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穆勒報告影射奧巴馬濫權?美媒籲應給交待

穆勒報告突顯前政府濫權,奧巴馬應給個交待。

穆勒報告突顯前政府濫權,奧巴馬應給個交待。(Michael Reynolds – Pool/Getty Images)

人氣: 28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綜合報導)上週五(22日),美國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提出通俄門調查報告。美媒分析,該報告突顯一件事,奧巴馬欠美國民眾一個交待:他的政府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是否濫用權力對付共和黨陣營。

《華爾街日報》副主編詹姆斯・弗里曼(James Freeman)25日發表專文指出,穆勒報告突顯了一個事實,即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執政的奧巴馬政府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將聯邦政府的監督權力用於對付沒有實權的政黨(共和黨)。

弗里曼推測,這個歷史性的濫用行政權力的行為,應該是得到了奧巴馬總統的批准。然而,在通俄門調查中,幾乎沒有人提及奧巴馬在整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現在到了奧巴馬親口說出來的時候,告訴大眾他的政黨(民主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暗中監視川普(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內幕。

無獨有偶,共和黨籍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25日發推文說,「該是調查奧巴馬官員編造和傳播俄羅斯陰謀騙局的時候了!」

弗里曼在專文中寫道,如果奧巴馬真的聽取了司法部所做的關於竊聽川普競選團隊計劃的簡報,那麼很難相信奧巴馬當時會對這件事情(是否涉及侵權)完全不感興趣,因為奧巴馬早期在伊利諾伊州競選參議員席位時,即積極主張應防止聯邦政府濫用監視權力。

弗里曼在文中引述《芝加哥論壇報》於2004年9月的一則報導說,當時的候選人奧巴馬攻擊有爭議的《美國愛國者法案》(USA Patriot Act),指這個法案在對抗恐怖主義方面侵犯了美國公民自由。

奧巴馬當時主張應廢除該法案的若干條款,因為他認為這些條款未能在保衛國土安全及保護公民自由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他說,該法案無法保護公民的隱私,從而「嚴重侵蝕了我們國家偉大的核心理念」。

「我們民主的基石是,行政部門過度積極及過當的行動,應受到挑戰。」奧巴馬說。

弗里曼認為,現在應該讓這位主張要捍衛公民權利的律師(奧巴馬),站出來解釋他的政府採取這些過度積極及過當行動的原因。如果奧巴馬是事前不知情,事後才知道竊聽之事,那麼也應該告訴大眾,他是什麼時候知道此事及如何回應。

在專文中,弗里曼引述2017年4月的一則報導寫道:「顯而易見的是,奧巴馬從未真正相信有關川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與俄羅斯共謀的指控,而這項指控現在已是聲名狼藉。」

2017年4月,「政治」(Politico)新聞網發表評論文章說,2017年1月底,奧巴馬在卸任後首次打破沉默,通過發言人發表一份聲明批評川普總統。然而,他批評的是川普的移民政策,並不是揭露川普及其陣營的「(通俄)大陰謀」。

該文指出:「奧巴馬及其助手原本期待在某個時間點攻擊川普總統,未料到會這麼快就發生。現在他們正在試圖針對某些需要回應的問題上,找到適當的平衡點。」

「奧巴馬(卸任後)在加勒比海度假勝地,一直關注華盛頓的消息,以及全美各地抗議川普(移民令)的活動。」文章補充說。

該「政治」新聞分析說,如果一位曾享有獨一無二情報信息的前任總統,真的相信美國已被俄羅斯的一些陰謀所控制,那麼當他躺在海灘上思索如何批評繼任者並且也打算這麼做時,難道想到的只是移民政策,而不是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政局。

根據該「政治」新聞的分析,弗里曼在文章中寫道,如果奧巴馬從未相信川普陣營的「勾結陰謀論」,那麼他為什麼支持或允許使用聯邦監視工具,對抗沒有權力的川普競選團隊;而且這樣的做法,曾是奧巴馬極力反對,稱之為是直接威脅民主進程、美國偉大核心理念的手段。

弗里曼總結說,奧巴馬欠美國一個交待,他的政府是否濫權監督川普的競選活動。

2018年2月2日,在川普總統的同意下,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開主席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撰寫的通俄門調查備忘錄。

該備忘錄說,2016年10月21日,在總統大選期間,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申請手令,監聽川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的對外通訊。奧巴馬政府總計申請四次,監聽工作持續了大約一年的時間。

然而,奧巴馬政府申請監聽手令時提出的佐證資料是英國前情報官員克里斯多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抹黑川普通俄的一份文件(以下稱斯蒂爾檔案)。

備忘錄說,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在四次的申請中,不僅未查證斯蒂爾檔案的真實性,而且隱瞞關鍵事實,包括斯蒂爾檔案的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里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以及斯蒂爾本人和FBI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等。#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3-26 10: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