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你手中的人民幣正在拖垮你的未來

有學者日前分析了中共實施外匯管制對百姓造成的傷害 。圖為示意照。 (AFP)

人氣: 295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2日訊】中共近幾年一直在進行外匯管制,但很少有民眾深入的思考中共此舉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大陸財經學者、作家孫驍驥日前撰文對此進行了分析。他認為,中國外匯流失比現在公布的數字要多,而且高層權貴正在利用自己的特權一直在向海外轉移財富,而民眾的未來正在被人民幣一點點拖垮。

以下是孫驍驥《你手中的人民幣正在拖垮你的未來》一文。

一個北京的朋友最近向我抱怨,說他後悔沒有早點把手裡的人民幣換成美元。

之前,他好不容易在折價的情況下賣出了國內的房子,準備把錢匯往美國。可是沒有想到,這個過程卻是障礙重重。

銀行的購匯審批非常嚴格,流程也十分漫長,他惟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每天看著美元匯率一直上升,自己的錢在不斷遭受損失,他只能望洋興嘆。這一筆錢,他是打算一部分用來給孩子在美國上學,另一部分作為在美國的長期儲蓄,為日後移居美國做點準備。

這樣的事例,在我們周圍發生得越來越多。

錢,正在悄悄的離開

這種困境其實是中國不斷收緊外匯政策造成的。

眾所周知,中國的購匯政策是每人每年限額5萬美元,帶離出境的現金為5千美元。這個數額本身就不多。而在實際購匯過程中,銀行卻會利用各種理由不給客戶購匯,給急需使用外幣的人帶來了諸多不便。

另外,根據《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當日累積交易人民幣5萬美元以上、外幣等值1萬美元的現金交易,相關機構就必須在5個工作日內提交大額交易報告,說明錢的去向和用途。這等於是在互聯網金融這一端也把人們換匯的途徑堵死了。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限制購匯的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原因呢?

在2013到2014年期間,外貿總量、結匯總量差距不大,中國的外匯不僅沒有減少,還有一定的淨流入。但到了2015年之後,結匯總量大大超過了外貿總量。這說明有很多購匯行為並不是為了進行外貿交易,而是為了「外逃」(capital flight)的目的。實際上,在2015之後,統計顯示資金外流的情況也是比較嚴重的。

然而在2018年之後,受到經濟下行和貿易戰的影響,外貿交易量整體下行,但是結匯總量卻在不斷上升,最高的月份超過了8千億美元。可疑的是,這些情況並沒有反映到外匯儲備的數據上來。截至2019年3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9億美元,去年同期為3.14萬億。

外匯儲備數據確實有些反常。實際上我們可以通過貿易量與結匯量之差的不斷擴大推知實際外匯儲備的情況是在大幅下跌的。也就是說,目前的統計數據並不能反映真實的情況。

「數據摻水」是中國經濟眾所周知的規則,但是這個時間點在外匯數據方面嚴重摻水就顯得很不尋常。近年來,由於擔憂中國社會的潛在風險,中國的外資企業紛紛撤離,企業和個人都急著把錢換成外幣匯出中國。

這個趨勢來勢之大,影響之劇烈,迫使相關部門不得不採用「修改數據」的方法來進行掩飾,與此同時嚴格限制資金流出中國。

你手裡的人民幣買不到安全感

很多人會反問,前幾年中資企業海外收購的勢頭不是已經被政策強令停止了嗎?銀行對於中資企業海外收購限制發放貸款,迫使資本回流中國,流出的資金量應該大幅減少才對。

但實際上,人們仍在使用各種方法把自己的錢「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這個資金的旋轉門之一就是香港。

據統計,在2018年底,香港的對中國大陸的出口暴增106%。根據統計顯示,這些所謂的出口類別以「寶石」類商品居多。而實際上,這是一少部分位居財富金字塔頂端的人在利用外貿單的方式來轉移財富。

香港一地的情況尚且如此,整體的情況只會是更加嚴重。換言之,中國經濟的「空心化」趨勢仍在加劇。中國社會的諸多不穩定因素仍然沒有得到解決,因此大量的財富正在「用腳投票」,選擇離開。

