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心中有蘭悠然清香 一腔荒唐憂慮滿堂

人氣: 2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6日訊】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今年以來紐約29歲波多黎各裔的女國會議員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Twitter竄紅,除了川普總統外,幾乎所有人都難以與她相提並論。還不止是這樣,主流媒體連她上任進辦公室用跳舞的方式,也把它當新聞來熱播,突兀的green idea都擴大為進步的主張。加上上任之初,就率群到衆議長佩洛西辦公室抗議,使民主黨政壇老將,對AOC是避之唯恐不及,視她如瘟疫能閃即閃。

綜觀AOC在Twitter上每天上演的主張,你會發現她的精神可能異常,但是成千上萬的人支持,你會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甚至於認為是自己走入「老朽」的泥沼中。為了不使自己的迷惑成為現實,不斷的把AOC的披文截下來傳給一些好友,想從他們的反應中視為反射的鏡子,結果絕大多數人均看法一致,才逐漸放寬心。直到有一天,好友忽然傳訊說:「我女兒說 AOC道出了她們心中想說的話,才會有那麼多人支持」。也才連想到,在LA的小女過去也曾要求:「老爸希望你在紐約,若有機會見到她,要支持別為難她」。

好友一語點醒了「迷惑人」,這星期,反覆在思考AOC的問題,為什麼連華人年輕一代都會支持的「苦果」?思之再三;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叛逆與代溝」的縮影,可能我們已忽略了年輕一代的思考方式,「只要我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換句話說,在他們心目中,因為年紀的關係,錯了的話,有的是時間可以修正,反正就是要有自己的主張,不顧後果的去叫喊,就算是不實現也沒有關係。(華人的子女聽的懂 AOC的話,是經由一種特殊的方式表達,對父母的一種變相代溝抗議。)

記得有一次看到友人在教育美國出生的第二代說:「別忘了你是中國人」,等小孩氣憤無奈的離開之後,我們偷偷告訴來自北方的友人說:「以後別這樣說,因為你是來自中國北方的移民,小孩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你該做的是,告訴他們華人有優良的傳統文化,教導並希望孩子們珍惜,唯一能說的,只是請子女別忘了他們的膚色,要從文化的底蘊中,去展現膚色的價值,成為美國優秀的公民。」(如果我們做家長使用施壓的方式,子女就會愈向AOC看齊,有一天我們後悔都來不及。)

年幼時常聽老人說:「看那孩子的表現,就知道他們家是沒有家教的,才會野性那麼強。」若你仔細觀察AOC的講話,她言語中不曾提及父母,凡事都只有她自己,而她的野性不是沒有受教育,而是性格突顯了她從小不受禮教的約束。再看今天政壇一些政客,不正常的家庭、同性戀、吸毒的經驗,都成了賣點,傳統的技術官僚逐漸失去版圖,這也顯示美國的民主政治已自由化到了令人「眼花燎亂」的地步。

前天芝加哥產生了首位非裔且公開承認同性戀的女市長萊德福特,她以74%的得票率,橫掃50個選區,大幅領先有19年市府行政經驗的庫克縣縣長普瑞雯。勝選後她稱,選民締造了歷史,也創造變革的運動,並承諾會「重塑芝加哥,令它變得更繁榮美好強大,對所有人更公平。」後面的那句「對所有人更公平」,讓人不得不幫芝加哥未來揑把冷汗。(56歲的萊德福特,畢業於密西根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法學院。)

我們並不排斥從任何家庭環境成長,且能在悲苦環境中力爭上游的人才,問題是;他們若成了主管衆人事務的「政客」,會令人擔心他們在擁有權力之後,既要民主自由又要族裔平衡,把貧窮當成是社會虧欠的怨恨,並成了他們施政形成災難的前奏。他們有可能會忽略了,日出日落、春夏秋冬,世間有它一定的秩序,不容許顛倒妄想,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正常來說,當你權力愈大,涉及的層次愈高,應該要有所認識,對國家社會的制約與責任。

