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碳稅收上來的錢花在哪裏?

A man poses with a gasoline pump at a Budapest petrol station January 19, 2011. Gasoline prices just hit a new record high in the central European country. REUTERS/Bernadett Szabo (HUNGARY – Tags: TRANSPORT ENERGY BUSINESS)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7日訊】(記者平山編譯報導)從2017年1月1日開始到今年3月為止,阿爾伯塔省在兩年多的時間裏已徵收碳稅和原有的碳排放費35億加元。這筆錢花在何處?媒體獲得的數據顯示,省政府從這筆收入支出超過20億加元,將這筆資金分配給十幾個省廳部門和至少55個計劃或獨立項目,資助了300個社區項目和2,000個小型綠色項目。但這些項目效果譭譽參半,最大的問題人們看不到繳納碳稅與這些項目效果之間的聯繫。甚至有承擔綠色項目的公司認為徵收碳稅是一種「恥辱」。

徵收碳稅以來,每個阿爾伯塔人在去加油站和支付取暖賬單的時候都知道他們繳納了碳稅。新民主黨在推出碳稅計劃時曾承諾,新稅的每一分錢將用於退稅或為數百萬阿爾伯塔人服務的綠色項目上,並且對用碳稅資助的大型項目進行高調宣傳,但對這筆稅收支出的詳細而全面的信息卻鮮有提及。

在媒體Postmedia推動下,省環境廳於在今年2月中旬發布了與碳稅相關的詳細支出信息。信息顯示,從2017年1月1日到今年3月,全省碳稅收入近35億加元,支出超過20億。這20多億資金分配給十幾個省廳部門和至少55個計劃(program)或獨立項目(project)。

數據顯示,阿卡迪亞(Acadia)到北部居民點扎馬市(Zama City),全省共有300多個社區的地方政府,企業和個人得到碳稅資金的支持。幾乎涉及阿爾伯塔省每個人的一筆支出是4.5億加元個人碳稅退稅。與此類似的一筆支出是2.2億加元小企業碳稅減免。支出最高的單個項目包括3.35億加元卡爾加里C-Train 輕軌綠線擴建和近2.3億加元埃德蒙頓輕軌線建設。碳稅收入還資助了2,000個項目,這些項目大部分在農村地區,都是小型綠色項目,例如城鎮建築能源審計,體育館燈光改造,幫助農民提高能源效率,升級老年人住宅,以及與原住民合作制定社區能源計劃等。

倍受爭議的稅收

2015年省議會換屆選舉,阿爾伯塔選民出於對連曝腐敗醜聞的執政黨的憤怒,將連續執政43年的保守黨趕下台,新民主黨意外成為執政黨。作為一個以保護環境和弱勢群體為標誌的左翼政黨,新民主黨匆忙推出了碳稅計劃。聯合保守黨領導人傑森‧肯尼甚至指責碳稅涉嫌違法,因為新民主黨在競選綱領中沒有提到這個在阿爾伯塔歷史上增稅幅度最大的稅項。可以說碳稅計劃是個早產兒,先天不足。

碳稅一直是阿爾伯塔省的敏感政治話題,從2015年11月新民主黨公布碳稅計劃以來爭議不斷,經常成為媒體的熱點。目前省選臨近,碳稅再次成為白熱化的政治話題,也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幾週或幾個月後,如果新民主黨勝選,碳稅將繼續存在。如果聯合保守黨上台,碳稅很可能壽終正寢。

對於新民主黨來說,碳稅仍然是一座必須捍衛的巔峰。自2015年公布徵收碳稅以來,省政府稱讚它是應對氣候變化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環境廳長香農‧菲利普斯(Shannon Phillips)堅持認為徵收碳稅是有效的,阿爾伯塔省需要成為負責任的環境管理者。

但官方反對黨的意見與2015年時毫無變化。當時的反對黨(野玫瑰黨)領袖布萊恩‧讓(Brian Jean)經常在議會要求新民主黨用斧頭「砍掉」這項稅收。現在的反對黨(聯合保守黨)領導人傑森‧肯尼稱碳稅是「工作殺手」,承諾如果他當選省長,將拋棄碳稅。並且表示這將是聯合保守黨省政府通過的第一個立法。

兩個典型農村項目

儘管存在嚴重黨派政治分歧,數百個社區依然想從碳稅中分一杯羹,使過時的設施更加節能。社區官員表示,他們申請的項目,即是對保護環境政策的一種認可,也具有經濟意義。

巴爾黑德鎮(Barrhead)位於埃德蒙頓以北120公里處,小鎮水上中心房頂上的新太陽能電池板在厚厚的積雪下冬眠,儘管二月中旬不乏陽光燦爛的日子,但這些太陽能電池生產的電力微乎其微。

