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仰岳:每個人都是收信者 《求救信》觀後感

【大紀元2019年04月11日訊】 在影院裡觀看紀錄片《求救信》的時候,可以聽到許多觀眾在低聲哭泣;而看完電影走出戲院,並沒有一般電影那樣的輕鬆,沉浸在故事中的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心中不斷想著:我可以做些什麼?!

這不僅是令人落淚的影片,也記錄了一位勇者的生命歷程。同時,這部紀錄片跳出逃脫同類電影容易陷入的沉悶劇,除了融入富有藝術感染力的動畫,在過程中也有著動人的溫情元素:影片有許多篇幅展現了孫毅與妻子間的深情。

孫毅2008年再一次被抓捕、關入馬三家勞教所後,孫的妻子一如既往地中共當局的壓力下艱難維持著正常生活,盼望著與丈夫重聚的一天。然而,她不是法輪功修煉者,卻也被警察抓起來送進洗腦班,警察甚至連她的弟弟也沒有放過……

有一日,她寫了一封信給孫毅,信中提及了她將要去法院辦理離婚。孫毅承受著酷刑、奴工等嚴重身心迫害,卻將信帶在身邊把它當成情書來讀,甚至拿透明膠保護起來。

酷刑組合——四防與長期單獨嚴管、死人床與上開口器。(孫毅繪)

三年過去,當孫毅被釋放後二人重聚,因為持續不斷的迫害,孫毅有家不能回,依然流離失所。他想補償對妻子的歉疚,找機會帶著她去看電影、逛公園,甚至去補拍了結婚證件照準備復婚。「沒過幾年安省日子」的這對患難夫妻,彷彿回到了20年前的初戀時光。

然而在中共治下,這樣的天倫之樂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卻是一種奢侈。觀眾還不會想到,等待孫毅和妻子的,會是天人相隔的永訣……

本片還採訪到了兩位在馬三家勞教所看管過孫毅的人員。其中一人說,他在管教人員任內見過無數犯人,但是孫毅是他見識過的「最剛的爺們」,承受如此的酷刑,卻沒有叫過一聲,而且對他們沒有任何怨恨。

紀錄片《求救信》在溫哥華加映。圖為主人公孫毅。(劇組提供)
紀錄片《求救信》主人公孫毅。(劇組提供)

孫毅探望他們時,彼此居然能像老朋友一樣閒話家常,最後真摯地擁抱拍下照片,採訪當中,那位管教人員潸然淚下,觀眾也不禁濕了眼眶——這份特殊的友誼是如此淳樸,堪稱世間稀有,背後是法輪功修煉者大善大忍的胸懷。

離開勞教所的孫毅並沒有安逸下來,堅持正信的他克服一切困難,繼續向社會民眾講真相。期間他不斷遭跟蹤、監視,居無定所,家人也受到無數次的騷擾,這部紀錄片就是孫毅在這期間排除萬難拍攝的。

2016年12月,在最後一次遭非法綁架、取保候審回家後,為了不讓家人因他所累,孫毅決定逃出中國前往印尼。2017年3月3日,孫毅與求救信的「收信者」——凱斯(Julie Keith)女士終於在印尼見面。

作爲兩個孩子媽媽的凱斯,從幾年前在K-Mart買到的萬聖節裝飾品中發現了孫毅的求救信,這是影片的另一條線索。

《求救信》劇照。(Flying Cloud Productions提供)

在臉書公布這封求救信時,凱斯招來了很多網友的批評,網友認為她的舉動會害到寄信者,這也一直讓她惴惴不安。見到孫毅後,這個疑慮消失了。孫毅感謝她的善念善行,而她的舉動確實在國際社會上掀起了波瀾,中共當局在壓力之下,於2014年廢除了邪惡的勞教制度。

二人閒話家常,像許久沒見面的好友,當凱斯和孫毅依依惜別時,她說:「你改變了我的人生。」

電影以歷盡磨難的主人公對著鏡頭錄製的一段話作結。之後觀衆通過字幕得知這樣的事實:孫毅於2017年10月1日晚上,在印尼巴厘島的醫院中離世,醫院說他死於腎衰竭。孫毅的家人和朋友幾經努力都沒能夠進行屍檢,有許多疑點表明,他被中共滲透在海外的特工殺害,印尼當局受到中共的壓力掩蓋著真相,正義仍未得到伸張……

孫毅在馬三家發出了二十多封求救信,被公諸於世的只此一封。而在中國大陸,有數以百萬計的孫毅被勞教、非法關押,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曾努力讓更多民衆知道這樣殘酷的真相。然而聽到真相的人中,像凱斯那樣挺身而出支持良知正義的人,究竟有多少呢?

孫毅2016年在瀋陽。(大紀元)

可以說,這部影片並沒有結束,21世紀最大的一場人權迫害在持續上演,勞教所解體了,迫害仍然以各種隱蔽的形式存在;孫毅死亡的真相還沒有大白於天下。

如同導演李雲翔所說的,「人們都在講『Never Again』(悲劇不要重演)。經歷了數百萬人用生命換來的教訓,今天的人們重新審視這個故事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有所感悟。與其輕易的說我不相信,倒不如說,如果這是事實存在,我應該做點什麼?」

的確,不只是凱斯,今天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封《求救信》的收信者。

責任編輯:朱穎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