政治人物在幼年時,也許有痛苦、難過、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若不能體認是命運的不同,而把它當成是社會的不公義、世界的不公平,想運用手上的權力,徹底改變世界,那就太可怕了。人民若不能期待,如是的政客,能停止做一些他們認為不對的事情,倘若無法用手上的選票阻止狂人的公權力,人民只能用「法律」走上與政客對抗的道路,不過這需要有足夠的「勇氣」與「毅力」。

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放榜後,一再的被政客們用另類的方式加以曲解,而且形成一種針對族裔攻訐,完全忽略了考試是包括他們在內之前所定的,亞裔絕大多數是新移民子女,如何會用你們定的考試來歧視你們?更何況我們才是少數族群中的少數。華人中生代畢竟擁有優良傳統文化的根基,在紐約幾位主政者的支持廢除考試中,教育聯盟、同源會、亞裔維權大聯盟、學術優異基金成員站出來呼籲對抗,他們不是政客,卻擁有政客逐漸失去的「良知與良能」,令人肅然起敬,也值得華人家長大力支持。

這個年代,人人手上都有手機,資訊的傳播,若朝正面的方向行走,必能使大家有更多認識與思考的空間,也比較容易形成一種群體的共識。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公道自在人心,我們不敢說維持SHSAT一定百分之百是對的,但是我們無法接受的是政客們的態度,尤其是不分是非衝口而出的「定論」,令人無法承受拒絕欣然接納。政客們所持的理由,令亞裔窒息,令亞裔的子女的努力向學,不但未受該有的肯定,還變成一種莫名的「原罪」。

紐西蘭的恐怖襲擊,雖然我們了解該凶手的捉狂,也是因政客們一廂情願的政策、改變了中立家國的原貌所產生的後遺症,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原諒,殺人者在網上直播槍擊事件的失去人性。更重要的是,若事件引起其他回教組織的報復,那麼整個世界定為此事而人心惶惶,再翻看過去有關回教極端組織的恐怖襲擊,誰能預測下次恐怖事件的時間與地點?(我們也希望紐西蘭政府,盡早將凶手處以極刑,以挽救未來蒼生的再次不幸。)

英國首相Theresa May29日第三度將脫歐協議提交國會表決,結果以58票仍遭國會否決。這一天原本是英國脫歐的終點,卻又變成延長賽的起點,歐盟原本要英國在4月12日及5月22日新期限中「二選一」,但雙方對處理僵局缺乏絕對共識。(脫歐對於許多英國人民而言,好像無緣無故被判了極矵,政客們不顧一切的角力,推遲執行的日期,長期對於英國的民族意志引起的打擊非常深遠。)

我們完全可以感受到,整個世界在質變而不是量變,重要的關鍵就在年輕一代人的「隨心所欲」。歐洲接納的難民以年輕人為主,他們逃離家園是認為有更好的體力可以找到工作,那為什麼最終的結果是帶給接納國家災難?他們良好的體力成為「犯罪」的後盾,缺乏感恩的心,是共同的盲點。歐美的教育在知識的領域,的確是領先全球,大膽的創新、果斷、勇敢使教育的研究基礎扎實,根本上卻忽略了對大環境的道德教育。

華人移民海外,靠的是克苦耐勞的毅力,除非是為了賺錢,我們比任何人都更能遵守當地國的文化和法律規範。但賺再多錢,都必須了解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否則子女在上了美式教育之後,把父母的供養當成理所當然,甚至於看不起父母的教育水平,就成了「移民黑霧、得不償失」。從小把華人文化的道德底線從家庭生活中傳遞,不只是為了下一代,也是為了我們自己,「老有所終、幼有所養」讓家居生活維持文化色彩的品質,即便子女受再多的西風吹襲,肯定仍能明辨是非。