水上中心維護經理邁克‧布萊恩特(Mike Bryant)說,為了清除房頂太陽能電池板上的積雪,他曾崴了腳,太陽能電池板之間僅有幾英吋的空間,無法立足。

四個月前,這些太陽能電池板產生的電力足夠用來運行風扇,並且還有富裕反饋到電網。從2018年5月到10月,巴爾黑德鎮的電費賬單降低了7,481加元。但是,節省下來的電費,需要7到12年時間才能收回太陽能電池板成本。

水上中心大廳的屏幕上顯示著太陽能電池板生產的電力千瓦數,降低的排放量,和折合現金。到目前為止,累計減少排放65.8噸,相當於一輛汽車行駛439,000公里的排放量。

另一個用碳稅資助的典型項目在位於埃德蒙頓西北約140公里處的邁爾索普鎮(Mayerthorpe),該鎮用碳稅基金對鎮上的展覽中心進行能源審計。

該審計建立在過去十年一系列綠色改進的基礎上,包括按需供熱的熱水器,照明升級,節能爐,以及鎮政府大廳的熱水箱。

鎮首席行政官凱倫‧聖‧馬丁(Karen St. Martin)說:「這是為了減少我們留在大自然的足跡,減少能源消耗,實施在較長時間內只需要少量操作維護的技術。」“節省費用的效果並不那麼直接。但你必須從長遠來看這個問題。」

碳稅與普通人脫節

巴爾黑德鎮和邁爾索普鎮只是全省利用碳稅資金資助的數百個社區項目中的兩個。項目儘管建成了,但並不是每個人把加油時每升額外支付的6.73加分與他們游泳時水上中心所產生的綠色能量聯繫起來。碳稅的堅定支持者環境智庫學者也認為省政府沒有把兩者的聯繫建立起來。

彭比納研究所(Pembina Institute)清潔經濟研究室主任朱莉婭-瑪麗亞‧貝克爾(Julia-Maria Becker)說,碳稅與普通人脫節,「這是一個問題,人們看不到碳稅對他們有甚麼好處。為甚麼還要繼續支持呢?」
貝克爾認為脫節是由幾個主要原因造成的。首先,退稅支票來自聯邦政府,並沒有包含與碳稅掛鉤的任何內容。貝克爾說打造「碳稅 – 為你工作」這樣的品牌也許會有幫助。

其次就是缺乏溝通。貝克爾說:「(政府)忙著做事,沒有時間談論事情。所以人們沒有將兩著聯繫起來,因為沒有人向他們解釋,沒有人與他們談它。那他們怎麼會知道?」

在邁爾索普鎮,聖‧馬丁避談碳稅的政治性質。但是對該鎮進行能源審計的私營公司沒有迴避這個問題,這傢俬營公司在向鎮政府提交的報告中說,加拿大的碳稅是一個「恥辱」。

這種恥辱感與阿爾伯塔人反稅收的直覺和兩者脫節直接相關。許多人根本沒有看到當地溜冰場新安裝的節能燈與每年額外繳納的200加元左右的碳稅和家庭供暖費用增加之間的聯繫。

卡爾斯頓鎮(Cardston)距蒙大拿州邊境僅一箭之遙。該鎮首席行政官傑夫‧肖(Jeff Shaw)說:「我不認為在公眾心中存在這種相關性。」卡爾斯頓鎮從綠色基金中獲得了近70萬加元。得了那麼多好處,當地人喜歡碳稅嗎?肖說不喜歡。「當人們拿到水電費賬單時,他們不喜歡。當他們去加油站時,他們不喜歡。我不知道任何人喜歡碳稅,這看上去違反直覺。」

在巴爾黑德鎮這種鴻溝也很明顯。鎮公園和娛樂總監沙龍‧濤特(ShallonToute)說:「我認為很多納稅人根本沒有看到這種聯繫。它就在那裏,絕對存在,但很多人都沒有想到它。」

水上中心維護經理布萊恩特表示,2017年9月網上調查顯示,大多數當地人甚至都不知道太陽能電池板,但他們對鎮政府綠色傾斜做法表示讚賞。布萊恩特說這個項目,以及公園和公共建築換LED燈,安裝額外的回收箱等,都是對綠色社區的推動。布萊恩特說:「人們評論的是,我們在試圖把腳邁向前方,他們很高興我們這樣做。」“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果我們鎮政府不做,難道期望鎮上的居民個人做嗎?」#
責任編輯:Fran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