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長春商人訴江狀 講述不為人知的故事(二)

江澤民搞株連迫害 上訪達十人領導撤職

法輪功學員穆君奎。(明慧網)
人氣: 26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4日訊】2015年5月起,中國大陸興起了訴江大潮,短短幾個月內,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當時,中共當局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訴必應」司法政策,但至今,訴江案仍沒有被最高檢和最高法正式受理。

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長春法輪功學員穆君奎多次遭非法關押、被迫從市政府辭職,成為一名商人。今年3月20日,從南方開訂貨會剛回長春的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扣押,目前關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君奎也成為萬千訴江大潮中的一員。他在訴江狀裡,講述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小故事。大紀元編輯整理如下:

接上:長春商人訴江狀 講述不為人知的故事(一)江澤民「十一」閱兵 800學員被非法關押

江澤民搞株連迫害 上訪達十人官員撤職

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隨後的幾個月內,迫害不斷升級。江澤民下令,省內上訪人數達十人領導撤職,大搞株連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因此被單位開除,或被迫辭職。

1999年10月28日,江澤民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信口雌黃說法輪功是×教,第二天《人民日報》評論員就寫文章愚騙全國民眾。

穆君奎說,國家相關法律部門從沒有正式行文說法輪功是×教,只是江澤民一個人如此說。第二天,他就買好車票准备去北京相關部門說明情況。當時的保衛處處長聽說後,一邊打電話穩住他,一邊派車以最快的速度到他家,把他非法劫持到單位。

在電話中,穆君奎提出辭職,說自己去北京,所有責任自己承擔,與單位沒關係。處長說,他說了不算,千萬別走,這事要請示祕書長才行。到單位後,處長向王學戰祕書長(後來為常務副市長)匯報,同時讓普陽街派出所警長來共同處理此事。

因穆君奎在單位修煉法輪功,據說當時有七個領導受牽連,有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政府祕書長、副祕書長兼辦公廳主任、辦公廳副主任、處長、副處長、科長。李志發處長說:「你的事我只能傳個話,最後由上邊決定。」

王學戰當時批示說:不能再讓警察帶走穆君奎,並讓處長給警長寫保證書,保證穆君奎不去北京。因為知道他本人不會寫的。

李志發後來把穆君奎叫到辦公室,拿出保證書對他說:「祕書長說了,不讓單位同事被警察帶走遭受非法關押。但讓我寫保證書,保證你不去北京上訪。如果你去了,我就被處理。」

楊警長也說:「你也就是在市政府工作,如果是別人,我們啥都不說,早就把你拘留了。我現在有你們處長的保證書,我也可以交差了。你這階段由單位看管。我穿這身衣服,政府今天讓我抓你我就抓你,明天說法輪功好,我舉雙手贊成。」

聽著他們的話,穆君奎無語了,真不知道怎麼對待他們才能更好,只想按法輪功師父說的做,「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心想既然他們害怕受牽連,就忍受一段時間吧。

穆君奎被安排晚上住在保衛處,有人看管不許出政府門,白天在樓內工作也不許出去,實際就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監視居住。第二天一早,王學戰祕書長來保衛處看他,對他說:「昨天工作忙沒過來,指示處長不讓警察把你帶走遭受不必要的關押,先在這住一段,只要不去北京就是好同志。目前的形勢誰也沒辦法。」言語中流露出無奈。

那十幾天,穆君奎感觉心裡很苦,電視每天播放攻擊污衊法輪功的節目,師父又被通緝,為了領導不受責難,又不能去北京上訪,只能在心裡默默地承受這種苦。

有一天,穆君奎給12345市長熱線打電話,說他被關在單位沒有自由,接電話的一位女士說:「法輪功好,咱就在家裡煉唄!為啥非要告訴別人呢?」穆君奎說:「我是學行政管理的,當今社會真正為國家負責、為社會負責、為人民負責,敢於說真話的只有法輪功學員。」

穆君奎在訴江狀中寫道,「當時江澤民以哪個省有上訪人數達十人撤職為要挾,哪個地方迫害法輪功不擇手段就提升職位相引誘,使中國這十幾年道德急速下滑、謊言泛濫、冤獄橫行、貪污腐敗,喪盡天良。可見江澤民的這種株連政策給各級政府、企事業單位帶來多少災難,造成了每個領導的職位因為下屬修煉法輪功而岌岌可危,有的領導為了不使自己丟掉烏紗帽,而下令開除法輪功學員公職的比比皆是。」

「把這些學員最基本的生活來源切斷了,給他們的家庭生活帶來很大的困難。這些就是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時提出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手段。」

2000年4月,穆君奎去一學員家,剛進屋十多分鐘,就被曙光路派出所包圍了,後被非法拘留在大廣拘留所15天。有一學員因堅持說法輪大法好,被非法勞教一年。此前,該學員的妻子已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家裡承受著親人失去自由的痛苦。

2000年7月8日,穆君奎在去瀋陽的火車上看大法書被人舉報,被長春警察接回,又被非法關押在大廣拘留所15天。

回家後,單位立即找他上班,怕他去北京上訪受牽連。當時正趕上單位要分房子,需要填寫現住宅情況和申請住宅條件,同時又搞職稱考核,直接涉及到漲工資。穆君奎表示,他深知漲工資和房子對自己的益處,但更知後面要出賣自己的良心為代價,便說:「這些都不用了,我要辭職。」

他和市政府張興聚主任談了辭職原因。他說,「堅持自己的信仰是真理,不認可國家用謊言欺騙、暴力鎮壓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因此我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即使是一名普通員工,也不願意再為政府做任何事。如果有一天,政府公正對待法輪功了,我回單位掃廁所也比別人掃得乾淨。我知道修煉後這些年,在工作中我是合格的,是我師父講的要對得起自己的工資的。」

張主任聽完他講的話沒說什麼,只是問了一下他將來的去向。穆君奎體會到了他的無奈與關心,他說:「做窗簾生意啊,收入還可以。」張主任說,「你先上班,工作中辦辭職手續。」因他占的是國家行政編制,需要相關部門批准,而且必須先由政府「610」機構同意批准。

穆君奎上班一週沒有結果,又找到張主任說,「你們相關部門批不批我都不幹了,我不需要繼續等著了。」2000年9月末穆君奎正式辭職。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菁山

評論
2019-04-14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