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参賽作品

【徵文】田雲:中國知識分子丟失了傳統精神嗎

傳統文化與當代中國(四)

迷離亂世,更見愛國義士的赤膽忠心。圖為長城一景。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610
【字號】    

【大紀元2019年04月 日訊】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無疑陷於困境,精神與自由的困境。一方面,許多學者配合政府所需,或宣講虛言,或迂迴婉曲,或沉默以自保。另一方面,一批真正的精英因堅守道義而遭到當局的打壓,付出了事業、家庭和生命安全的巨大代價。身居亂世,知識分子若要追求傳統文化塑成的此特殊群體的人格境界,需要極大的勇氣,必須面對艱難的挑戰。

傳統知識分子的精神是什麼?答案是寬泛的。信史精神、君子美德、憂患意識、捨生取義,以及勇於擔當的社會責任感,都包括在內。古代的士,崛起於春秋戰國,因其思想的活力與積極的參政感而受到禮遇。歷史上的治國明君,皆禮賢下士。文化的權力與人格的高尚,使得古代知識分子得以在自由的天地中馳騁。

信史精神

春秋戰國魯襄公25年(公元前548年),齊國的大臣崔杼設計殺死了調戲其妻的國君齊莊公。齊國太史官直書:「崔杼弒其君。」崔杼怒殺史官。太史弟執筆再寫:「崔杼弒其君。」弟又被殺。史官的二弟同樣秉筆實錄,崔杼只好作罷。同時,遠在外地的南史氏聞訊帶著竹簡趕赴齊國,準備再次記錄史實。

誓死捍衛真實的壯烈,鑄就了寶貴的文化和道德遺產。秉筆直書,成就了真、信、誠,百世流芳。

君子精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君子,「君之子」,已經成為一種道德評判的標準。諸葛亮在《誡子書》裡寫道:「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恬淡無為的心境,體現在「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句中;溶於自然的曠達,並非消極避世,而是拋開物慾的澄明。

君子若蘭、若梅,高潔清雅,傲岸不屈。「不為五斗米折腰」,「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追求與節操並取,留下無數美好軼事。

憂國憂民 直諫敢言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的名言,闡述了人生在世的崇高。無論進、退,皆胸懷天下,將個人利益放置最後。

多少文人墨客,熱切地期待輔佐君王、為江山社稷奉獻才華。李白妙筆寫雄心:「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但用東山謝安石,為君談笑靜胡沙。」杜甫曾說,「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

北宋大家張載的四句名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書寫了以天下為己任的博大。

文正公還說過,「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歷代忠臣,一片丹心可鑑。魏徵於廷上進諫200多次,多次令皇帝不快。魏徵病逝後,太宗悲慟不已,罷朝五日為魏徵舉哀,命文武百官前往送葬。

范仲淹因敢言被幾度貶官,始終不改剛直。當年宋仁宗得知范仲淹病逝的消息後非常難過,輟朝一日,以示哀悼,追封其為兵部尚書,並為「神道碑」親書題額「褒賢之碑」四字。

捨生取義

南宋名臣文天祥被俘,堅貞不屈,他在給親人的信裡寫道:「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裡,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忽必烈親自勸降,天祥答曰:「一死之外,無可為者。」

宋史·文天祥傳》記載:「天祥臨刑殊從容,謂吏卒曰:『吾事畢矣。』南鄉拜而死。數日,其妻歐陽氏收其屍,面如生,年四十七。其衣帶中有贊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今日英傑

中國傳統的君子與士的精神,並未消亡,而是在中華大地上,以更為悲壯的曲調演繹著。

重慶學者譚松多年來致力於調查中共建政後的歷史真相,為此他曾被指控「收集社會黑暗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遭關押39天,2017年又被任職的重慶師大開除。

譚松為何義無反顧?因為他要搶救歷史,拒絕讓血腥的歷史真實被吞噬和淹沒。他說過:「1957年數得出的是55萬多知識分子家破人亡,數不出的是整整一個民族開始大步走向謊言和殘暴。奧斯威辛僅僅燒毀了肉體生命,共黨極權還燒毀了生命中的『本來的世界』——人性中原始的真善美本性。這種罪惡如果不進行揭露、清算和批判,即使共產黨壽終正寢,我們這個民族也不能真正『站立起來』。」

中國知名經濟學家楊紹政,曾經發表文章披露,中共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及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的總數約2000萬,這給社會帶來約20萬億元人民幣的耗損,人均負擔1.5萬元。

這樣一位敢講真話,備受學生稱讚的教授,被貴州大學以「長期在網絡發表和傳播『政治性錯誤言論』」為由開除。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鎮壓。當法輪功學員面對酷刑凌辱、非法控罪和荒唐審判時,郭國汀、高智晟、王全璋、王永航、王宇、江天勇等逾百位律師挺身而出,為法輪功學員大聲疾呼,為善良的修煉人提供法律援助、進行無罪辯護。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律師致信中共人大常委會,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曾表示,「哪怕這封信的發表之日,就是我的入獄之時。」2005年,高智晟接連三次上書中共最高領導人,揭露法輪功學員受到的殘酷迫害。

2016年9月13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案在天津開庭,余文生、張贊寧、常伯陽、張科科四位律師當庭指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違法違憲之舉。他們還慷慨陳詞,信仰「真善忍」對國家和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另一位良心律師王全璋被中共強制失蹤達三年半之久,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他曾說:「就得和他們碰撞,不斷地和他們碰撞和抗爭!」

高智晟律師說過:「有幸為著一個世間最偉大的民族之一的明天而奔走,這足令一個普通的公民熱血奔涌!」

感人肺腑的事例層出不窮。一批又一批平凡而偉大的中國公民,用生命堅守良知、維護正義,展現了偉大的情操。他們看淡功名利祿,沒有趨炎附勢,以勇氣實踐和付出,這不正是對信史的追求,不正是「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寫照嗎?他們行走在布滿荊棘的路上,衝破紅色恐怖的網,堅定地捍衛了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精神。

「莫怪無心戀清境,已將書劍許明時。」清明時政,方容得下賢士俊傑的書與劍。迷離亂世,更見愛國義士的赤膽忠心。

責任編輯:高義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評論
2019-04-17 4: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