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鐘聲:中共操控外媒欺騙世界

中共為輸出其意識形態,砸下450億人民幣將新華社、中央電視臺和人民日報推向國際市場,並與海外華文媒體合作、以參股滲透西方媒體。(GettyImage)

人氣: 17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8日訊】近年來,海外許多人對中共的「大外宣」了解得越來越多,認識得越來越深刻。二零零九年以來中共決定投入四百五十億元人民幣在全球推廣「大外宣計劃」,藉此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給全世界洗腦。

這一紅色大外宣工程日益龐大,中共採用了更為主動、更為精巧的策略來施加影響力。先是大幅增加對央視、新華社這些中共喉舌在海外的投資,新華社在時代廣場豎立起巨型廣告牌,《中國日報》報箱出現在美國大城市街頭,央視在美國成立中國全球電視網絡(CGTN),進入美國的有線電視網。如今新華社派駐全球各國的記者約6000人,其雇員規模將超過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等世界老牌通訊社。其次是拉攏或控制海外華文媒體。美國獨立非營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二零零一年就發表了《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披露中共主要運用四個策略來掌控美國的中文媒體:一是以全資或擁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報紙、電視、無線廣播;二是政府利用獨立媒體在大陸的商業利益來影響這些媒體;三是購買廣播時段或廣告空間;四是安排中共自己的人到獨立媒體工作,在內部起作用。

三是借船出海,即借主流媒體發聲。比如《中國日報》付費插頁,將內容刊登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及《華爾街日報》的紙本以及電子報上,這種借主流媒體的聲譽、推銷自己的私貨,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和欺騙性。

四是變味私人媒體,製造符合中共利益的產品。路透社的調查證實,全球四大洲十四個國家發現了至少三十三座廣播電台由中共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控股,或進行節目租賃。此外,中共國有媒體通過購買海外媒體的股份,影響或直接改變這些媒體。比如在美國覆蓋面第二位的中文電視台鳳凰衛視,央視持有其10%的股份,現在鳳凰衛視幾乎都在幫中共說話。

而中共對海外媒體的審查,通常通過四種渠道來實施:直接行動、經濟上「胡蘿蔔+大棒」、間接壓力(用廣告或外國政府身分施壓)、網絡攻擊,甚至人身攻擊。對外國媒體,如果在中國境內運作,以不給更新記者或員工簽證等行為要挾就範,而在境外採取給資深編輯施壓,要求撤下文章或取消合作。

據一位中國前外交官介紹,藏人、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民主人士以及支持台灣獨立的五類人士是中共海外打壓的優先群體。很多情況下,這些團體成為中國海外審查的焦點,或者是詆毀宣傳的對象。而法輪功修煉者建立了自己獨立於中共控制的媒體機構,更是成為中共的眼中釘。

中共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就像一個事物的兩方面:要讓國內外觀眾信服黨的一言堂宣傳,就必須壓制國內外所有對共產黨陰暗面的報告,尤其是消除調查報告和批評性評論。所以它一邊扶植自己的國有媒體在海外發聲,另一邊積極壓制海外的異議人士,其目的只有一個:為極權中共的全球戰略服務。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美國哈佛大學法學教授約翰帕弗雷公布的一份調查中共網絡封鎖的調查研究報告顯示,中共對正面報導法輪功的信息封鎖率為100%,《九評共產黨》90%,含反共政治主張的信息60%,「六四」信息約50%,色情網站的封鎖率僅10%,這不能不說是對中共極大的諷刺,他們究竟在倡導什麼?究竟想讓人們接受什麼?

二零一三年,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時任主席斯維特博士和時任副主席戈蘭登女士,曾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上刊文表示,「中共竭盡全力地迫害法輪功,懼怕法輪功在共產黨意識形態控制之外迅速弘傳……為了殘酷迫害法輪功,中共持續地進行網絡審查。法輪功的材料和網站在中國是被封殺最嚴重的。」

今年約四十七歲的黃潛,曾是廣州購書中心的職工。二零一五年初,廣東法輪功學員黃潛在微博上以《越獄檔案》刊文,發表了五條名為《古拉格(筆者註:集中營、恐怖的代名詞)回憶錄」》的長微博,因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她被轉至廣東女子監獄四監區關押。她家人看她時,見她身體虛弱,十分消瘦。她告訴家人:「我快被逼瘋了,快叫人來救我!」在過去的十幾年裡,黃潛由於不放棄信仰,被非法開除公職、勞教三年、判刑四年,歷經各種酷刑虐待。這樣的聲音,中共是絕對禁止發出的。

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後,由於其顯著的祛病健身效果和對道德回升的作用,在民間得到廣泛傳播。要想鎮壓這樣一個沒有政治目的的修煉團體,江澤民最缺乏的就是合法性和群眾基礎。為了製造民意和強姦民意,江澤民動用了全部國家宣傳機器,不遺餘力從不間斷地編造謊言詆毀攻擊法輪功,在傳媒信息高度壟斷、不同聲音被徹底封鎖的中國大陸實行全民洗腦宣傳。整個迫害從開始就一直是由暴力和謊言維繫著。

由於很清楚地知道這場對本國人民大規模人權侵犯的不合法性必然會招致國際輿論的譴責,江澤民一改中共歷史上「關起門來搞運動」的傳統,從鎮壓一開始就主動邀請西方政要和媒體介入,試圖以爭取到他們的支持來使鎮壓合法化,同時緩解國際壓力。例如,江澤民本人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借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書面採訪之機親口宣稱法輪功為邪教。因此,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通過宣傳對民眾的系統性洗腦從一開始就是在中國大陸和海外同步進行的。

