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響吧!上低音號3

作者:武田綾乃(日本)

身為管樂社的靈魂人物——明日香總是促使大家前進的動力。(公有領域)

  人氣: 1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歷經京都大賽、關西大賽,北宇治高中管樂社即將踏上夢想中的最高舞臺。就在眾人奮力不懈、努力練習時,明日香卻被迫退出社團。

 

年幼的明日香眼前擺著一個黑色大盒子,皮革表面閃爍著鮮豔光澤,撩撥著她的好奇心。明日香撫摸細緻的提把,檢查寄件人的名字:「進藤正和」。

明日香聽過這個名字,但不記得他的長相。她把臉貼在有些陳舊的盒子上,表面冰冰涼涼的,讓明日香火熱的皮膚冷卻下來。

「……先生。」

沒有人回應明日香的呼喚。媽媽去上班了,這個狹小的空間裡只剩下自己。明日香緩緩站起,往快遞剛才送來的紙箱探頭探腦。大大的紙箱裡只有兩樣東西,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的黑色盒子和一本老舊的筆記本。

明日香悄悄拿起筆記本,舊紙的味道撲鼻而來,是時間被太陽晒黃的味道。

「可以打開嗎?」

明日香自言自語,又是一個沒有人回答的問題。

自己的聲音迴盪在狹小空間裡。她心跳得好快。不知怎地,緊貼在耳膜上的寂靜令她喘不過氣。明日香嚥了嚥口水,小心翼翼伸手探向盒子上的鎖頭,小巧的手指滑過銀色扣環。喀嚓!清脆的聲音在房裡顯得異常響亮。

明日香屏住呼吸,慢慢掀起上蓋。一把她從未看過的樂器正靜靜躺在覆有軟毛的盒子裡。她注視著樂器的銀色表面,只見自己的臉往左右延伸,正困惑地回看著自己。

「這是什麼?」

她先戳戳比較粗的部分,食指指紋清楚浮現在光滑的銀白色表面,明日香感覺好像做了什麼壞事,趕緊用手指擦了擦樂器,不擦還好,擦了之後,反而好像更髒了。明日香不知該怎麼辦,不敢再碰樂器。

裡頭還有什麼?明日香仔細查看盒子裡面,發現有個銀色零件塞在左邊角落。她拔出來一看,彷彿是流星倒過來的形狀,形狀好特別。

「好奇怪噢!」

她敲敲看,沒有聲音。這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明日香的腦子裡充滿問號,摸索著盒子其他部分。右邊有個貌似口袋的構造,她掀起上蓋,裡面有一張紙,看來是樂器行的廣告傳單,上頭印有琳琅滿目的樂器照片,其中有她也認識的小號及長笛。

明日香把傳單攤開在地板上,食指在每種樂器上游移,來到最底下的狹小欄位時,終於看到那個樂器。

「啊,是這個。」

手指像被吸住般停在紙上。黑白照片裡的樂器,顯然跟明日香眼前的一樣。她小聲地念出印得超小字的樂器名稱。

「……上低音號。」

那一瞬間,明日香第一次知道「上低音號」這個樂器的存在。

***

久美子笑著目送葉月和綠輝離去後,就從底部捧起紙箱。單一本筆記本並不重,但是全班的筆記本加起來就很重了。她在搬運樂器時發現了一個好方法,只要用手臂從底下支撐,就能減少負擔。

她走近辦公室,四周一片喧譁擾攘,路過的學生都一臉狐疑地看著辦公室門口。久美子重新撐住紙箱底部,稍微推開門,從狹窄的門縫發現老師們正起了爭執。

可以進去嗎?

