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來自於《詩經》對同窗的冀望
作者:朝暉

北宋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上半部分為北宋汴梁的大學,左邊為演武場。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台北故宮博物院典藏。(公有領域)

  人氣: 1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中國古代,周朝將國都的學校稱為大學,地方學校稱為庠序[1];從漢代之後,朝廷在三級的行政轄區內都辦有學校,分別稱為國學、州學、縣學。過去的孩子在學校讀書,要學習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

其中禮、樂最為重要;「禮」主要是指「六禮[2]」,它是人們在不同場合所應該遵循的行為準則。「樂」主要分為音樂(樂器、樂理)、樂德、樂語、樂舞[3];古代的讀書人,如果禮樂沒學好,他無法走入主流社會中;即使是在鄉下,也有很多需要待人接物的場合,鄉村還有公共的祭祀活動。總之,完全不懂禮樂,很難在古代的社會中生活,除非遁入深山老林。

古代的學校,當然有喜愛學習,勤勉的學生;也有好玩樂的孩子,不喜愛學習,貪玩及逃學。那麼,精勤的學生對貪玩逃學的同窗是怎麼看的呢?

詩經.鄭風.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一章)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二章)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三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大意:青色的衣裳,是學子的校服。能穿著青色的校服,端坐在學堂中學習禮樂,我心悠然而神往。(跟我關係好的那位同窗今天又沒有來學堂)即使我沒有找你一起來上學,你怎麼能不來學習音樂呢?(言外之意:能穿上青色的校服,能學習聖人留下來的禮樂詩書,這得多大的福分啊!你怎麼能不來學習呢?)

第一章釋義:中國古代的學堂,從周朝到清朝,學生的校服款式,不同朝代會有所變化,但校服的顏色一直沒有變,都是青色。而且還有具體的規定,《禮記.深衣》:「具父母,衣純以青。如孤子,衣純以素。」孤子是指父親已經去世的孩子[4],在學堂中穿未染色的布衣(一般是白色的,但有些葛布衣原色偏灰色)。「子衿」中的「子」是指「學子」。第二個「子」才是「你」。「衿」這個字雖然是指衣領,但不能將其理解為古代的校服只有衣領是青色的。用「衿」字是為了押韻,因為用「衣」、「裳」、「服」都不押韻。

「嗣」讀音「四」,《毛傳》:「嗣,習也。古者教以詩樂,誦之歌之,弦之舞之。」唐朝的經學家孔穎達疏曰:「縱使我不往彼見子,子寧得不來學習音樂乎?責其廢業去學也。」周朝時期的讀書人,都要掌握常用樂器的演奏方法,祭祀及重大典禮的音樂都由國子學的學生及朝廷官員演奏,以上達天聽。樂器也是溝通神明的法器,因此都被慎重對待,《周禮》對樂器的放置方法都有嚴格的規定[5]。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大意:青色的玉珮絲帶,是學子專用的組綬。能帶著這樣的玉珮,端坐在學堂中學習禮樂,我心悠然而遐思。(跟我關係好的那位同窗今天又沒有來學堂)即使我沒有找你一起來上學,你怎麼能不來學堂呢?

第二章釋義:古代的讀書人及朝廷官員在公開場合都要戴玉珮,走路要根據玉珮聲而行,有一定的規矩,玉珮相互撞擊的清脆之聲還有利於去除人思想中的雜念[6];這是儒家法門修煉者去除思想中雜念的一種方法。不同級別的官員戴不同的玉珮及用不同顏色的絲帶(組綬)[7]。

唐詩中有很多關於玉珮的描寫,詩句很優美,比如王維:「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向鳳池頭。(〈和賈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賈至:「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早朝大明宮呈兩省僚友〉)」這兩聯都是說退朝後官員們依玉珮之聲有序地走向中書省處理公事。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大意:你現在貪玩而放縱自己,不上學堂,以登高到城闕上遊玩看熱鬧為樂。你難道不清楚,一天不學禮樂,就如三個月不學一樣的啊!

第三章釋義:「挑達」是一個固定詞組,它的意思是「行為輕薄及放縱自己」[8]。將一個固定詞組用語氣助詞隔開,是為了加強語氣,有時語氣助詞還起到押韻的作用;這種寫作技巧在《詩經》中特別常見,如〈綠衣〉:「綠兮衣兮」、「絺兮綌兮」;〈燕燕〉:「頡之頏之」;〈日月〉:「父兮母兮」;〈邶風.柏舟〉:「以敖以遊」等等。

「在城闕兮」孔穎達疏曰:「登高見於城闕,以候望為樂。」(《毛詩正義》)

「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孔穎達疏曰:「一日不見此禮樂,則如三月不見兮,何為廢學而遊觀?」(《毛詩正義》)

《毛詩正義》原文參照(圖片由朝暉提供)

結語:在中國古代,真正的讀書人也是一個在儒家法門中修煉的人;能被上天安排成為讀書人,走「修、齊、治、平」之路,也須要很大的福分,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這首詩是一位精勤的學生對貪玩逃課同窗的勸告和冀望,因為他真正明白了學習禮樂的重要。對於過去的讀書人來說,「禮樂」就是他們必須遵循的「法」或「法理」。一個人從小就修習正道之理,他將來長大了做事行為也會是正的。

註釋:

