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未通俄未妨礙司法 調查結論重點摘譯

通俄門調查

美國歷經近兩年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在上週五出爐,美司法部長週日(24日)向國會提出總結,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川普(特朗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Nicholas Kamm/AFP)

人氣: 15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報導)美國歷經近兩年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在上週五出爐,美司法部長週日(24日)向國會提出總結,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川普(特朗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上週五(3月22日),美國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特別檢察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向司法部部長(總檢察長)比爾‧巴爾(Bill Barr)提交調查報告,結束了長達22個月的調查。

週日(3月24日)下午,巴爾致函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里‧納德勒(Jerry Nadler)等國會議員,總結調查報告的重點結論。

巴爾在信中說,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已於22日提出《俄羅斯干預2016年總統選舉調查報告》(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n Interference in the 2016 Presidential Election),根據司法部對該報告的初步檢視,沒有發現川普或他的團隊,在2016年競選活動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當年的大選。

巴爾的信中說,他仍在檢視報告內容,但是基於公眾利益,先簡要說明穆勒團隊的調查結果及重要結論。該信主要分為四大部分,包括調查團隊的工作、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妨礙司法公正、司法部檢視調查報告的現狀。

謹摘要信函中有關「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妨礙司法公正」等兩項調查的重點內容如下。

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

特別檢察長將這項調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大選的調查結果。

針對第一部分,調查報告概述了俄羅斯影響美國大選的努力,並記錄了與俄羅斯政府有關的人士在這些努力中所犯下的罪行。該報告進一步解釋說,調查重點為是否有任何美國人,包括與川普競選活動有關的個人,參與俄羅斯的陰謀以影響選舉,若是,這將構成聯邦犯罪。

穆勒的調查沒有發現川普的競選團隊(活動)或任何與之相關的人士,與俄羅斯共謀或協同,以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調查報告說:「本調查沒有證據證實川普競選團隊成員在選舉活動中,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同干預大選。」

俄羅斯致力影響美國大選的兩個方法

通過互聯網研究機構傳播虛假信息製造不安

穆勒的調查確定俄羅斯致力影響2016年大選的兩個主要方法,其一是通過俄羅斯機構「互聯網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在美國進行虛假信息和社交媒體的操作,目的是製造社會不和,最終目的是干擾選舉。

如上所述,儘管穆勒在這部分的調查起訴了一些俄羅斯公民和實體,但是他沒有發現任何美國人或川普競選團隊官員或成員,在其工作中與IRA共謀或協同。

網絡黑客行動

另一個方法是俄羅斯政府開展網絡黑客行動,旨在收集和傳播信息以影響美國大選。穆勒發現,為俄羅斯政府工作的人員,成功入侵希拉里競選團體和民主黨組織成員的計算機,並從中獲得大量電子郵件,同時通過包括維基解密在內的各種媒介傳播這些材料。

穆勒對一些俄羅斯軍官提出刑事起訴,指控他們涉嫌入侵美國的計算機,試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但是如上所述,穆勒並未發現川普的競選活動或與之相關的任何人,在這方面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

第二部分調查:妨礙司法公正

調查報告的第二部分涉及川普總統的一些行動,穆勒調查重點是該等行動是否可能引發妨礙司法的問題。

在進行「徹底的事實調查」後,穆勒根據司法部關於起訴和拒絕決定(不起訴)的準則評估這些行動,最終決定不提出起訴。

因此,穆勒沒有對這些行動是否構成妨礙司法做出結論。相反,穆勒對於每一項相關行動,都在報告中提出了問題(正反)兩面的證據,但是沒有提出解決之道。

針對總統的行動和意圖是否可被視為妨礙司法,穆勒認為要從法律和事實兩方面做出認定是個「困難的問題」。最後,穆勒在報告中指出:「雖然本報告沒有斷定總統犯了罪,但也沒有免除他的罪行。」

穆勒決定不在報告中做出結論,只是描述所獲得的事實,由司法部部長根據這些事實,做出是否構成犯罪的決定。

在調查過程中,穆勒辦公室與某些司法部官員就這部分調查進行了討論。在檢視了特別檢察長對這些問題的最終報告,並且與司法部相關單位的官員討論後,巴爾與副檢察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做出了結論:「穆勒在調查期間所獲得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總統犯了妨礙司法罪。

「我們做出這項決定並不是基於考慮,也不是根據有關對現任總統起訴及提起刑事訴訟的憲法。

「在做出這一決定時,我們注意到穆勒承認『所得到的證據,並未證明總統犯下參與俄羅斯干預大選的罪行』,以及缺乏總統意圖阻撓司法的證據。

「一般而言,為了獲得及維持阻撓司法的定罪,政府必須在合理懷疑之外證明個人具有腐敗的意圖,並對一項待決或預期的訴訟程序,進行有相當關聯的阻撓行為。

「在我們看來,調查報告說,總統的諸多行動是在公共場合進行的,並不是以腐敗的意圖行事,對相關的待決或預期的訴訟,並未構成阻礙行為。」

其它事項

根據巴爾的信,穆勒的特別檢察長辦公室聘請了19名律師及40名聯邦調查局官員,他們在調查期間,總共採訪了大約500名證人,並向法院申請了2,800多千張傳票,執行了近500份搜查令,獲得了230多份通訊記錄,向外國政府索取了13份證據。穆勒的特别檢察長辦公室通過法院系統和證人面談完成調查。

巴爾在信中寫道,他計劃最大限度地公開穆勒調查報告的內容,但是其中涉及依法應予以保護的內容,包括祕密的大陪審團等,因此司法部需要與特別檢察長徹底檢視報告,依法刪除不能公開的內容後才能公布。#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3-25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