏魯木齊的變化同西藏拉薩的經歷頗為相似。

早前,西藏3.14抗暴事件後,中共同樣對西藏,尤其是拉薩進行的大規模的拆毀行動。老城被大規模的改造成商業化社區。「所有老城裡的攤販、客棧…低端服務都要搬出老城,取而代之高端古董工藝品店和酒店,而且所有老街房子要立面統一招牌統一。」

藏族作家唯色曾撰文稱:「我相信,商業化與革命、戰爭的殺傷力、破壞力是一樣的。從某種意義來說,商業化更甚……商業化就像潘朵拉魔盒,可以刺激、復甦和釋放人性中的貪嗔痴,大多數人都會捲入其中,結果腐爛是從內心腐爛的,敗落是從自己敗落的,再加上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的餓鬼投胎,逐漸地,覆水難收。」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3-25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