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智庫探討加台關係新機遇

加智庫舉辦台灣關係法40週年研討會,與會者包括,前排左起:渥太華大學教授史國良、駐加拿大代表陳文儀 、「台灣守望」總編輯寇謐將、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後排左起:论坛主持人陳登瑜、日本國際事務研究所資深訪問研究員米勒、MLI主任Brian Lee Crowley。(代表處提供)

人氣: 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渥太華報導)美國「台灣關係法」簽署40周年之際,4月16日,加拿大智庫「麥克唐納-勞裡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與渥太華大學「台灣研究講座」合辦的「擁抱台灣——加拿大可以有更多選擇」研討會在渥太華舉行。

參與的學者專家,包括長駐台灣的英國諾丁罕大學中國政府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寇謐將(J. Michael Cole)、日本亞洲論壇東亞事務資深研究員米勒(Jonathan Berkshire Miller)、加拿大前主管亞太事務國務部長喬高(David Kilgour)以及渥太華大學台灣研究講座學者史國良(Scott Simon)等。專家普遍表示,加拿大對台政策應該參照美台關係立法,日本等中小國家的對台政策也值得參考。

加智庫舉辦台灣關係法40週年研討會。左起:米勒、大衛·喬高、寇謐將、史國良。(任僑生/大紀元)

MLI主任Brian Lee Crowley先生在開場白中說:對加拿大而言,台灣並不是問題,而是答案,儘管對中共來說,台灣是一個問題。台灣回答了中國人可以在自由民主人權憲法的保障下實現夢想。他表示,加拿大應該參考台美關係法,調整加國對台夥伴關係。

史國良:加拿大效法「台灣關係法」正當時

今年4月9日,加國外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在國會表示,「在加拿大的 『一個中國』 政策下, 我們繼續與台灣保持牢固和不斷發展的人文關係。」並強調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等國際多邊組織。

加智庫舉辦台灣關係法40週年研討會上,渥太華大學教授史國良發言。(任僑生/大紀元)

他以孟晚舟事件後中共羈押兩位加國公民的教訓,提醒加拿大人,中共的肆意枉法讓所有在中國的加拿大人都處於危險之中。目前,海峽兩岸的軍事緊張程度在不斷升級,就在昨天,中共還在台灣周圍進行軍演。

談到先一步做法,他說,美國和台灣的「台灣關係法」是很好的範例,現在是制定加拿大版相關立法的時機。

寇謐將:沒有比台灣更理想的合作夥伴

寇謐將(J.Michael Cole)則表示,在全球範圍內越拉越多的國家加強和台灣的關係,這一點讓加拿大與台灣加強關係更容易。

加智庫舉辦台灣關係法40週年研討會上,「台灣守望」總編輯寇謐將發言。(任僑生/大紀元)。

在中國金錢影響和銳實力威脅西方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之際,沒有比台灣更理想的合作夥伴。(中共)對台灣的威脅也是對加拿大的威脅。他建議身為中等國家的加拿大,可以加入美、日、澳、歐盟等理念相近民主國家多邊合作架構下,抗衡中國壓力。

米勒:多邊架構強化台加關係

米勒建議加國更積極投入印太事務,他呼應寇謐將從多邊架構強化台加雙邊關係的觀點,肯定台灣對太平洋友邦提供基礎建設及對印太戰略的貢獻。

喬高表示,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等聯合國組織,並引用民調表示,僅3%台灣人主張兩岸立即統一。

陳文儀:願攜手加國穩固共同價值、打擊集權

台北駐加拿大經濟文化代表處代表陳文儀在研討會上表示,台灣已準備好在印太地區扮演負責任及不可或缺之夥伴角色,希望與加國及其他理念相近民主國家加強合作,捍衛價值及應對共同挑戰。

他在接受采訪時說,多年來第一次邀請政界、外交界使節、智庫學者專家、新聞媒體,大家共聚一堂,討論「台灣關係法」40年來,產生的影響和效應,營造的加拿大可以從台美關係法中學習。

他說,目前台灣和加拿大都面臨國際上的劇烈變動,尤其是集權國家持續運用其影響力,對區域和全球造成不利影響,作為中小型國家如何應對外來威脅,如何捍衛自由、民主和人權?今天的研討會學者專家們提出的有意義的想法,其實是起到了拋磚引玉的作用,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現在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加拿大在思考解決方案時,發現了台灣。台灣不僅是加拿大進入亞洲市場的跳板,也是捍衛自由民主的長城,堅持理念、法制人權的燈塔,面臨困境時,我們變得更強大和繁榮,更接軌國際;加拿大面臨相似困難時,可以從台灣學到解決方案,台灣也願意和理念相近的國家,包括加拿大,分享經驗,大家攜手讓民主自由、市場經濟更穩固,也是打擊集權專制的更好方法。」

前國會議員梁中心先生接受採訪時說,今天的論壇加拿大人讓從客觀的、學者的角度對中國文化,以及加拿大和台灣、大陸的關係等方面的分析,非常令人佩服。以往,加拿大和亞洲的關係很混亂,每個政黨執政都是從經濟利益方面衡量,並沒有從國家之間的道德和價值方面衡量。

责任编辑:岳东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