在對中國境內民眾進行強制灌輸和暴力洗腦的同時,利用喉舌媒體輸出對法輪功的仇恨,收買脅迫境外中外媒體參與迫害,甚至拉攏滲透西方主流媒體對全世界民眾進行系統性洗腦,是江澤民集團滅絕法輪功政策的重要環節。

江澤民本人直接指揮對外宣傳的媒體製造輿論,他在一九九九年全國對外宣傳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把對外宣傳工作做得更好,使我們在國際上具有同我們的地位和聲望相稱的強大的宣傳輿論力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貫徹江澤民的意圖,二零零三年聯合中共中央二十五個部門建立「對外宣傳的統籌協調機制」,以加強外宣的滲透力度。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主任編輯郭景哲在《講究宣傳藝術注重宣傳效果》中講述其運用江的理論輸出反法輪功宣傳的心得時承認江澤民說:「要打主動仗,力爭先發制人……對外宣傳在許多時候也像打仗一樣,要一手拿盾,防禦敵人進攻;一手拿矛,主動出擊。」

江澤民的「對外宣傳要打主動仗,先聲奪人,強調新聞時效」的命令在「天安門自焚案」、「京城血案」、「浙江乞丐毒殺案」等惡性栽贓陷害法輪功案件的對外報道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運用和發揮。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CCTV的《焦點訪談》播出了十八分鐘攻擊法輪功的特別節目。中央「六一零辦公室」負責人審看節目後要求CCTV把節目翻錄成錄像帶送海外使館,同時譯成英文對外播出。中共不僅用假新聞來毒害中國人,還企圖欺騙全世界,當時不少海外華文媒體跟著中共誹謗法輪功。

不過,亦有跟風的海外媒體受到批評。加拿大中文城市電視台轉播了央視一則謀殺案報道(所謂「京城血案」)。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加拿大廣播標準委員會做出裁決,判定將這起謀殺案和法輪功聯繫起來,違反了加拿大廣播協會制訂的「職業道德守則」和「有關暴力守則」、以及廣播電視新聞主編協會的「(新聞業)職業道德守則」中的四條規定。委員會仲裁小組認為:將謀殺行為與法輪功聯繫起來沒有真實可靠的依據,是對法輪功的攻擊。並要求該電視台在黃金時間等播放此決定。

此外,中共對外宣傳會議,不僅有政府各部門(及各省)負責外宣工作的高層官員參加,而且還有中共派駐西方國家、包括駐美使領館官員參加,這意味著北京通過派駐美國等西方國家使領館官員來領導海外華文媒體的宣傳滲透。

據美國之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報道,三月初,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王雲翔給美西舊金山地區《世界日報》寫信,要求該報不要再登法輪功的廣告。王雲翔在信的最後表示希望:「《世界日報》能看到灣區華人華僑的廣大民心所向,不要再登法輪功的廣告。否則,《世界日報》的形象,可能會受損失。」

舊金山《世界日報》副總經理古銑賢表示,讀者對報紙自然會有各種各樣的意見看法。但如果提到「廣大」,那麼這個詞是抽象的,廣大代表多少?有沒有具體的數據支持?這些,都值得思考。古銑賢說:「他可以站在他的立場,提出他的見解。法輪功也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據澳洲法輪功學員提供給明慧網的證據,中國駐澳大利亞墨爾本總領事館總領事吳榮華曾宴請墨爾本華人報章和其它媒體的負責人,告誡報社負責人不要刊登法輪功的文章,凡是要刊登有關法輪功的文章,必須先將文章傳真給領事館,獲得領事館批准才能登,領事館說不能登他們就不能登。這就是每家報社都婉言拒絕刊登有關法輪功文章的根本原因所在。他們都一再表示是受到的壓力太大。報社對領事館的規定敢怒而不敢言,因為他們害怕中國政府報復。這實際上就是中共一貫執行的「胡蘿蔔加大棒」政策。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女士提出,要警惕中共「銳實力」。「銳實力」有別於國際社會認可的「軟實力」,後者主要是透過文化傳播增強其本身的吸引力或說服力(形象),如韓國的影視文化風行全球就是典型。但「銳實力」則是以「利誘」及「威脅」並用的方式,令有利於己方的輿論變成主流,迴避或壓制負面議題或問責言論,從而減低威權強國在海外拓展經濟項目和國家形象上所遇到的阻力。

中共銳實力是透過中國在經貿市場、工作權乃至生存安全上的影響力,也就是專制國家的綜合實力,公開或非公開地施壓、影響特定對象,讓對方屈從或自我審查,達到其操控、影響輿論的效果。這並不僅是影響言論自由,更威脅民主制度和國家安全。銳實力的影響力具侵略與顛覆性、能削弱他國主權,是一種獨裁國家利用自由國家開放社會的「不對稱作戰」。

儘管中共花大力氣進行紅色滲透,但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對中共邪黨的真實面目認識得越來越清楚,國際社會也越來越清醒。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演講,強烈指責中國(共)的軍事侵略、盜取商業機密、各種間諜活動、侵犯人權,以及干預美國選舉等,顯然將使中共的大外宣不能再像以往一樣無所顧忌,也難以達到中共想要達到的目的。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3-28 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