小女將走入婚姻的殿堂,很多友人感受不到筆者的喜悅,其實內心深處更多的是「失落」,主因是她們兩人都太年輕,且在一定程度上都同意類似(AOC)的瘋狂主張,直到去年底我們再三的以華人文化的方式,與他們做有效的溝通,告訴他們什麼叫「大局」為重,該考量的每一個因素,什麼叫「大愛」而不是完全以自我考量的「小愛」,後來逐漸看到他們減少對總統川普不理性的批評,才答應並認為他們具備「建立家庭」的條件。(吾弟曾希望我只講不要寫,在美國會被當成是一種證據,個人卻堅持寫,一方面也是對思想的負責,就算文字主張被惡意攻擊,反而是使自己進步的「動力」。)

政客一旦有所求的考驗

歐巴馬政府時代,前副總統拜登一直擁有很高的評價,尤其是他能有為有守的伴隨首位非裔的總統,且兩人之間不只沒有任何不適的衝突,臨卸任前的相知相惜,給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感動。近月來民主黨人宣布競逐黨內總統提名的人如雨後春筍,民調一直領先的拜登,都保持觀望的態度,絲毫沒有改變。二個星期前,開始傳出他有意參與角逐的行列,想不到76歲的長者,竟不斷的遭到「Me 2」的攻擊。

3日我們在Twitter看到拜登公開長達二分鐘的視頻,表示以後會在個人空間方面「更加謹慎和尊重」,並說明,以往工作總是嘗試與其他人建立聯繫,「我握手,擁抱其他人,不論男女,我都會抓住他們的肩膀說,你做的到」。隨後他又說:「社會規範已經開始轉變,保護個人空間的界線也被重新設定,執政就是與人交往,那不會改變,但我會更加注意和尊重人們的個人空間。」

雖然已有高達5位女子陸續出面敍述拜登的冒犯,但你若從內容中去看,除了畫面經特殊剪輯,令人感到不妥之外,每一個行為準則,根本找不到任何法律的切入點,加上為什麼是在這二週才陸續提出,就更耐人尋味了。在民調中人氣居高不下的拜登,大有可能成為民主黨提名的候選人,在視頻中始終未對任何一位指控他的當事人道歉。

堅定支持拜登的衆議長佩洛西為陷入騷擾女性醜聞的他辯護,認為事件不足以令他失去角逐2020年大選的資格,但呼籲拜登將來與女性「保持一臂的距離」。佩洛西西針對此事接受訪問,形容拜登為人熱情,對兒童、長者乃至所有人都很有愛心,但應該跟隨她加入「手臂伸直俱樂部」,即寓意和異性接觸時保持安全距離。(我們肯定佩洛西的說法,尤其是今天的美國政治圈,充滿設計陷阱時,幾乎沒有不可能的事,猶記得去年大法官提名時,一位大學有丈夫和家庭的女教授,竟出面侃侃而談大學時期在Party 被強姦的往事,真是匪夷所思。)

法防治藥物濫用

美國國會參議院2018年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兩年時間裡,中國經銷商利用互聯網的隱祕性,把近8億美元的鴨片類藥物「芬太尼」非法賣給了美國的網購客戶。美國司法部在2017年10月宣布起訴兩名中國男子,並表示這兩個人對幾位使用該藥死亡的人負有責任,光2017年美國至少有2.8萬人因芬太尼而死亡。目前芬太尼議題也成為美中兩國貿易爭端的內容之一。

去年12月美中雙方元首會晤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向美國總統川普承諾,要加強對芬太尼類藥物管控。芬太尼價廉物美,藥效是海洛英、嗎啡的50至100倍,而且用量小但見效極快,成為新一代的「毒品之王」。

然而,像加州的大麻合法化,還有即將要跟進的紐約州市,政客們只關心增加稅收,卻不去探討麻醉藥品會愈使用愈上限的可怕。美國今天的問題是,為了迎合年輕人的口味,完全把「法」視為無物,或者說是把狂人政客送上舞台,無視對社會環境的改變與影響。我們除了不斷搖頭之外,想到商鞅是法家學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變法使秦國由衰轉盛。法家認為治國的目標要固執,但手段要靈活,「聖人苟可以強國,不法其苟;苟可以利民,不循以禮」。(只可惜美國政客們不懂中文,我們的英文又不夠好到,可以完全用英文詮釋給政客聽,只能於此暢言幾句,略表寸心。)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4-16 1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