一些富有的人正在把大量的人民幣換成美元,另一些貧窮的人則是緊握人民幣不放。這兩種人的未來生活將會有比以前更大的差距。

還有一種人夾在中間,無所適從。這就是我們的中產階層。

中國的中產階層面臨著各種生存困境,尋求向外發展。他們需要潔淨的空氣,乾淨的水資源、健康的食品、安全的社會、非洗腦的教育……

所有這些東西,這些讓人能夠有尊嚴的、健康的活著的東西都不大可能在中國直接購買到。也就是說,你手中的人民幣或許很多,但是在岸人民幣具有很大的「購買局限」。它無法為普通人購買到健康、安全和優質的教育,以及相對公平的環境。

你手裡的人民幣,買不到真正的安全感。它能買到的,只是持續的焦慮不安。一個如燙手山芋一樣被人拋棄的幣種,其未來的趨勢如何,不言而喻。外匯管制,這就是中國經濟的「阿喀琉斯之踵」。

中國的外匯儲備在一年的時間內從4萬億下降到3萬億,其速度令人恐慌。而更讓人恐慌的事情是,在下降到3萬億之後,外匯儲備基本固定不變,而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情況卻毫無改善。

這說明,這個3萬億的「招牌」是經過有關部門仔細測算的,有關部門認為這個數字是既可以穩定人心,同時也不至於讓缺乏支撐的人民幣在現實中有被國際游資做空的危險。

在這個大前提下,我們看到了富裕階層瘋狂的「轉移資產」,與此同時,國家嚴格限制普通人合法合理的購匯。中國的普通人,在這當中等於是為更高的階層買單,而上層則是利用各種外貿公司和離岸公司把財富悄無聲息的轉移到了海外。在那個3萬億的外儲數字底下,真實的情況究竟如何,恐怕需要我們進行重新的統計。

普通人還要繼續當背鍋俠嗎?

無論你是中國的中產還是無產,你甘願充當經濟的「背鍋俠」嗎?你甘願讓你的孩子永遠在內地接受教育,徹底斷絕了他出國深造的機會嗎?你又願意自己的家庭永遠在焦慮中生活,吃著地溝油,呼吸PM2.5超標的空氣,然後被一場大病耗空家中積蓄嗎?

你當然不希望如此,但是你手中的人民幣不可能實現你追求更好的願望。一個普通中國人追求更好、更安全、更多選擇權的願望,只能是通過將人民幣兌換為國際通用貨幣——美元的方法才能夠實現。

這就是矛盾所在。

據麥肯錫統計,到2022年,中國的中產將占城市家庭總數的76%,而中產們的主要焦慮在於醫療、教育、養老以及投資渠道的缺乏。解決之道在海外。尋求海外的金融、教育、醫療服務已經是一種趨勢,這個趨勢不應該只是為富裕階層的獨享,而是應該為廣大的中國人服務。

在教育、醫療、金融等等領域,中國的普通人走出國門的趨勢已不可逆轉。

據美國教育協會統計,中國留學生在各國所占比例為全球第一,其中以美國最高。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占所有留學生數量的32.8%,而其中學成畢業的人當中,選擇留在海外不回國的比例逐年增加。

此外,在醫療領域,近五年的海外就醫人數增長迅速。據統計,中國的海外就醫人數突破60萬人次,其中80%是癌症患者。重疾患者選擇去醫療條件更好、癌症治癒率更高的美國和歐洲就醫。

第三,選擇配置美金資產,為自己將來的投資和養老做準備的人越來越多。君不見現在出國購房的人越來越多,為自己有一個更好的養老環境做準備。中國國內的一次貨幣政策調整,會直接影響了加拿大、澳洲等地的房價。中國人在這些地方的投資占有多少比例?答案不言自明。

如今,各種購匯的限制已經成為了阻礙人們實現這些基本追求的巨大障礙。在可預見的未來,各種限制外匯的障礙只會增多,不會減少。說好的貨幣自由流通呢?說好的全球化和市場經濟呢?這些承諾似乎難以兌現。

毫不誇張地說,我們的未來,正在被人民幣一點點拖垮。我們之所以還沒有把手裡的人民幣換成美元,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其實是銀行不給兌換。如果沒有購匯限制,外匯存底分分鐘見底,手中的鈔票變廁紙。這說出來很難堪,但這就是現實。

這扇旋轉的貨幣之門正在緩緩關閉,海外資產配置就是留給我們唯一的求生通道。這個通道承載的,是普通中國人最後的夢想。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4-12 7: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