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長春商人訴江狀 講述不為人知的故事(三)

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放狠話 誰來北京上訪打死誰

法輪功學員穆君奎。(明慧網)

人氣: 5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4日訊】2015年5月起,中國大陸興起了訴江大潮,短短幾個月內,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當時,中共當局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訴必應」司法政策,但至今起訴案仍沒有被最高檢和最高法正式受理。

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長春法輪功學員穆君奎多次遭非法關押、被迫從市政府辭職,成為一名商人。今年3月20日,從南方開訂貨會剛回長春的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扣押,目前被關押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君奎也成為萬千訴江大潮中的一員。他在訴江狀裡,講述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小故事。大紀元編輯特整理如下:

接上:長春商人訴江狀 講述不為人知的故事(二)江澤民搞株連迫害 上訪達十人官員撤職

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放狠話 誰來北京上訪打死誰

2001年7月,穆君奎聽說老同修張文雅在西安被惡警打死了,家屬去了連人都沒看到,只接到一個骨灰盒。穆君奎心裡很悲痛,一個好人就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打死,難道不應該去給他討個公道嗎?他決定去北京上訪

那時候,穆君奎的生意剛起步,一切都是學著幹,生意很忙,不能怠慢顧客,要做好售後服務,心裡又想著去北京為大法、為師父、為學員說句公道話。在矛盾中度過近一年。

穆君奎說,「當時,傳出江澤民放狠話,誰來北京上訪就打死誰!」

2001年7月21日,穆君奎買了火車票準備進京上訪,當時妻子追到候車室,勸他回家好好做生意。妻子以前也曾修煉過法輪功,知道法輪功好,也知道很難說服他不去北京,就對他說,「我現在找警察說你去北京上訪,警察就能把你抓起來,你就去不了北京了。」穆君奎說,「那總有放我出來的那一天吧,到時候我還可以去。」

妻子說,「你去北京上訪,那我自己領著孩子,還有生意,以後咋辦呀?」穆君奎知道她擔心以後的生活沒著落,他心一橫說,「為了不讓這件事牽連你,我自己去面對將來的事情,那實在不行就離婚吧。」說完,轉過身去走入了檢票口。

穆君奎在訴江狀中表示,「其實,我們修煉人也是常人社會中的一員,有父母、有妻子兒女,有工作、有事業,有正常的社會交往活動,只是在不同的環境中都按照大法要求在哪裡都要體現出好人來,讓政府、讓國家某些職能部門正確對待法輪功,撤銷所有不實報導,恢復法輪功和師父的名譽,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學員。自古忠孝難兩全,為了堅持走真理正義之路,只能作此選擇。誰願意做出這樣讓人揪心的決定?!說出那樣傷人感情的話呀!」

天安門警察非法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

在火車上,乘警三番五次地查去北京的人,並問是否煉法輪功的,乘客稍有遲疑就逼迫乘客罵法輪功,來以此分辨誰是煉法輪功的。穆君奎一路正念闖過多次盤查,於7月22日來到天安門廣場。

北京的天昏暗陰沉,整個天空被霧霾籠罩。過了一會兒,太陽微微顯露出光芒,不一會兒就又被霧霾所包圍,幾經反覆。穆君奎環視廣場四周,大約有有二三十輛警車停放,隨時準備拉走打橫幅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有人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隨即就被警察打倒後強行拽進警車。大約兩三夥學員打完橫幅,穆君奎和另一個在廣場遇到的長春學員一起打開橫幅,連聲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師父清白!」

那一刻,穆君奎感覺彷彿一切都靜止了,天地間只有那洪亮的喊聲響徹寰宇……

惡警們跑過來搶奪他們的橫幅,追趕抓捕他們。穆君奎和同修分兩個方向跑:同修進了地下通道,穆君奎的鞋跑掉了,被後邊追來的警察抓住狠狠地打了他一個嘴巴子。他被強行拽入警車,不一會兒警察又抓捕了很多學員,車快裝滿了就把他們拉走,非法關押在天安門廣場分局的鐵籠子裡。

