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四角》再深度調查中共滲透(分析之二)

中領館干預澳地方政府 專家:侵蝕西方價值

喬治河市政府因為黃曆新年慶祝活動的媒體贊助令中共不滿,受到中領館八次施壓。圖為慶祝活動上的節目表演。(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報導)「我們從安全機構那裡得知,外國干預行為在澳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ABC電視台46分鐘的《四角》(Four Corners)調查報導節目中,這樣的話被重複說了四次,均出自於澳洲聯邦議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之口。

4月8日,澳洲最大的主流媒體就中共滲透澳洲的問題再度推出調查報導,聚焦中共對中文媒體、地方政府、政要和海外華僑等層面的影響和控制。

就調查報導中呈現的中共對澳洲三個領域的滲透(第一部分的分析見:專家揭中共收編澳華媒 打壓獨立媒體手法),調查報導中指中領館至少八次施壓澳洲地方政府,要求取消一家華文媒體贊助新年活動的舉動,讓外界譁然。大紀元特別專訪了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橫河,他詳細解析了中共如何將長臂伸向海外、腐蝕自由社會的手法。本篇第二部分,即關注中共對地方政府領域的滲透。

地方政府不涉外交 不應承負「兩國關係」

喬治河市政府(Georges River Council)管轄的地區是悉尼華裔人口最多的地方。市政府因受到中共壓力,無法承受中領館所強加的「損害澳、中關係」的指責,一度解除了《看中國》中文媒體對新年活動的贊助。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這已不單是干預媒體新聞自由的問題,而是干預到澳洲地方的政治運作。

橫河分析,這樣的壓力既不是從宣傳部門發出的,也不是從統戰部門發出的,而是從代表中共政府的領事館發出的。然而,「領事館的作用是只能管自己的僑民,這是《國際領事條約》裡面清楚規定的。入了外國籍的華人不應該受到中領館的管轄,中領館只能管拿中國護照的人。但現在中領館已經干涉到(外國)地方(政府)了。」

他進一步說,「這說明一個問題,中共非常擅長利用整個國家的名義、國家的力量對外施壓。《四角》節目裡面曝光的中領館對一個市政府以影響兩國關係做威脅,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不管美國還是澳洲,西方國家的市政府是不管外交的。所以中共以國家的名義如此施壓,他們(地方政府)就有點承受不了了。」

《四角》節目揭露的中領館施壓市政府,顯然是中共在介入澳洲內政。橫河認為,來自中共國家的霸凌,需要澳洲聯邦政府的回應。「(這樣的手段)也曾針對某間美國公司、西方公司, 讓一個公司單獨對應一個國家,公司肯定敗下陣來。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美國政府要出頭,強調知識產權,制止強制技術轉移,因為一間公司抵擋不住一個國家的壓力,所以聯邦政府必須出頭,這是美國現在貿易協定裡面強調的一點。」

「對於地方政權也一樣。一個市政府或者州政府單獨去抵擋中共作為一個國家政權施加的壓力,這是很不公平的。將其揭露出來有好處,對於一些地方政府,中共已經肆無忌憚地侵犯他國公民的權利和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中共輸出「黑箱操作」 侵蝕西方體制

另一方面,中領館干預事件顯示出中共在對外輸出腐敗,侵蝕西方社會的價值體系。橫河認為,澳洲受到了來自中共的「不透明」運作的影響。「西方國家的政治是透明的,不論是聯邦還是地方都是如此。但是在中共的政治壓力下,很多地方就應中共的要求不公布一些東西。」

他說,「本來做一個決定,不接受某個媒體的贊助,這應該屬於公眾信息,如果有人諮詢就應該公開出來是什麼原因,不需要媒體花這麼大力氣去挖。但是跟中共接觸多了,這些運作就慢慢開始變得像中共一樣『黑箱操作』,這是應中共的要求變成黑箱操作的。所以媒體的監督就非常重要。」

