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聯邦碳稅生效 燃料漲價 福特省長反對

汽油每升將漲4.4分,柴油漲6.4分,天然氣每立方漲3.9分

2018年10月5日,福特在反對碳稅集會上向支持者講話。(加通社)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4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綜合報導)從4月1日開始,聯邦碳稅生效,包括安省在內的受影響省份,將看到燃料價上漲,而且今後幾年還會繼續上漲。

這週一開始,聯邦政府對石化燃料徵收碳稅,今年先按每噸溫室氣體排放量收費20加元。這意味著,汽油每升成本增加4.4分;柴油增6.4分;輕質燃料油(家庭取暖燃料)增5.4分;天然氣每立方米增3.9分;丙烷每升增3.1分。

根據自由黨政府的計劃,聯邦碳稅每噸每年增加10元,直到2022年4月增加到每噸50元。按這增加計劃,汽油價每升將累計漲11.1分。

按一直跟蹤油價的680 NEWS消息,在石油價格不變的前提下,大多倫多地區4月1日的汽油價沒變,但是,在4月3日前會看到每升漲價4.7分。

4省抵制聯邦碳稅

週一生效的聯邦碳稅只對安省、曼尼托巴省、新不倫瑞克省和薩斯喀徹溫省有影響,因為這4個省不接受使用碳稅的做法。他們認為,碳稅對經濟和民生的影響太大,保護環境應該有更合適的辦法。

安省環境、保護及公園廳長菲利普斯(Rod Phillips)週一說:「我們知道,碳稅會增加安省每位駕車人士的成本。」

他說,這將使安省人的生活更艱難。「我們有一個切實可行的計劃,在沒有碳稅的情況下保護我們的環境。因此,聯邦政府沒有理由給我們的司機和經濟增加這種負擔。」

安省政府已經在法院對聯邦碳稅提出憲法挑戰,安省法院計劃在4月份對此展開聆訊。在薩斯喀徹溫省,當地的省級法院已經完成了類似的聆訊,預計很快就會作出判決。

新不倫瑞克省政府強調,碳稅對該省龐大的農村人口來說,是一種懲罰,因為他們沒有公共交通的選擇,只能自己開車。

菲利普斯週一在多倫多的一個新聞會上說,省府「將使用我們掌握的所有工具去挑戰」聯邦的碳稅。

影響程度未明

這項碳稅能否通過憲法挑戰還不知道,碳稅本身的影響範圍及程度也不清楚,企業將如何獲得碳稅回扣還沒有細節。

據加通社報導,薩斯喀徹溫省農業生產者協會主席劉易斯(Todd Lewis)表示,雖然農業燃料免徵碳稅,但運送糧食和種子的商業卡車和火車需要繳納碳稅。「當我們搬運商品時,將會增加成本。」

劉易斯說,農民沒法轉嫁這些增加的成本。「如果你是雜貨店或乾洗店,成本上升後,你可以將之轉嫁給消費者。但我們參與的是世界市場。」

對於中小企業面臨的相關成本增加,聯邦政府尚未透露有關的退稅政策。

聯邦用退稅安慰消費者

碳稅帶來的成本增加影響廣泛,涉及每一個人,按安省政府的估算,對於一個典型家庭來說,碳稅在2019年帶來的成本增加是258元,2022年增加幅度達到648元。

聯邦自由黨政府的承諾是,將收集到的碳稅全部歸還給繳稅省份的人。對於一個平均家庭(2.6個人)來說,安省每家庭每年可獲得300元退稅;新不倫瑞克省是248元;曼尼托巴省是336元;薩斯喀徹溫省是598元。

據CBC報導的數據,對安省來說,2019年一個平均家庭支付碳稅244元,退稅300元;2020年支付碳稅357元,退稅439元;2021年支付碳稅463元,退稅571元;2022年支付碳稅564元,退稅697元。

不過,雖然政府稱碳稅對於政府來說是不賺不虧,但是,一名政府官員在對媒體做相關的技術簡報時承認,大約30%的加拿大人每年繳納的碳稅將高於他們可以獲得的退稅。

這名官員表示,這些退稅額不足以抵消納稅額的人,很可能是比較富裕的加拿大人,他們需要給更大的房屋供暖,他們開的汽車可能更大型。其他70%的加拿大人,獲得的退稅不會少於他們繳納的碳稅。

安省另有減排計劃

2015年,加拿大在巴黎氣候協議會議上簽署了雄心勃勃的減排目標。現在,自由黨政府認為,全國性的排放收費是實現該目標的最佳方式。

這協議目標是:到2020年,總排放比2005年的水平低17%;到2030年,總排放比2005年低30%。

聯邦政府預計,到2022年,按排放收費的辦法將減少5,000萬噸至6,000萬噸的碳排放。不過,政府也承認,單靠碳稅計劃,還不足以達到巴黎氣候協議的減排目標。

安省保守黨去年贏得大選,並於去年11月底推出了另一種減排計劃。一個主要的做法,是建立安省碳信託基金,由政府在4年內出資4億加元,與私營部門合作開發清潔能源技術,以減少污染排放。

該信託基金包括5,000萬元的「反向拍賣」,這將允許企業提交減排項目的方案,以及根據最低成本的溫室氣體減排方案,評估並批准政府合同。

省政府期望,其幫助企業減少碳排放的投資,將吸引超過10億元的私人投資,用於開發減少碳排放的技術及項目。

安省環境廳長菲利普斯當時稱,這是一個同時考慮健康環境和健康經濟的計劃。

省政府將對安省範圍內的氣候變化影響進行評估,以確定它如何影響企業、家庭和社區,以便找到進一步的解決方案;還將諮詢利益相關者,為大型碳排放者制定標準。

顯然,碳稅是一種相對簡單,但影響面很廣的政策。安省省長福特一直認為,碳稅對經濟來說風險很大。他週一對媒體說:「我們承擔不起碳稅衰退的風險,因為事實很明確:你可以支持碳稅,或者支持就業,但你不能兩者同時兼顧。」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