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女

她出身侍女 成為中國最早的女外交家

功比蘇武 巾幗流芳
文/宗家秀
她本是一位侍女,卻能不費一兵一卒,平息了邊境戰亂。圖為清 康濤《持節仕女圖》(局部),紙本設色,浙江省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馮嫽本是解憂公主的侍女,卻能不費一兵一卒,平息了邊境戰亂。圖為清 康濤《持節仕女圖》(局部),紙本設色,浙江省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人氣: 26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個身著漢服的女子,手持漢節,乘坐駟馬錦車,代表朝廷到屬國宣詔,這是幾千年來絕無僅有的一幅景象。

她本是一位侍女,卻能不費一兵一卒,平息了邊境戰亂。

後來她被朝廷任命為正式使節,遠足西域異國,功比蘇武。

作為公主侍女 隨嫁烏孫國和親

漢朝時,為對抗南下擾民的匈奴悍邦,漢武帝與西域強國烏孫國聯姻,結成對抗匈奴的聯盟。

公元前101年,漢武帝把解憂公主嫁給了烏孫王,馮嫽作為為公主侍女,隨其遠去烏孫國和親,即今天的新疆伊犁河流域。

當時馮嫽十四歲,與十七歲的解憂公主親如姐妹。她們相互勉勵,立志安居烏孫,不負使命。

元人《明妃出塞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文史示意圖:出塞和親。(公有領域)

伶俐智巧、天性開朗的馮嫽馳馬原野,出入氈帳,只用幾年時間,就通曉了西域的語言文字及風俗習慣。

馮嫽雖未出生於豪門,但生性聰慧,敏而好學,熟知中國古代的歷史與儒家經學,並且寫得一手好字,尤其擅長隸書。

因她講得一口流利的烏孫國語言,又會處理官方文書,公主非常信任她,經常讓她代表公主出使西域各國。開朗樂觀的馮嫽,向各國國王贈送漢朝禮物,宣講大漢文教的風華,謙恭得體,風範可嘉。

這位精幹的漢朝奇女子,很快就折服了西域諸國,她被尊稱為「馮夫人」。西域諸國對漢文化的博大精深歎為觀止,很快與烏孫國達成聯盟,歸附西漢王朝,戮力同心對抗匈奴。

烏孫右大將軍仰慕馮嫽的美貌與才幹,向她求婚,志在漢烏千古友邦的馮嫽同意了婚事。自此,漢朝與烏孫兩國更為和睦相融。西域周邊國家紛紛稱讚:「漢家公主的美貌賽過天鵝,愛民如子的美德天下傳頌。」

示意圖:金 宮素然《明妃出塞圖卷》(局部),紙本水墨,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文史示意圖:出塞和親。(公有領域)

臨危受命 化干戈為玉帛

解憂公主的第三任丈夫泥靡任烏孫國國王時,倒行逆施,他號稱狂王,非常殘暴,視百姓為草芥。解憂公主曾祕聯漢朝使者,擺下「鴻門宴」,席間刺殺狂王,劍鋒走偏,結果狂王負傷逃逸。

北山大將烏就屠,本來就想奪取王位,趁機追殺了泥靡,然後自立為國王。而大漢朝廷原本想讓解憂公主的兒子元貴靡繼承王位的。

因烏就屠的母親是匈奴人,如果他棄漢親匈,必將給烏孫帶來災難,匈奴可能乘虛而入,奪取烏孫的控制權,從而危及西漢在西域的利益。

烏孫國內局勢風雲突變,漢宣帝急令破羌將軍辛武賢率一萬五千兵馬進駐敦煌,戰爭一觸即發。

遠足跋涉西域的漢軍,水土難服,兵疲馬乏,勝負實難預料。西域都護鄭吉建議朝廷,派馮嫽前去與烏就屠戰前談判。鄭吉久聞馮嫽大名,而且,馮嫽的丈夫與烏就屠又是至交。

毅然領命的馮嫽,隻身趕赴北山烏就屠的營地。開始,烏就屠不給馮嫽好臉色看,叫囂要請母親娘家匈奴派兵,給自己做後盾。

馮嫽開門見山,向烏就屠告之叛亂的危害:「你知道西漢大軍現在已到那裡了嗎?恐怕你派出去的使者還沒找到匈奴人時,西漢大軍就把你消滅了!」

剛柔兼濟的馮嫽,同時曉以利害:「將軍榮登王位,一呼萬應,本是可喜可賀之事,然而你親匈奴而遠大漢,不顧漢朝天子對烏孫國多年的仁義友邦之助,是何道理?如今漢朝大軍駐紮敦煌,以將軍的實力,豈不是以卵擊石?」