更為嚴重的事是,「不透明」的做法卻「侵蝕了西方國家民主政體的根基」。橫河舉例,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就是這樣,「所有大學的經費來源、贊助情況都是透明的,唯獨哪個大學辦了孔子學院,馬上跟孔子學院相關的很多事情都變成了祕密,這使得美國大學失去了原來的透明、公開的特點。」

由此,中共的滲透不僅僅是收買了一個媒體,或者是壓制了某個團體的行為,重要的是它侵蝕了西方國家體制的根本。

中領館早已開始干預澳洲內政

無獨有偶,媒體曝光出來的中領館在澳洲進行干預的最新案例發生在今年二月,新州藝術館(Art Gallery NSW)因為舉辦台北故宮博物院珍寶展,受到來自中領館的施壓。《澳洲人報》的報導說,中領館總領事直接當面向新州藝術廳長表示不滿。中領館官員還就此展接觸了新州藝術館的管理層,這使其管理層震驚。

橫河對此表示,中領館在海外干預的案例比比皆是,早已有之。「美國曝光出來比較早的是,當各個城市、各個州給法輪功團體褒獎,(中)領館一定要寫信去(施壓)。到後來法輪功主辦神韻演出,這些對法輪功來說這並不新奇。因為中共對各國進行滲透,最早曝光出來的很多事件都是與法輪功有關的。當時正好(處於)中共加強經濟擴張,和迫害法輪功幾乎是同步開始的。」

「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的迫害,揭露中共的本質,所以中共最先是將與法輪功相關的很多事情視為其對外擴張遇到的阻力。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20年了,所以這種事情很多。」

4月11日,針對《四角》報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新聞發布會上否認干預澳洲內政,稱《看中國》是「法輪功支持的媒體」,並稱法輪功是依照中國法律被中共政府公開禁止的團體。《看中國》在聲明中回應說其「沒有財務上依附任何宗教或政治機構」,員工來自「不同宗教和民族背景」。

但事實上,法輪大法協會在澳洲是合法註冊的團體,中共干預澳洲的法輪功團體參與當地政府舉辦的活動,即是干預澳洲內政。另一方面,中共公安部2000年和2005年發布的兩個公文,認定的14種邪教中都沒有提到法輪功。包括之後全國人大的決定,以及之後兩高院的司法解釋均未有相關論述。公安部2014年6月公布的邪教名單有14種,但法輪功仍不在其內。所以法輪功在中國也一直是合法的。

聯邦政府需出面保護西方基本價值

如今中共干預涉及新州藝術館、澳洲的市級政府等,威脅到澳洲作為西方國家自由的價值觀,橫河認為中共歷來如此,從沒有改變過。今天西方國家被滲透到這種程度,不是三、五年能做到的,這是中共幾十年來推行的政策。

「現在當侵蝕到這個國家的根本的時候,澳洲開始認識到問題並清醒了,媒體也關注到這個問題,讓人覺得好像一下子出來這麼多(滲透的案例)。」

他還解釋說,「中共對世界的擴張從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向東南亞地區輸出革命,到文革期間的解放全人類,文革以後有一段時間是所謂韜光養晦,但即使韜光養晦的時候,它也沒有停止過對外的侵蝕和擴張。這是中共的本性決定的,不是說換了一個領導人就會改變,或者韜光養晦就不做了。只是不做在明面上,暗處一直在做。」

橫河表示,媒體今天深度曝光中共滲透,正好在全世界逐漸意識到中共的危害的時候,其意義非比尋常。

「這二十多年來全世界幾乎對中共都實行綏靖政策,誰也不敢說,也沒當回事。如今美國先覺醒了,全世界各個國家都開始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同樣的事情曝光出來, 對政府的壓力以及政府的反應是不一樣的。雖然西方社會認識得有些晚,但只要能夠認識到,並採取行動,我覺得對於阻止中共的進一步滲透和擴張是有好處的。」

他還建議,「對於一個國家的政府,責任應該更大,不能單靠一個公司或者一個城市去抵抗中共的施壓和肆無忌憚的霸凌。民眾監督、媒體監督是一方面,但是政府必須要有相應的立法和執法,來保證自己國家的最基本的價值觀不被侵蝕,自己國家最基本的法律不受操控。」#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