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視失獨家庭為黑惡勢力 看病哭訴或被拘

圖為2013年3月15日,貴州省貴陽市失獨母親黃黔英獨自面對晚年生活,其丈夫因病去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60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中共治下,怪象叢生。近日,中共兩地衛計委將失獨家庭人員做為「黑惡勢力」重點監管被曝光,令國民心寒。同一時期,河南警方以「哭訴」擾亂秩序罪將去北京看病的村民拘留10日,令律師為之哭笑不得。

據澎湃新聞近日報導,中共山西省忻州市衛計委於去年成立了掃黑辦。報導披露,2018年9月19日,忻州市中心血站微信公眾號刊發一則名為「開展掃黑除惡治亂,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文章,羅列了衛計委系統掃黑摸排的重點內容,將失獨家庭包含其中。文章落款正是忻州市衛計委。

其中掃黑重點內容第5項即為「失獨家庭人員,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等重點監管對象」。

其他掃黑摸排對象除牽涉醫療糾紛外,還包括在醫療單位周邊擺攤設點的,以及「黑救護」、「黑出租」,也被冠以影響診療秩序。

(網路圖片)

巧合的是,在湖南湘潭雨湖區廣場街道福利社區的展板宣傳的「掃黑除惡十類工作」中,「失獨家庭人員、重性精神病患者等重點監管對象」也赫然在列。兩地的宣傳表述完全一致,被認為這是個官方從上至下的文件。

公開資料顯示,「失獨家庭」指獨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願意收養子女的家庭。2013年人口學家表示,中國失獨家庭未來將達到一千萬。

媒體報導,各地失獨父母曾組織上訪活動,要求政府幫助解決養老等問題。

現在,當局將失獨家庭人員做為掃黑重點,網友表示,「可怕,心寒,只生一個好,誰說的?」「獨生子女家庭都寒心。」「說出了實話,原來這樣維穩!」

官方回應稱「誤解」 涉事打印店被整頓

外界關注,中共掃黑運動有擴大化跡象。知名網友「秀才江湖」吳斌說,「亂抓人,亂封號,亂截訪,亂罰款,亂收費,亂打小販,亂刑訊逼供,驅趕我離開廣州深圳的……,這才是黑惡勢力!」

3月27日,忻州市中心血站辦公室李姓主任對媒體稱,並未將所有失獨家庭人員列入掃黑對象,而只是指「系統內特殊人群實施或準備實施影響系統安全穩定行為的」那部分失獨人員,外界存在「誤解」。

而湘潭雨湖區區委的回應則是,「被委託製作展板的新興打印社,直接在網絡下載與宣傳主題嚴重不符的資料圖片」,社區負責人沒有審核把關。目前區委已啟動問責程序,涉事打印店被停業整頓。

網友們紛紛為打印店叫屈,「打印店能給隨便打印?」「想了半天,難不成是不小心把『吸毒』打成『失獨』了?」「你看這個鍋,又大又黑。」「臨時工嘛,老套路了。」「一錯再錯,這智商啊……」

河南女子在北京醫院哭訴被行拘10日

給人們看病的醫院也成了「打黑除惡」的前沿陣地。近日,在北京醫院還發生了一起看病人因哭訴被拘留的真實案例。

河南沈丘縣公安局的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9年3月7日上午,沈丘縣趙德營鎮邵廟村村民趙振鋒帶著妻子邵段前往北京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給女兒趙一晨看病,邵段抱著其女兒在醫院一樓哭訴。後被當地派出所帶回,以擾亂單位秩序拘留10日(因哺乳期未執行)。

 

網民評論稱,「犯8億偷漏稅不違法,一個女人哭一場就違法了?」「哭訴的什麼,為什麼哭訴?」「從頭到尾加錯別字都跟鬧著玩似的。」「非法哭訴罪,類似於非法上訪、非法聚集等……」

河南刑辯律師張獻偉發微博表示,「邵段在北京醫院抱孩子哭訴,被老家沈丘公安處拘留治安處罰。我都懷疑人生:我是不是律師啊,是否學過法律啊?!真是只有想不到啊。」 ​

(微博截圖)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中共把失獨家庭都列為黑惡勢力,非常有代表性。社會上出現的覺醒的、維權的人,中共把所有的不完全聽從它的領導的人都當做打擊對象。

針對「哭訴罪」,陳光誠說,「這就說明中共已經沒有什麼罪名可言了。人們內心裡有一個章法,有一個正常的評論標準在起作用,所以人們覺著它奇怪。而對中共來講,中共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什麼章法,它的想法就是章法。」

「在中國,什麼法都不重要,領導的想法是最重要的、最有效的。如果是領導安排的,公安絕對不會去問這個做法合法嗎?說抓人就抓人,沒有藉口找藉口。」他說。

陳光誠指出,「對於有正常思維的人來講,沒辦法理解(中共),要不怎麼體現出它是流氓政權呢?換句話說,一個政權倒台前不出奇怪的事能倒台嗎?它就是因為內心裡已經完全腐爛了,它對這種奇怪的事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這個標準恰恰衡量了這個政權就要倒了。」#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03-29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