烏就屠心動,但仍故作矜持。馮嫽曉之以理,向其申明大義:「漢烏親如一家,兩國陣仗,百姓遭殃,生靈塗炭,將軍也必身敗名裂,幾成烏孫國千古罪人,還望將軍您縝思慎行。」

烏就屠最後放下了架子,做出讓步:「我並不想聯通匈奴,只是想當個封王,夫人說得很有道理,我願讓位於元貴靡,但求夫人動議大漢給我個小封號。」

馮嫽以自己過人的膽識、才智和威望,成功勸降了烏就屠,避免了一埸箭在弦上的戰爭,一場兵亂化解於無形,史稱「馮嫽定局」。

公元前1世紀的西域諸國地圖。(トムル/維基共享)
公元前1世紀的西域諸國地圖。(トムル/維基共享

三使絲綢之路 功比蘇武

得悉馮嫽出使平亂功成,漢宣帝驚歎其膽識與才幹,欣然詔令其回國。

從大漠孤煙到輝煌長安,馮嫽回到了闊別四十年的大漢王朝。京畿百姓雲集,文武百官眺目迎接,爭睹女使風采。

馮嫽向漢宣帝奏告了談判經過,並建議給烏就屠封號以安其心。漢宣帝盛讚馮嫽的忠膽英豪與遠見卓識,封她為正使,再次出使烏孫。

於是,馮嫽手持漢節,駟馬錦車,再越五千多里回到烏孫國。她面召烏就屠,宣讀大漢詔書,封元貴靡為大昆彌(王號),烏就屠為小昆彌,實現了當初對烏就屠的承諾。

清 康濤《持節仕女圖》(局部),紙本設色,浙江省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清 康濤《持節仕女圖》(局部),紙本設色,浙江省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公元前 51 年,元貴靡病故,其子星靡即劉解憂之孫即位。年近七十的解憂公主思念故土,奏請朝廷落葉歸根,漢宣帝感嘆她五十年如一日的報國分憂之奉獻,派人將公主迎回,與公主情同姐妹的馮嫽也一起榮歸故國,其時她已垂垂老矣。

後來,烏孫局勢再起動盪,而國王星靡生性懦弱,治國無方。身居長安、心掛邊疆的馮嫽,上書朝廷,希望出使輔政。

漢元帝准奏,選派一百名士兵的隊伍,護送年逾古稀的馮嫽第三次出使烏孫。在烏孫,馮嫽以她的威望與才幹,遊說烏孫各方,消除嫌隙、精誠團結。她教導星靡學習漢史典籍及為君之道,幫助他治國安邦,烏孫得以國泰民安,漢朝與烏孫的友好關係也得以繼續。

馮嫽一生維繫大漢邊境的和平,將中華傳統文化遠播西域文明,功比蘇武。

史界大家蔡東藩稱之曰:「女界中出此奇英,足傳千古。」並有詩讚:「錦車出塞送迎忙,專對長才屬女郎,讀史漫誇蘇武節,鬚眉巾幗併流芳。」@*

參考文獻:

漢 班固《漢書·西域傳》
清 徐松《漢書西域傳補註》

點閱【古代名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為了削弱匈奴在西域的力量,也為了聯合西域諸國對付匈奴,保證絲綢之路的通暢,漢武帝對西域國家採取和戰並用、恩威並施策略,即對友好的西域國家實行「和親」,對與匈奴親密的國家則進行軍事討伐。
  • 們都知道公主受百姓愛戴,擁有高貴的地位,但人們卻忘記了一點,公主同時就會有與其高貴地位匹配的應盡的責任和義務。人們很清楚君王無私事,君王的婚姻叫國婚,不屬於個人的幸福,不能論及男女私情,其實公主也是如此──那就是為百姓貢獻自己的心力,為國家和百姓的安寧隨時準備付出自己的所有。這是身為公主的本分,其婚姻必然不能考慮私情,注定是公事,是國家大事。公主的婚姻,也同樣不屬於個人,必定要為國家的穩定安寧而付出,換句話說,只要生為公主或被封為公主,就不可能為自己活著,因為公主是國家的公主,百姓的公主,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國家,婚姻大事自然不可能將男女私情放在首位,這是公主必然的命運。
  • 人們都知道公主受百姓愛戴,擁有高貴的地位,但人們卻忘記了一點,公主同時就會有與其高貴地位匹配的應盡的責任和義務。人們很清楚君王無私事,君王的婚姻叫國婚,不屬於個人的幸福,不能論及男女私情,其實公主也是如此──那就是為百姓貢獻自己的心力,為國家和百姓的安寧隨時準備付出自己的所有。這是身為公主的本分,其婚姻必然不能考慮私情,注定是公事,是國家大事,公主的婚姻,也同樣不屬於個人,必定要為國家的穩定安寧而付出,換句話說,只要生為公主或被封為公主,就不可能為自己活著,因為公主是國家的公主,百姓的公主,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國家,婚姻大事自然不可能將男女私情放在首位,這是公主必然的命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