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宮總統經濟報告再批社會主義健保政策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4月提交給國會的「2019年總統經濟報告」指出,從經濟學家的角度看,民主黨倡導的「社會主義」全民健保絕對不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方向。(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氣: 1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4月提交給國會的「2019年總統經濟報告」中,針對民主黨國會議員參照北歐經驗、提出的「全民健保」計劃做出回應。

美國多家民調機構的數據顯示,健保將是2020年總統大選中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但是美國兩黨在健保政策上的指導理念一直存在大的分歧,民主黨力挺及竭力擴大奧巴馬健保的覆蓋範圍、甚至不惜推及到所有非法移民,而共和黨則不滿意強制條款(2017年已廢除),更是擔憂政府權力無法止步、侵蝕私企範圍。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的最新報告指出,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美國衛生部門的支出預計將攀升至美國經濟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醫保對美國人非常重要,同時也是川普(特朗普)政府希望進行市場改革以降低價格、提高質量的原因。

目前,宣布參選2020年大選的民主黨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的「社會主義」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 M4A)也在引發公眾的關注。

白宮的報告指出,從經濟學家的角度看,「社會主義」的全民健保在美國絕對不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方向。

全民醫保恐變全無醫保

桑德斯等民主黨人推出的全民醫保提案意在將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俗稱紅藍卡)計劃推廣至每一個美國人,無論性別或年齡的差異,或是否具有合法居留身分。

目前的紅藍卡政策是面向65歲或以上的老年人、少數年輕殘障人士和晚期重症患者,提供的低價健康保險。截至2017年,美國有5,800萬人享受紅藍卡。

設想全民健保通過的話,那麼美國將只剩下一個政府巨嬰——聯邦醫療保險與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MS)。

「你將只有一種聯邦政府的健保選擇,只有一種。」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聯邦醫療保險專家勃伯.墨菲(Bob Moffit)告訴福克斯新聞,「如果這唯一的選擇不能滿足你的某些需求,你將別無其它的選擇。」

他的分析認為,全民健保將導致投保人獲得醫療服務的等待時間加長,同時政府的低償付會讓願意接收聯邦醫療保險的醫生人數更少,同時大幅增加政府的財政赤字,讓本已無力償付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的政府雪上加霜。

對全民健保,美國自由以及保守派智庫的預測結果驚人的相似。自由派的市政研究所(Urban Institute)和保守派的梅卡圖斯中心(Mercatus Center)的最新研究都預測,桑德斯的全民健保計劃早期版本在未來10年將耗資達到32萬億美元。而美國的國債規模在2019年2月則為22萬億美元。

基於此,美國總統川普之前在一次集會演講中更是直言,所謂「全民健保」實際上是「全無健保」(Medicare-for-none)。

連北歐也沒有公共壟斷的醫保

不得不提及的是,在2010年奧巴馬平價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ACA)通過後,免費的單一付款式醫保系統成為美國當前社會主義政策建議的基石。

白宮報告指出,民主黨參議員和眾議員發起的「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 M4A)更是旨在利用公共壟斷的規模經濟來大幅削減醫保成本。

但是這種公共壟斷的效果如何呢?報告說,現實中,單一付款式醫保系統在等待時間、患者存活率和醫保創新率方面都表現出低質量。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如果「全民健保」成為事實,它將把健保市場的競爭環境和私人健保產品完全排除在外。

而且就連全民健保的參照對象——北歐國家,也沒有打造一個公共壟斷的醫保體系。「儘管北歐國家擁有全民醫療保險,他們比美國更加同質化,但他們都沒有要求全國只保留單一的一家支付者。」報告說。

此外,所有北歐國家的醫保系統都要求用戶付費或自費,其總體醫療支出的份額反而跟美國目前的情況相似。

即便有時北歐的醫保體制也被描述為單一付款,但在執行中存在地理上的差異,以及具備私人保險等諸多要素。

報告指出,這些年來,北歐國家的私營和營利性醫療機構和健保公司的市場份額是在不斷擴大,而不是反而減少。像瑞士這種國家,私人健保公司更是非常重要。

一張表讀懂全民健保經濟學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引用諾貝爾獎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博弈論,闡述競爭與國家壟斷的經濟效應。

他的「四種花錢方式」揭示,只有市場體系中讓消費者花自己的錢,他們才會最謹慎地考慮花多少錢以及怎麼花,這樣的結果也最優。

如果自己的錢花在其他人身上,雖然經濟、但可能達不到受益人的最大價值,這會造成效率低下。而最差勁的就是花別人的錢、投在其他人身上,這種情況就如政府雇員在分配稅收到不同的政府項目上,不僅可能超花,甚至可能對接收者而言價值不大。

表1 弗里德曼的四種花錢方式

來源:白宮2019年總統經濟報告。(大紀元製表)

這四種花錢方式中的右下角對應的就是典型的社會主義機制。在社會主義制度中,國家決定了消費,即消費者何時、何地接受何種消費。

以民主黨的全民醫保提案為例,單一的政府付款醫保模式將禁止私營企業與國家提供的消費服務競爭。

國家壟斷機構跟私營企業不同,比如:零售巨頭沃爾瑪以及電商亞馬遜也龐大,但在有競爭的環境下,消費者可以選擇要麼從沃爾瑪、要麼從亞馬遜購買商品,當然也可以從其它零售商處購買。而法律允許這些零售商以低價優質產品、免費送貨等方式吸引客戶。

但在國家壟斷的情況下,對消費者而言,即便對政府指定的消費選擇不滿,也幾乎不具有追索權。

而催生的巨型國有醫保提供商,一方面享有合法免於競爭的特權,另一方面又需要靠稅收來養活、成本巨大。白宮的報告指出,「全民醫保」提出的單一付款機制需要的運營支出(靠稅收支付),將是美國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或最大電商亞馬遜公司年收入的八倍。

美國處於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

白宮報告很意外地提及七十多年前的第一份總統經濟報告,指美國重新站在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

在最新的報告中,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指出,「第一份報告提醒我們,美國歷史上對競爭經濟體系的優點大辯論、曾一度成為前沿和中心,辯論的內容和衝突觀點眾所周知。」

「很明顯,這樣的時代可能正在回歸。」報告說。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於1946年成立,當時美國正處於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國會兩黨擔心,美國的戰爭經濟轉型恐導致另一次蕭條,當時的人對採取何種確保繁榮的最佳政策進行了大量辯論。

當時,國會成員對經濟制度存在兩種不同的思想流派。一種流派認為,單個的自由企業可以通過市場的自動調節過程,實現向全面和平時期商業的過渡,(即便眼下出現蕭條)最終也能實現最好的、可行的繁榮。

而另一種流派卻認為,在現代工業條件下,個人和團體的經濟活動需要中央政府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補充和系統化管理(可能不用那麼直接地監管)。

第一份總統經濟報告則對這兩種「百分之百」的觀點都提出了警告,認為兩者都存在誤導政府對促進繁榮的作用。所以報告建議,「解決美國經濟問題的偉大之處應在於如何擁有更平衡的中間觀點」。

外界認為,如今的國家健保辯論也是如此。健保根本上是給所有國民提供一個最基本的保障,讓民眾有病能合理接受醫治;至於政府選用何種方式兌現健保的保障功能則需要智慧。

是強制拉平福利、順帶為己拉選票,還是通過引入競爭去健全整個體系,不僅是兩黨應該思考的問題,也是美國民眾在2020年的大選中要選擇的問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4-20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