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應對中共威脅 美成立新委員會 北京愁斷腸

作者:周曉輝

3月25日,二十多位美國國防、政治、宗教、媒體等領域知名人士在華盛頓成立了「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圖為1月30日美中高級官員在華府進行貿易談判。(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11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8日訊3月25日,二十多位美國國防、政治、宗教、媒體等領域知名人士在華盛頓成立了「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這是一個由對中共持強硬立場的美國保守派人士組成的跨黨派組織。之所以要成立這個委員會,是因為美國主流社會精英業已意識到,與過去的蘇聯一樣,共產主義中國構成了對美國秉持的自由主義觀念和意識形態的威脅,為了戰勝這威脅,美國上下需要就相關政策和優先項達成新的共識。

具體來說,該委員會的目標就是幫助美國民眾與決策者意識到在中共暴政下所面臨的各種常規和非常規威脅,並思考如何抵禦這些威脅。這些威脅包括:中共加速軍事建設;針對美國民眾及商界、政界、媒體精英的信息戰和政治戰;網絡戰和貿易戰。

該委員會稱,在解釋上述威脅時,不會採取任何意識形態的觀點,而是基於理性的民眾可以理解的事實。在事實基礎上,委員會相信,擁有豐富常識的美國人會要求他們選出的官員,採取一切合理措施來保衛美國,保衛美國重要的經濟利益和民眾安全。

在筆者看來,該委員會的成立和目標傳遞的最為重要的信息就是:為了反擊中共,美國保守派精英們將把更多的事實公諸於眾,並努力喚醒更多的美國人和各行各業的決策者,認識到中共對美國、對世界的危害,從而整合美國各方力量,全方位圍剿中共。換言之,該委員會將進行的是民間的總動員。

眾所周知,美國川普總統就任後,業已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明確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其在貿易、高技術、網絡、軍事、人權等領域的政策也從前幾任的軟弱轉為強硬。然而,過去幾十年中共以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對美國各方面的隱蔽滲透,使不少美國人,甚至是一些行業領導者也沒有意識到中共的威脅,沒有意識到共產主義對美國的摧毀。因此,十分有必要將更多這方面的信息公開,讓全美國人了解,並選出可以為他們抵禦中共和共產主義傷害的領導者。

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立正當其時,而且意義重大。回顧歷史,這是美國第四次成立「當前危險委員會」。首次成立於1950年,旨在對抗蘇聯陣營。1976年第二次成立,成員主要是共和黨鷹派人士,目的是推動更大的國防預算和軍備建設,以對抗蘇聯。2004年第三次成立,以應對反恐戰爭。

值得注意的是,當年里根總統不僅本人曾是該委員會成員,而且委員會成員中有33人就職里根政府,二十多人負責國家安全方面的工作,如時任中情局局長凱西等,支持該委員會的還有美國安全委員會等其它團體,多個基金會和公司為其提供資金。最終,該委員會幫助里根政府打敗了蘇聯極權政府。

以史鑑今,美國再度成立「當前危險委員會」,而且目標直指北京政權,這是非常不平常的一件事,自然也不可小覷。因為其已明確提出:四十年前,另一個這樣的委員會幫助里根總統擊敗了尋求破壞的前蘇聯極權主義政府,我們今天成立這樣的委員會,決定幫助川普總統針對來自中共的危險,做同樣的事。

應該說,這樣的委員會的成立背後絕對不簡單,不妨先看看委員會的成員:

有美國安全政策中心創始人兼總裁、曾在里根政府任助理國務卿的Frank Gaffney,美國白宮前策略師班農,曾任中情局局長、海軍副部長的James Woolsey,美國保守派專家、里根時期的教育部長William Bennett,美國前眾議院議員、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聯合主席、多次批評中共人權的Frank Wolf,反墮胎活動家和作家、美國廣播委員會前駐中國專員Stephen Mosher,美國退休空軍中將、曾任國防部長的Thomas McInerney,美國核戰略論壇主任、在國會兩個諮詢委員會任職的Peter Pry,前大使Henry Cooper。

有曾任布什時期的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和退役將軍的William G. Boykin,美國前海軍作戰艦隊副主任詹姆斯·法內爾,曾為海軍首要反潛戰部隊阿爾法任務組的航母上的海軍飛行員、並在中情局工作的Chet Nagle,美國前國際技術安全部主任、白宮沙漠盾/沙漠風暴通信工作組的成員的Ed Timperlake,美國國防部前安全顧問Joseph Bosco。

有美國小說家、記者、保守派評論員Mark Helprin,《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Freeman Global Holdings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Kevin Freeman,美國經濟學家、音樂評論家和作家David Goldman,美國人權活動家和國會候選人Suzanne Scholte。

有曾任教於哈佛等著名大學、華盛頓特區國際評估和戰略重心創辦人及副總裁、詹姆斯基金會董事的Arthur Waldron(中文名林蔚),波托馬克基金會主席Phillip Karber,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研究主任Dan Blumenthal,被公認為美國情報、外國宣傳、信息戰和反間諜戰的權威Kenneth DeGraffenreid教授,Corr分析創始人Dr. Anders Corr,美國政府前官員、因分析中共情報運動而聞名且被中共視為「敵人」的Nicholas Eftimiades。

有最富有的加拿大人之一、McEwen Mining董事長Robert McEwen,尼日利亞億萬富翁、創立了Aiteo集團的Benedict Peters,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的前任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現任巴克萊銀行高級顧問和百事可樂董事的Richard Fisher,紐約律師、小聯盟棒球隊老闆Miles Prentice,海曼資本管理公司創始人Kyle Bass。

還有幫助「盲人律師」陳光誠逃美的華裔美國牧師傅希秋,美國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龔小夏,海外民主人士楊建利、韓連潮等。

筆者之所以不厭其煩地將大部分在檯面上的成員的背景、身分羅列出來,其實就是在表明該委員會的成立真的不簡單,成員中不少是政治、軍事、經濟、媒體、安全、人權等方面的牛人,而且他們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反共」,且相當一部分人對中共的威脅洞若觀火。至於其背後應該還有隱身成員。這也是筆者認為其作用在未來幾個月內就可彰顯的原因,其起到的是助力川普政府的作用,正如當年另一個委員會助力里根總統一樣。

川普政府不同,作為民間組織的該委員會,通過其專業人士對公眾進行啟迪,具有更大的靈活性,可通過媒體、講座等多種形式。其將給整個美國社會帶來一種「知共、認共、反共」的氛圍。正如曾擔任中情局局長的James Woolsey在「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宣布成立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言,「任何因為拉上自家窗簾而看不到外面情況的人都要打開窗簾,睜開眼睛看看」。

對於這樣即將全民總動員的美國,已被貿易戰打得沒了脾氣的北京高層,只能是愁緒如麻,卻找不出有效的應對措施,其結果就是追隨蘇聯,走入歷史的垃圾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3-28 5: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