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華為文革式管理 要員工自我批評

圖為2019年3月29日在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深圳總部展廳展出的監控設備。(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人氣: 42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洛杉磯時報》週四(4月11日)發表長篇報導,題為「站在華為背後的男人」(The man behind Huawei),再次透露華為的一些不為人知的內容——文革式管理、員工自我批評大會以及10%的末位淘汰制。

這是華為邀請國際媒體、進行更廣泛宣傳活動的一部分,但從媒體報導內容來看,似未達到預期宣傳效果——華為對外仍然是一個「謎」一般的企業。

《洛杉磯時報》(簡稱《洛時》)的報導說,在華為內部,創始人任正非被員工視為精神領袖,而不是白手起家的高管。他的思想經常發布在華為公司的內部網站上、供員工閱讀。他給人一種軍人形象,並將華為與華盛頓的麻煩比作戰爭。

「每當他走進一個房間,華為職員都會站起來鼓掌。」一名在深圳工作的英國籍華為員工對《洛時》說,他簽署了一份保密協議、不願透露姓名。

「職員對任正非說的每一個字都會記憶猶新。儘管任擔任主席、不再是一位活躍的首席執行官,但他仍是最後決定拍板的人。」他說。

華為進行文革式的自我批評大會

報導還透露華為的企業文化——「狼文化」,包含文化大革命式的自我批評大會以及激烈的淘汰機制。

《洛時》駐京記者蘇弈安(Alice Su)的推文透露,這篇文章採訪了8名現任和前任華為員工,假如把任正非計入,就是9名。這些員工分別覆蓋:俄羅斯、泰國、英國、美國、中國、澳大利亞等不同國籍。

一名不具名的深圳員工告訴《洛時》,她所在的整間辦公室會進行思想總結會議,讓員工們大聲念自己寫的自我批評文字、並要求聽取彼此的批評反饋。這讓她感到壓力很大,她的一名同事甚至當場哭出聲來。

此外,華為的「狼文化」還體現在激烈的淘汰機制。報導引述一名深圳的華為員工的話說,中國員工在定期績效評估中會被評為A、B、C或D四級。那些被評為A的人獲得的獎金會是被評為B的員工的兩倍,而連續兩年被評為C的人會被解聘。

她說,在華為至少有10%的員工會被評為C,所以這意味著每個人都要努力爭取更高的評級。

 

錢也一直是華為激勵員工努力工作的重要因素,「(獎金)是個令人震驚的數字」,一名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在曼谷為華為工作的一名泰國籍職員告訴《洛杉磯時報》。

另一名前雇員、在深圳總部工作一年的歐洲人也對《洛時》表示,華為的外籍員工就是因為錢才去的。

也有人表示,華為是用高薪堵住員工對艱苦工作環境的抱怨,因為華為的員工有時會被要求做三個人的工作。

亦有西方雇員表示,華為的高薪、特權管理層只能是中國人,外籍雇員抱怨他們不受中國上司的重視。

華為稱可簽署無間諜協議 專家表質疑

《洛時》報導說,對與華為開展業務的公司採訪揭示了一種普遍的看法,即中國(中共)政府已將情報人員安置在華為全球各地的辦事處,並且通常會對對話進行監控。

而這種擔憂在新一代無線技術通訊上被更進一步擴大。因為與硬件驅動的4G網絡不同,5G將嚴重依賴電信提供商提供的軟件。

除了間諜風險之外,華為的批評者還擔心,華為在歐洲等地的大規模全球布局可能會在衝突時期給予中國(中共)巨大的影響力。

面對外界的擔憂,任正非說,華為已經告訴歐盟,它願意簽署一份「無間諜」協議,承諾不會進行任何形式的非法情報收集,也不會在華為設備或軟件中嵌入任何類型的「後門」。

不過,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副總裁兼技術政策項目主任詹姆斯·劉易斯(James  Lewis)告訴《洛時》,使用華為推出的5G軟件更新和補丁將存在風險。

「(西方國家)也許會得到(華為關鍵時候的)一個更新,上面寫著『關掉(5G網絡的)一切。』」劉易斯舉例說,他曾擔任美國前國務院官員。

圖為2019年3月29日在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深圳總部展廳展出的監控設備屏幕。(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在中國 中共政府可以取代公司規則

為何西方不肯給華為信任?《洛時》報導說,因為「在中國,國家權力機構可以取代公司規則」。

雖然沒有一名華為員工告訴媒體,華為存在間諜或盜竊知識產權的情況,但一名曼谷的泰國員工對《洛時》記者表示,華為工程師可以輕鬆訪問客戶服務器,跟蹤人們的手機,並在需要時竊聽他們的互聯網通訊。

他也補充說,公司協議規定,任何未經授權、這樣做的人都會受到懲罰。

而在中國,政府更是可以取代公司規則。根據《洛時》記者的推文,有一名中國華為員工表示,無論公司試圖與黨國保持何種距離,中國的現實(以及《國家情報法》)賦予政府的權力,讓它可能使用任何它想要用的組織或個人。

「國家希望用到華為,它可以在它需要的時候用它。」深圳的一名華為員工說。「每個人都必須聽國家(中共)的話,每個人、每個公司和每個個體,你不可能避開。你也不能說,你不喜歡它。那就是中國。」

孟晚舟或為關鍵突破目標

報導還指出,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或是華府眼中的一個關鍵目標。

孟晚舟於去年12月1日在溫哥華國際機場被加拿大政府逮捕,美國已提交正式引渡申請。今年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及孟晚舟等被告提起兩件控告案,總共23項罪名。

在宣布對孟晚舟的起訴時,美國有三名內閣成員出席,包括當時的代理司法部部長、國土安全部部長以及商務部長,此外還有聯邦調查局局長。相比之下,兩年前,對墨西哥毒梟「矮子」華金·古茲曼·洛埃拉(Joaquin 「El Chapo」 Guzman)的起訴只有一名內閣成員出席。

「問題不在於華為,而在於中共政府」

《洛時》還提出了華為的其它問題,它的一些自我陳述難以被證實。

華為稱,任正非最初成功地與深圳其他五名投資者一起籌集資金,並創辦華為公司。華為最初從香港採購電話交換設備、轉賣給大陸。

華為給出的名單分別是:深圳三江電子有限公司經理梅中興(Mei Zhongxing)、深圳市發展規劃局局長張向陽(Zhang Xiangyang)、深圳石化公司會計師吳輝清(Wu Huiqing)、珠海通信設備製造有限公司經理沈鼎基(Shen Dingzing)和深圳國營中國旅行社貿易部經理陳金陽(Chen Jinyang)。

但《洛時》找不到華為口中的最初五名投資者。華為亦表示,無法幫媒體聯繫這五人;華為解釋說,有些人放棄了他們的股份、要求法院調解。

至於外界對華為謎一般「身世」的質疑,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劉易斯告訴《洛時》:「問題不在於華為,而在於中國(中共)政府。」

「這個國家有200萬人被關在勞教所。當它們對加拿大感到惱火時,它們拘留了兩名加拿大人、並重新審判了另一名加拿大人,還將他判處死刑。」他說。

這種不對等還體現在華為和中國(中共)政府經常呼籲西方政府給予華為「公平的市場准入」,允許華為在西方國家提供網絡設備;但另一方面,中國(中共)卻禁止許多外國科技公司全面參與中國經濟活動,其中包括臉書(Facebook)和谷歌。

「如果華為是一家巴西公司,沒有人會認為購買它的設備有風險。」劉易斯對《洛時》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4-13 6: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