久美子有點裹足不前,又不能把紙箱放在門口,只好躡手躡腳,小心無聲地溜進辦公室,同樣有事來辦公室的學生全都一臉不安凝視著眼前的情況。

「萬一這孩子考不上大學,你們要怎麼負責?」

近似悲鳴的尖叫聲,撕裂了室內空氣。氣氛太過劍拔弩張,久美子不禁停下腳步。

有名披頭散髮的女士站在辦公室正中央咆哮,另一個頭髮很長、個子很高的女學生正拚命抓住她的肩膀安撫她。

「不好意思,家母她……」

熟悉的聲音讓久美子下意識凝視對方的臉。明日香學姊。久美子多想讚美險些出聲、但沒真正發出聲音的自己。明日香口中的家母一臉凶相地瞪著女兒。

「妳幹麼道歉!該道歉的是他們吧?」

「媽,妳先冷靜下來。」

「誰還能冷靜得下來!」

明日香的母親破口大罵,不依不饒地用腳跺地。仔細一看,瀧和訓導主任正站在明日香和她母親面前。相較於瀧一臉憂心地看著明日香,訓導主任則不斷拭汗,始終保持卑躬屈膝的姿態。明日香的母親絲毫不掩飾她的焦躁,惡狠狠地瞪著瀧。

「從事教育的人,應該知道對小孩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吧!如果目標大學需要社團活動的推薦也就算了,但這孩子要參加的是一般考試。想也知道社團活動對我女兒來說是多麼扯後腿的事。」

不由分說的叱責,訓導主任頻頻低頭道歉。

「真的是,您說的一點都沒錯。」

「話說回來,我答應她繼續吹管樂的條件就是她要在暑假後退出社團活動。往年這個時候,管樂社的三年級早就該退休了吧!為何直到現在還每天都要他們練習?未免也太沒常識了。這種事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不是嗎?」

「嗯,的確是這樣沒錯。這種時候還要參加社團活動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像田中同學這種要報考前幾志願的人,真的很辛苦沒錯!」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受理她的退社申請?我不是說田中明日香從今天起就退出社團活動嗎?」

「退出社團活動。」

這幾個字讓久美子的腦海倏地一片空白。葵離開社團的背影掠過大腦深處。久美子捧著紙箱,下意識望向明日香,後者似乎沒留意到久美子的存在。

定睛一看,明日香的母親手裡抓著一張皺巴巴的紙,該不會是明日香的退社申請吧?明日香把手搭在母親肩膀上,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訓導主任拚命用手帕擦汗。

「呃,可是啊,今年的管樂社真的非常努力,希望您也能肯定令嬡的努力……」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收下這張退社申請。」

瀧打斷訓導主任說話,這是他第一次開口。

「瀧老師!」

訓導主任制止他。

明日香的母親死瞪著瀧。

「為什麼?我聽說你答應讓吹薩克斯風的三年級退出社團。」

她指的是葵。瀧靜靜嘆息,眼睛直盯著明日香的母親。

「齋藤同學對我說,退出社團是她自己的意思,所以我才收下她的退社申請。」

瀧的語氣十分平靜,模樣乍看之下與平常無異,但是一起度過這個夏天之後,久美子看得出來他很生氣。

「我怎麼也看不出田中同學是自己想退出社團。這張退社申請應該不是田中同學的意思,而是您的意思吧?」

「那又怎樣?」

明日香的母親不以為然地打斷瀧的話。

「媽……」

明日香試圖阻止母親大放厥詞,但明日香的母親接著往下說。

「她是我女兒,是我獨力撫養到這麼大的女兒,沒靠過任何人,就我一個人。所以女兒的將來由我決定。我女兒要去優秀的大學,和優秀的人結婚,過著幸福的人生。社團活動對這孩子來說只是絆腳石。」

聽完這一長串慷慨激昂,宛如連珠砲的說詞,久美子覺得頭暈目眩。她說得儼然明日香是自己的所有物。明日香也真是的,為什麼不回嘴?換作是平常的她,絕對不會容許別人說出這麼侮辱人的話。她為何要忍氣吞聲地任由母親辱罵呢?

訓導主任苦著一張臉,萬分抱歉的模樣,他夾在瀧和明日香的母親中間,肯定很為難吧!