鐵籠子裡已經有二十來人,也有長春的法輪功學員。過了一段時間,警察把一個遵義市的學員叫到辦公室,把他打得不能動彈,拖著身體被送回來。隨後,警察把穆君奎叫過去,大家看到這個情景,紛紛喊放他回來。

穆君奎進到辦公室,裡面有三四個年輕警察,有一個警察在他後背重重拍了一巴掌,說:「你體格不錯啊!」然後他們就要動手。穆君奎義正言辭地對他們說:「你們誰也不許動手!你們剛才把那個老師打成那樣,本身就是知法犯法,都負有責任。」他們聽他說完,真的誰也沒有動手。

外面進來一個警察說:「快讓他回去吧,那些人都不讓了,都喊快放人。」穆君奎又被關押回剛才那個鐵籠子裡。大家看他回來了,都關切地問他挨打沒有。他說:「沒有,快看看那個老師怎麼樣了。」那位學員是名老師,本身就很文弱,從未經得起這樣的暴打,承受起來很痛苦。

不報姓名 穆君奎被投入北京看守所

晚上七八點鐘天黑以後,警察把他們劫持到北京看守所。每一次被非法關押,警察都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並讓學員簽字,每一次穆君奎都不承認他們強加的迫害,拒絕簽字。

關進看守所的當晚,警察誘騙他說出家庭住址和姓名,穆君奎沒有說,告訴他們,如果說了地址,當地領導會因此受牽連受責難的情況,警察把他編入123號投入牢房。

牢房裡的生活苦不堪言。七月的盛夏,天氣異常悶熱,高溫近40攝氏度,裡邊不讓洗澡,不讓隨便上廁所,定時申請上廁所還不給足夠的手紙;不讓洗衣服,連內褲都不讓洗;不讓剪頭髮、剃鬍鬚等,限制一切人身自由。白天坐板不許動,晚上睡覺立刀魚,就是一個人臉對著另一個人的腳立側著睡。穆君奎對著的那個人雙腳潰爛,難看難聞、難以忍受,但必須忍受。

「江澤民是扼殺孩子們美好未來的劊子手」

最初失去自由那些天,穆君奎常常想起幼小的兒子。兒子剛會說話不久,穆君奎就給他講大法修煉,從小做好孩子,能夠多吃苦。懵懂的孩子竟然在他媽媽下班後說:「媽媽,爸爸說讓我多吃苦,你給我買點苦吃唄!」當時他們都笑得前仰後合,而現在他笑不出聲來:三歲多的孩子就成了被迫害的對象,他被關押過多次,兒子得不到父親的關照,不理解這一切為了什麼?

九九年七月底的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穆君奎曾讓兒子在廣場煉第一套法輪功功法。那標準的一招一式穆君奎都拍攝下來,一看,那弱小的身軀卻高於天安門城樓。之後的那些天,兒子一直和他們奔波在外鄉的路上。炎熱的天氣,恐怖的氛圍,幼小的他似乎明白這一切是他應該吃的苦,一路上從未哭鬧過。

在單位幼兒園期間,幼兒園老師都知道穆君奎修煉法輪功,有一位老師好奇地問孩子,「你會煉法輪功嗎?」孩子說,「會。」老師將信將疑,問:「那你給老師煉一遍好嗎?」孩子就按老師要求煉了第一套功法。老師一看真會,嚇得趕緊說,「知道你會了,不再煉了。」

穆君奎說,那時電視裡天天播放攻擊破壞大法的恐怖畫面,什麼法輪功學員殺人、自殺等,幼兒園老師也被毒害,心裡有負面陰影,思想負擔。這場迫害真是欺騙了、迫害了許多人。

有一次,穆君奎夢裡領著孩子玩,醒時淚水不止。

他在訴江狀中寫道,「孩子被迫害不僅僅是那幾年,實際一直持續到現在上大學。孩子考大學在重點高中報考國防生時,派出所因為我煉法輪功不給開證明,也就沒有了報考機會。因為沒有寬鬆的社會環境,只得遠離他鄉上大學,不敢公開學煉過法輪功,不知不覺地受大染缸污染著。江澤民是扼殺孩子們美好未來的劊子手,這一切必須由它承擔全部責任。」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菁山

評論
2019-04-16 3: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