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批示咋作廢了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近醜聞不斷(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近醜聞不斷(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氣: 18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5日訊】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舉報周強幹預「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審理並指使人偷卷宗問題,以王林清在央視「被認罪」暫告一段落。但是,這個連續劇還沒結束。為什麼?

從王林清通過崔永元等曝光的情況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幹預「陝西千億礦權案」審理共有三部曲:一是責成法官「發回重審」;二是責成法官判「雙方合同無效」;三是在這兩部曲都沒奏效的情況下,指使人偷卷宗,銷毀他干預此案審理的證據。

但是,讀者可能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情節:此案2017年12月的終審結果是,最高法院判凱奇萊勝訴,雙方合同有效,應繼續執行。也就是說,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一次又一次干預此案的審理,最終都失敗了。周強可是中共最高法院的最高領導,首席大法官,副國級高官啊,怎麼周強的批示最後都沒起作用呢?

「陝西千億礦權案」,原本是凱奇萊公司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以下簡稱「西勘院」)之間的民事合同糾紛案。因為涉及到巨大利益,從陝西省委省政府到最高法院到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都有人捲入這場糾紛,兩個小人物的「打架」變成了一場眾多高官加入的「群毆」,由此上演了一出將中共「依法治國」的底褲徹底扒光的大鬧劇。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第一集

2003年8月25日,凱奇萊和西勘院簽訂合同,凱奇萊出資1,200萬元,西勘院負責對橫山縣波羅井田的煤炭資源進行勘探;該勘查區無論升值、聯合開發,還是礦權轉讓,所產生利益凱奇萊得80%,西勘院得20%。經探查,發現這塊不毛之地下面竟是一個儲量近20億噸的大煤田。當時,市場估值高達3800億元!許多人立即眼紅並開始搶這塊肥肉。2006年4月,西勘院背著凱奇萊與美女港商劉娟又簽訂了一份勘查合同。凱奇萊不幹了,2006年5月16日,將西勘院告上法庭。2006年10月19日,陝西省高級法院一審判決:凱奇萊勝訴,雙方合同有效,應繼續履行。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第二集

西勘院不服,2006年11月7日,上訴至最高法院。2008年5月4日,陝西省政府向最高法院發出一份《關於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探礦權糾紛情況的報告》,請求最高法院推翻陝西省高院一審判決,並稱「執行一審判決將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2009年11月,最高法院裁定發回重審。2011年3月30日,陝西省高級法院推翻一審判決,判雙方合同無效。據趙發琦講,美女港商劉娟背後有一個重要人物——陝西省副省長、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趙永正。趙永正為了將上述那塊大肥肉送給美女,運用各種手段,迫使陝西省高級法院判凱奇萊敗訴。與美女有關係的陝西省高官還有:時任陝西省長陳德銘,繼任省長袁純清,副省長洪峰,勞動部部長鄭斯林(原陝西省副省長)等。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第三集

凱奇萊不服,2011年4月29日,將西勘院告到最高法院。2014年4月24日,美女以21億元將「陝西千億礦權」倒賣給香港秦皇集團。合同約定,香港秦皇集團公司全權負責處理凱奇萊與西勘院在最高法院的訴訟事宜。據趙發琦講,香港秦皇集團董事長馬茂根,有深厚的官方背景,傳聞是某家族的「生意代理人」。以防止「國有資產嚴重流失」的名義致函最高法院干預司法的陝西省委省政府高官,對美女「空手套白狼」套得21億元全都裝聾作啞!

此後,出現了本文開頭所說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幹預此案審理的三部曲:2016年5月,周強不顧《民事訴訟法》關於二審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的規定,通過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杜萬華,強令合議庭將案件第二次發回重審。承辦法官王清林反對無效。就在王林清硬著頭皮寫發回重審裁定書的時候,杜萬華又突然指令暫緩發回,要求直接改判雙方解除合同,並明確表示這是周強院長的意思。王林清再次反對無效。2016年11月底,正當王林清準備撰寫該案判決書時,存放在王林清辦公室的二審正副卷宗離奇丟失。

又過了一年,2017年12月21日,「陝西千億礦權案」居然出現許多人意想不到的結果,最高法院終審裁定:凱奇萊勝訴,雙方合同有效,應繼續履行。

「陝西千億礦權案」第四集

最高法院的終審裁定,否定了陝西省高級法院的重審判決,否定了周強對此案審理的干預意見。這起官司打了12年,陝西省委省政府一批省(部)級高官,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副院長奚曉明等,聯合起來阻擊凱奇萊。凱奇萊的老闆趙發琦,說到底只是一個小老百姓。這麼多高官合起來跟趙發琦斗,居然沒有鬥過趙發琦!

為什麼?只能有兩個解釋:第一,趙發琦的證據過硬。2018年3月,趙發琦曾對《南方人物週刊》記者說:「這麼多年來,我蒐集的證據有三四十箱。其他類似我這樣的案子,只要能找出我這麼完整的、無縫對接的證據,我給100萬。這個承諾從現在起,三年有效。」第二,有比周強更大的官干預了這個終審裁定,這個人應該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級別的正國級高官。

不過,無論是陝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官,還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都不甘心他們的失敗。在此案終審裁定出來後,又千方百計阻撓其執行。至今這個終審裁定執行不了。舉報周強指使人偷卷宗的王林清法官,被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認定為偷卷宗的人,並被逼上央視認罪。

2月22日,中央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發布調查報告。其中,認定王林清偷卷宗,純屬胡說八道。但是,這個調查報告寫道:「最高法院終審判決將案涉合同性質認定為合作勘查合同並認定合同有效是正確的」。這等於說,從陝西省委省政府到最高法院,所有干預這起案件審判的人包括周強在內全都是錯的。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好戲還在後頭

如果當初趙發琦投巨資跟西勘院合作探查沒有發現價值千億的大煤田,可能沒有任何一位中共高官會捲入這場官司。正是趙發琦完全靠運氣發現這個聚寶盆之後,這些中共高官們才一擁而上,紛紛以「保護國有資產」這個冠冕堂皇的名義,搶奪這塊肥肉。

據凱奇萊法人代表趙發琦講,2006年陝西省高法第一次判決,因為還沒有受到陝西省委省政府的權力干擾,判決還算公正。從此之後,西勘院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發回重審,陝西省高法重審,凱奇萊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終審。前後12年,整個案子一直受到權、錢、色的嚴重干擾,黑幕重重,醜聞不斷。

由「陝西千億礦權案」,我聯想到「陝西秦嶺違建別墅拆除案」。這個案子,習近平5年6次批示,前5次批示,陝西省委省政府一直陽奉陰違,糊弄了事。直到習近平第6次批示,直接威脅到陝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烏紗帽之後,他們才動了真格。「陝西千億礦權案」與「陝西秦嶺違建別墅拆除案」時間上基本重疊。涉及這兩大案的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已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隨著趙正永案的深入,美女劉娟背後的高官,香港秦皇集團背後的高官,以及上文提到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級別的高官的最後較量將上演。

原中共軍事學院出版社長、體制內學者辛子陵稱,「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能保住周強的院長桂冠,有了氣候也能給周永康翻案。不把貪腐權貴集團徹底打垮,徹底清除,老虎黨一旦奪權成功,王岐山就要上電視台認罪。」在我看來,如果「老虎黨」奪權成功,可不僅僅是王歧山上電視台認罪的問題,而是習近平性命堪憂的問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3-05 1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