1、庠序:古代的地方學校。後亦泛稱學校。《孟子.梁惠王上》:「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弟之義。」《漢書.董仲舒傳》:「立大學以教於國,設庠序以化於邑。」

2、六禮:《禮記.王制》:「脩六禮以節民性。六禮:冠、昏、喪、祭、鄉、相見。」

3、樂舞:《周禮.春官.大司樂》:「以樂德教國子,中、和、祗、庸、孝、友;以樂語教國子,興、道、諷、誦、言、語;以樂舞教國子,舞雲門、大卷、大咸、大磬、大夏、大濩、大武。」大意:用樂德教育國子使其具備中正、和順、恭敬、勤勉、孝順、友愛兄弟的德行;用樂語教國子使其掌握比喻、稱引古語、背誦詩文、吟詠詩文、提起話頭、應答敘述的語言技巧;用樂舞教國子學會《雲門》、《大卷》、《大咸》、《大磬》、《大夏》、《大濩》、《大武》等舞蹈。

4、孤子:《禮記.深衣》:「如孤子,衣純以素。」東漢經學家鄭玄註:「三十以下無父稱孤。」

5、《周禮.春官.小胥》:「正樂縣之位:王宮縣,諸侯軒縣,卿大夫判縣,士特縣。」鄭玄注引鄭司農云:「宮縣,四面縣,軒縣去其一面,判縣又去其一面,特縣又去其一面。四面像宮室,四面有牆,故謂之宮縣。」文中的「縣」是「懸(懸掛)」的通假字。

6、《禮記.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宮羽。趨以《採齊》,行以《肆夏》,周還中規,折還中矩,進則揖之,退則揚之,然後玉鏘鳴也。故君子在車,則聞鸞和之聲,行則鳴佩玉,是以非辟之心,無自入也。」大意:古代的君子,身上一定要佩玉。右邊佩玉的鏗鏘鳴聲應合於五聲中的徵音或角音,左邊佩玉的鏗鏘鳴聲應合於五聲中的宮音或羽音。趨走(小步疾行)時的節拍應與《採齊》樂曲相應;正常行走時的節拍應與《肆夏》樂曲相應。向後轉時,走的路線應是圓形;能右拐彎時,走的路線應呈直角。前進的時候身體應略向前俯,倒退的時候身體應略向後仰。如此這般地行走,才能使佩玉發出鏗鏘的鳴聲。正因為君子在乘車時能夠聽到鸞和的鈴聲,在步行時又能夠聽到佩玉的鳴聲,所以一切邪僻的念頭也就無從進入君子的心靈了。

7、《禮記.玉藻》:「君子無故,玉不去身,君子於玉比德焉。天子佩白玉而玄組綬,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組綬,大夫佩水蒼玉而純組綬,世子佩瑜玉而綦組綬,士佩瓀玟而縕組綬。」大意:君子如果沒有特殊原因,玉不離身,因為君子是以玉來比照德行的。天子佩白玉,用玄色的絲帶;諸侯佩山玄色的玉,用朱紅色的絲帶;大夫佩水蒼色的玉,用素色的絲帶;太子佩美玉,用雜色的絲帶;士佩瓀玫玉,用赤黃色的絲帶。

8、挑達:「挑」讀音「刀」(根據《康熙字典》注音及《平水韻.豪韻》)。《太平御覽》卷四八九引《詩》作「挑兮撻兮」。一說輕薄放恣貌。朱熹《詩經集傳》:「挑,輕儇跳躍之貌。達,放恣也。」晉朝干寶 《搜神記》卷五:「蔣子文者,廣陵人也,嗜酒好色,挑撻無度。」明朝唐順之《〈福建鄉試錄〉後序》:「及周之衰,則溱洧之郊密邇王畿,且學校墮壞,士人挑達而缺於禮。」《醒世姻緣傳》第六二回:「卻說那狄希陳的為人,也刁鑽古怪的異樣,頑皮挑達的倍常。」@*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翻開《詩經》,有一片美麗的星空。人們耳熟能詳的北斗星、啟明星、大火星、織女星、牽牛星等等,都能在《詩經》中找到蹤影。
  • 諸侯會盟以《詩》答賦是禮節,這些詩也像早期的外交辭令,賦詩言志,說話得體,無傷大雅,委婉地表達不宜直說的話。
  • 戰國時期,《詩經》是貴族子弟必修的指定教材,也是當時外交官的囊中讀物。臣子出使他國,吟誦《詩經》詩句,讚美或者規勸他國臣子,既能直舒心意,又能保持外交風範。
  • 三千年前桃花春 灼灼其華喻佳人 宜家宜室坤儀臻 人心尚古時風醇
  • 此詩描述著大姬優美的舞姿,開頭寫道:「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兩個「兮」字代表著對她優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師專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諷了幽公之玩樂無度,將樂舞作為享樂的工具,不知災禍時將至。也體現了觀眾對舞師心中的崇敬,雖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 樂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課,專業跳舞之人在社會上有著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認為是一個人是否成熟,是否達到任官標準的依據。
  • 這兩句大意:在個人修養中要始終把自己當作荑稗那樣,保持謙卑的品德。這樣修煉出來的道德品質才會與眾不同。
  • 〈北風〉這首講的是西周末年,也就是周幽王二年(公元前780年夏曆十月),西周朝廷的大史(讀「太史」)及一些官員棄官逃離王都鎬京的事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