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巴黎聖母院大火之謎 法國哭泣

巴黎聖母院塔尖崩塌。 (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人氣: 1804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7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超過500名消防人員拼搏了幾個小時,巴黎消防人員在週二(4月16日)凌晨3點多,終於撲滅了著名的巴黎聖母院大火。大火造成了嚴重破壞,致使這座(始於)12世紀的建築,尖塔和屋頂在大火中倒塌。

但是巴黎聖母院的兩個塔式建築和石質結構,以及那裡保存的大部分藝術品得到了挽救,所幸火災中只是有一名消防員和兩名警察受了傷。

大火哪裡來?

起火的原因初步查明,英國《衛報》報導,檢察官認為火災是意外發生的。不過有推特視頻顯示,在消防人員噴水撲火的同時,教堂裡卻有一個白衣白帽的人在走動。教堂主教帕特里克·肖維(Patrick Chauvet)表示,火勢似乎是從聖母院的內部木梁結構開始的。

法國總統馬克龍稱這場大火是「駭人的悲劇」,但已經避免了最壞的情況。他在當晚宣布,要發動國際募資,「重建巴黎聖母院」。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也鼓勵法國人民重建,並呼籲歐盟成員國一起幫助法國重建。

雖然大火已經撲滅,但是人們心中的傷痛卻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平復,同時也帶給人們一些思考。復活節前大火肆虐法國幾代人的精神朝聖地,是否在暗示著什麼?

頂部2/3被燒 整體仍在

巴黎市長安娜.伊達爾戈(Anne Hidalgo)表示,教堂內的很多藝術品都已經被救出。包括無可取代的珍品路易九世的亞麻長袍和(據傳耶穌受難時戴的)聖荊棘冠,以及大教堂的寶庫等,都被安置到了安全地方,教堂內的十字架也保存了下來。

另外,大教堂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翻修,代表12使徒和四位福音書作者的16座銅像,上週已經被轉移。

不過,當消防員和媒體記者打開教堂大門,人們看到更多的是燃燒後的灰燼和瓦礫。聖母院屋頂有一個大洞,那是火勢在教堂頂端造成的嚴重損害。消防隊長加萊(Jean-Claude Gallet)介紹,教堂2/3的頂部都被火燒到了,但「整體上得到了保護和保存」。

相信這座被烈焰肆虐的教堂,不久之後就會得到重建。但是眼下正是聖週(Holy Week)期間,過幾天(4月21日,週日)就是復活節了。此時有850年歷史的聖母院著火,無數人的心被撕碎了。

看到聖母院塔尖崩塌,法國民眾哭泣。 (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在長達幾個世紀的時間當中,雄踞巴黎中心的巴黎聖母院一直是法國國王和王后結婚和被埋葬的地點。1804年,拿破崙在這裡加冕為皇帝,1944年巴黎解放後,戴高樂在這裡主持了歡樂的感恩慶典。

作為12世紀和13世紀中世紀哥特式建築的瑰寶,聖母院不僅是巴黎的地標性建築,也是全世界的著名建築,每天到這裡參觀的遊客多達3萬人。

國寶遭滅頂之災 法國哭泣

然而象徵著巴黎之美和悠久歷史的建築,卻在一場大火中傷痕累累。《紐約時報》引述目擊者描述,大火是在法國當地時間4月15日下午6點半左右被發現的。當時最後一批遊客正準備進入巴黎聖母院,可是大門卻突然關閉了,沒有任何解釋。不一會兒,小股白煙開始從大約90米高的塔尖上冒了出來。

隨著濃煙滾滾而出,顏色逐漸由灰變成了黑,不久火焰開始衝出塔尖,火勢迅速增強。隨即法國警察衝了過來,開始吹哨子,讓所有人都向後退。但是這時,火焰已經從大教堂的多個部分竄了出來。

當地民眾和遊客都被驚呆了,很多人開始哭泣,哀嘆國寶正在遭受著滅頂之災。還有很多人,跪在地上祈禱。巴黎的幾座教堂也為聖母院失火鳴起了鐘聲。

法國記者貝恩(Stephane Bern)說,「惡火宛若一口一口啃噬法國這個國家的靈魂。」

45歲的營銷總監博內(Pierre Guillaume Bonnet)對《紐約時報》表示,「感覺就像失去了家庭成員」。

在日內瓦的大學工作的馬丁(Jean-Louis Martin)看著火焰也發出了難過的驚叫,「太可怕了」。

民眾祈禱已經2個小時,更多人在不斷加入。(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而曾出版聖母院相關著作的法國中世紀歷史專家高瓦德(Claude Gauvard)在哀痛之餘指出,聖母院的重要性無庸置疑,多年來雖然深獲人們喜愛,但沒有得到該有的呵護。

大火後的思考

高瓦德的說法,不能不促使人們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為什麼在復活節前夕聖母院遭受浩劫?為什麼十二門徒的銅像能躲過一劫?是巧合,還是「神的旨意」?

網友約翰巴雷特(John Barthelette)在文中表示,800年前建造巴黎聖母院的人不是藝術家,他們都是工匠,是「為神而勞」。這些工匠沒有藝術家那種自我中心的價值觀,「他們是為了神、耶穌、瑪麗亞」。

大家知道,過去的人啊,他們信神是很虔誠的,可以為保護自己的信仰放棄生命。那是他們的日常生活,他們是真的信,這已經被歷史證明了。

其實巴黎聖母院本來不是建造給觀光客的,也不是給非天主教徒享用的地方。這裡面體現著工匠們對神的膜拜和為神的犧牲,它是一種與天堂交界的聖地。

約翰巴雷特(John Barthelette)認為,現在的人已經漸漸地不信教了,信教的人也沒有很認真地在信,當年的價值觀已經沒了。他最後說:當一個地方早就被掏空了,它的外殼遲早也會塌陷。

這樣說來,那些跪下祈禱的法國人,是進行反思嗎?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4-17 5: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