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雜劇傳奇】

屠夫有仙緣 馬丹陽度任風子

文/杜若

武漢長春寺的一幅畫,描繪了:王重陽(又名重陽子)和他的七個弟子。馬鈺位於上方右二。(公有領域)

  人氣: 7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西遊記》中有句經典名言,即「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巧的是,元朝「曲狀元」馬致遠(1250年─1321年)所作的《馬丹陽三度任風子》中也有雷同之辭:「人身難得,中土難逢。假是得生,正法難遇。」

北京馬致遠故居中的馬致遠雕像。(公有領域)
北京馬致遠故居中的馬致遠雕像。(公有領域)

一部是成書於明朝中葉的古典名著,一個是寫就於元朝的劇本,不約而同都對「人身難得」有著一致的看法。只要他擁有人身,又身在中土,不管此人從事什麼職業,在世外高人看來,他都有修道的機緣。馬致遠筆下,馬丹陽[注]所度的任風子是一個屠夫。殺生無數的屠夫怎麼會有機會修道上天呢?

道家真人馬丹陽(馬鈺,1123年─1183年)祖籍甯海萊陽。馬丹陽原名馬從義,是東漢伏波將軍馬援的後代。

馬丹陽未修道之前,家財萬貫,良田宅院加起來,比半個州的面積還要大。馬家富而有德,慷慨樂施,世代積累了許多陰德。

起初,馬丹陽曾受到祖師王重陽(1113年─1170年)的點化,但他未能踏上修行正道。一天,地府陰差把他的魂魄攝去,丹陽元神落入地府,受到鞭笞之苦。就在痛入骨髓之時,忽然祖師現身,救拔他跳出苦海。

這場遭遇就像是一場夢,在似夢非夢之間,馬丹陽方覺得死生真是可怕。他甦醒後,於是循正道修行。他受東華帝君指教,去除人、我、是、非;受純陽真人指教,捨棄富、貴、名、利;再受王重陽指教,斷絕酒、色、財、氣,修道有成。他主掌白雲洞,等待機緣度化世人。

一天夜裡,馬丹陽看見一股青氣,照射到終南山甘河鎮。為教化這一帶良善之人,他離開仙鄉,來到終南山演化了一個茅草庵居住。

有一個屠夫姓任,因為喜歡喝酒,常耍酒瘋,鄉里人都順嘴叫他任風子。任風子看見馬丹陽教化的一方都吃了齋素,攪了他的生意,便尋思要傷害真人的性命。

馬丹陽很早就看透屠夫的心思,心想,當他來害命時,就點化他歸正道。詩讚:「我與他閻王簿上除生互,紫府宮中立姓名。指開海角天涯路,引得迷人大道行。」

任風子有些家產,每次看見兄弟們陷入困境,他就把財物借給他們,做為營生的本錢,並且不要利息。因此兄弟們都很尊敬他。

任風子與李氏結親,李氏生下一個男嬰。男嬰滿月之時,正是任風子生辰之日,所以任家舉辦酒席,招待眾人。酒席之上,眾兄弟抱怨,不久前新來的道人到處勸人行善,一方鄉民都聽那道人的話,不僅不殺生作惡,還改吃素了。

想來,這道人道行高深,不到半年的光景,就將一方之地化成了向善之鄉。鄉親們空閒時,就看《神仙傳》。一時之間,終南縣充滿了清寧的慕道之氣。

屠夫們折了本錢,沒辦法繼續做生意。於是,想趁著任風子喜宴之際,再問他借些錢。任風子憤憤地說:「攪人買賣,如殺父母。」趁著酒興,竟然膽大包天,動邪念想去殺那道人。

任風子恃酒逞凶,跌跌撞撞地越牆而過,來到丹陽居住的草庵。他剛進去,馬丹陽說:「任屠,你來了。」任風子覺得好奇怪,這道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任風子凶狠狠地說明來意,馬丹陽說:「是我攪了你的買賣。也罷,貧道受死就是。」任風子怔住了,哪有人自願送死的,以為道人有神通。馬丹陽說:「貧道哪裡有神通?」任屠剛要行凶,就被丹陽的護法神擋住了,反而傷了自己的性命。任風子大喊:「還我頭來。」馬丹陽說:「你剛才要殺我,倒問我要頭,你自己摸一下。」任屠摸一下,頭還在呢,於是哀求真人放他一條生路。

馬丹陽說:「你要走就走,誰也沒攔著你啊。」任風子一時懵了,說道:「師父,我來時一條路,如今是三條路,不知該走那一條?」

真人提醒他:「你從來處來,去往去處去,休迷了正道」。

任風子雖是屠夫,殺生無數,本性倒也不壞,而且極有悟性。他聽著真人的訓誡,獨自尋思著:父母生我,是我的來處。我若死了,便是去處。師父教我休迷了正道,難道是教我跟他出家嗎?想到這兒,任風子稽首而拜:「任屠情願跟師父出家。」