「嗯,您說的對。嗯,我也有個正值青春期的女兒,所以很能體會您的心情。可是啊,北宇治高中的校風向來以尊重學生本身的意志為目標,沒錯。距離比賽結束只剩一個月左右,可以請您看一下樣子再說嗎?」

訓導主任邊試探對方的反應,邊拚命揀選著詞彙。以前一直以為他是個長舌的囉唆老頭,但他也努力想在別讓明日香退出社團的情況下,讓事情圓滿落幕。

一思及此,久美子感覺自己的喉頭一下子變得好熱,好想對明日香的母親說:「明日香學姊想繼續參加社團活動!」

但是學姊本人一句話也不說,導致她也不好強出頭

瀧看了明日香一眼,斬釘截鐵地說:

「我尊重本人的意思,只要田中同學不想退出社團,我就不會受理這份退社申請,沒有商量的餘地。」

「瀧老師,你這句話說得有點……」

「我自認已經說得很委婉了。田中同學身為副社長,很稱職地幫我把社員們整合起來。參加全國大賽是全體社員的心願,這個夢想再過一個月就可以實現了。這段期間就不能好好支持她嗎?」

明日香的母親被瀧堵得啞口無言。辦公室裡充斥著異樣的寂靜,其他老師也都捏著一把冷汗,靜觀事情的發展。

明日香的母親大大吐出一口氣,靜靜扳開明日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媽。」

明日香輕聲細語地呼喚她。

明日香的母親筆直地面向她,緩緩開口:

「明日香,現在就說妳想退出社團。」

「咦?」

「說!說妳現在就要退出社團。」

近似悲鳴的尖叫聲,讓明日香一口氣哽在喉嚨。很少看她不知所措成這樣。

明日香用力咬緊下唇,彷彿在忍耐什麼。久美子看到她的表情,感覺自己的指尖倏地變得冰涼,手指十分緊繃,感覺正在消失。久美子目不轉睛地對明日香投以「學姊,千萬不要說妳要退出社團」的乞求目光。

明日香開口:「我不想退出社團……」

她的話還沒說完,耳邊響起啪的一聲巨響。久美子反覆眨眼,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只見明日香挨了母親一巴掌,摀著臉頰倒在地上。久美子花了一點時間,才理解眼前的狀況。

***

身為管樂社的靈魂人物——明日香總是促使大家前進的動力。失去明日香的管樂社,彷彿變成了一盤散沙,不知該何去何從……

久美子在努力跟上課業進度與準備全國比賽的緊湊日子裡,還身負「帶回明日香學姊大作戰」的重責大任。

她不僅撞見了老師的過去、也發現了明日香的祕密,而久美子期待已久的愛情,好像也在這個緊張的時刻翩然降臨。

在這初秋的日子裡,她們一定要攜手站在夢想的舞臺上,吹響自己的未來!◇(節錄完)

——節錄自《吹響吧!上低音號3》/ 麥田出版公司

(<文苑> 選登)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 這個世界沒有愛情是完成的,只有想要完成愛情的過程而已……。那個過程的連續,就是愛情。不過很不幸地,愛情有一部分似乎無法只是單靠努力。
  • 在上海,木蘭很快就學會了如何在擁擠不堪的人潮中讓自己不受到「排擠」;在洶湧的人潮中,基本上需要多看兩眼,才能發現到她與其他人的不同。但這裡的人隨時都在趕時間,沒有人會多看木蘭兩眼,所以她也就享受不到身為老外,可能會被「禮讓」多一點空間的特權。
  • 每當湖塘水芙蓉競開,或是河岸上木芙蓉鬥艷的季節,這五嶺山脈腹地的平壩,便頓是個花柳繁華之地、溫柔富貴之鄉了。
  • 1937年夏天,中日戰爭的陰影襲來,七歲大的小女孩陳銀娜離開熟悉的上海,被父親送往青島避暑(禍),從此她就不曾再見到父親了。她從青島離開了中國,完全沒有意識到這趟旅程即將改變她的一生。
  •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歲的時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畫,笑語嫣然。她的抽屜裡有一個精緻的木盒子,裡面紅色絲絨,墊著一條細細的銀項鍊。那天七夕,我偷偷打開盒子,把項鍊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