馬丹陽想試驗他的道心是否堅定,於是說:「你要出家,你可是什麼善男善女嗎?你剛才還提著短刀越牆而過,要殺我。怎麼一轉眼,你就要跟我出家呢?你家有嬌妻幼子,玉海金山,難道以後都不會想念嗎?」

「你聽著,你只有一心想著你的生身來自何處,我才能指給你一條大道長生之路。我這神仙只許神仙做;你那凡夫還尋凡夫去。」

任風子想:「師父說:『神仙只許神仙做,凡夫還尋凡夫去』。常言道:『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牛馬。』兒女都是金枷玉鎖,歡喜冤家。」想想世緣到頭來不過歡喜一場,終是空空如也。任風子倒也看開了,於是再次向真人稽首,情願與師父做徒弟,懇請真人指一條長生之路。

馬丹陽看他求道之心堅定,於是為他提出十戒:「一戒酒色財氣;二戒人我是非;三戒因緣好惡;四戒憂愁思慮;五戒口慈心毒;六戒吞腥啖肉;七戒常懷不足;八戒徇己害人;九戒馬劣猿顛;十戒怕死貪生。」

為了磨練任風子的心志,馬丹陽每天讓他做大量雜務,比如:早、中、晚各打五百桶水。菜園裡的雜事,繳轆轤、拔草、挑糞等都交由他來做。任風子對真人交代的大小雜事,都能任勞任怨地去做,逐漸地磨練出堅強的心志。

任風子果有道心,每天一千五百桶水,他也沒有怨言,並且樂呵呵的感謝真人,肯教他這樣的蠢蠢之才,落落之徒。他真心感嘆,學道的生活強過每日宰馬敲牛,殺狗屠驢。

道心打開,任風子心中充滿悠然的畫面:高山流水有知音,古木蒼煙入圖畫。與皓月清風為伴,不貪酒色,不貪財氣。學戰國列子乘風,學漢朝張良歸道,學功成身退的范蠡,泛舟五湖。雖然他是肉眼凡胎,一旦修真,從此撇下砧刀舊物,情願閱讀經卷,取拿丹藥葫蘆。

張良塑像。(Kinan168/Wikimedia Commons)

時間飛逝,一晃十年過去。此時的任風子,僅在草庵方圓之地長久磨練,雖然還沒能騎鶴上雲霄,也不曾到閬苑仙家採瑞草,但心中再無紅塵喧囂、是非吵鬧,每日勤懇地打點巴掌大的菜園,心際卻也散誕逍遙。

當任風子磨去了全部酒、色、財、氣,人、我、是、非的種種妄念之後,迎來飛升的時刻。蕩蕩天門大開,眾天子奏響天籟之音,飛馳的龍車迎接他返回天宮。

詩文唱贊:「為你有終始,救你無生死。貧道馬丹陽,三度任風子。」

[注]:馬丹陽,史上確有其人,金朝著名道士,也是著名針灸醫家。他與妻子孫不二出家修道,共拜全真教王重陽為師。在他羽化近百年後,元世祖忽必烈贈封他為丹陽抱一無為真人,世稱丹陽真人。@*#

出自元雜劇《馬丹陽三度任風子》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從哪裡來?又將向何處?千百年來,仁人志士都在上下求索。歷朝歷代,世人將對生命的探索融入文藝作品中,其中元雜劇將神道度人的題材演繹地格外淋漓盡致。元朝馬致遠被譽為「曲狀元」,在他創作得眾多劇本中,其中有一出《邯鄲道省悟黃粱夢》。且來看一看,呂洞賓如何破迷夢醒?
  • 錦繡般的春色裡,可愛的桃花風韻波動人的心弦,染出多情多義的史卷和詩篇:「人面桃花相映紅」浪漫情懷傳千年,桃園三結義則演繹了膾炙人口的三國「義」史。「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投桃報李」都是常見的名句。
  • 在汴梁城有一個富豪姓劉名圭,字均佐。白手起家,一生勤苦,掙得萬貫家產。按照財富排行,劉富豪是汴梁首富,可也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誰要用他一貫錢,如同剜他的心,挑他身上的肉一般。
  • 自漢武帝始,儒家思想和外儒內道讖緯學說流行於兩漢。通經、仁孝為兩漢取士之據。靈帝、獻帝逢漢末壞滅之時,社會道德日下,腐儒俗道充斥。「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描述當時之世為士少才、為子不孝、為官不清、為將不勇之風氣。曹操三發求賢令,不拘品行,唯才是舉,得天下英豪以道御之。
  • 包公想到剛才做的夢,蝴蝶墜入蛛網,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個小蝴蝶墜入羅網,大蝴蝶揚長飛去。原來,上天預先示現徵兆,使他明白此事,讓他來救王母的第三子。
  • 世間人心險惡,人海風波濁浪翻滾;世人對未來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榮華富貴,實質上與南柯一夢沒有兩樣。但真能參破這白日夢的又有幾人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