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能活著就是生命的奇蹟」

賈平近照。(伊鈴/大紀元)

人氣: 413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3日訊】(賈平口述,伊鈴撰文)60年代初,我出生在中國某小城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那是個講階級成分的年代。我天生老實、懦弱,總是受欺侮。走在路上有時都會挨調皮小孩打。 加上 「家庭成分」問題,從小很自卑。

幼年時代的賈平跟父母合影。

上學時,老師在課堂上動不動就喊:「誰家成分不好?舉手!」學校經常給學生講舊社會富人如何剝削窮人的故事 ,真的假的不知道,只知道恐懼、害怕。

那時正趕上文化大革命,學校不上課,老師都去鄉下集中接受再教育。高年級學生參加全國大串聯,爬火車到處跑……低年級學生由工宣隊、農宣隊管,成天講憶苦思甜,喊口號,到山上挖石頭,到農村撿麥穗,到工廠去學工。

後來中共政府號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我媽媽想辦法把我留城,因為沒法正常上學,父母就在家裡教我。

那是個瘋狂的年代。當時,整個環境給人一種壓抑感。我就在那種緊張壓抑的氣氛下成長。

體弱多病

我從小鼻子就不通暢,稍遇風寒,就會鼻塞,呼吸不順暢,只能張嘴呼吸,很痛苦。

5歲那年,長託幼兒園放暑假,我跟著鄰居姐姐到附近一所小學去玩。當時,一個高年級的小學生正在校園操場耍鐮刀。我很好奇,就湊上去看,結果被揮舞的鐮刀背砍傷鼻梁,頓時鮮血直流。

青年時期的賈平。(本人提供)

當時沒造成更嚴重後果,但從此後,本來有些堵的呼吸道就更不通暢,分泌物流出更困難,需要藉助藥物擴張才能呼吸,非常痛苦。真不知當時怎麼活過來的。

二十多歲,我在中國北京友誼醫院做鼻中隔手術,但效果不理想,還得經常靠藥物維持呼吸通暢。

切除腫瘤 又患丙肝

30歲那年,有一天下班,我走在人行道上,突然眼睛失明,啥也看不見。趕緊摸到人行道邊上的大樹坐下。去醫院檢查,發現肚子裡有一個拳頭大的瘤子。

當時經血嘩嘩地流,必須緊急手術。臨上手術台時,發現血色素很低。醫生給我緊急輸血。搶救過程中,共輸入2400CC血漿。

手術很成功,恢復也很快。正當我準備回單位上班時,突然出現噁心、嘔吐。又住進傳染病醫院,醫院查來查去,除了轉氨酶高,啥也查不出來。最後送到上海化驗,結果是丙肝(丙型肝炎)。

跟我住在一起的許多病人都有相同症狀。據說這種病是有名的輸血病,很多人都得這個病。我的主治醫生說:「這個病治不好,只能把轉氨酶控制住。最後結果大多是肝硬化,很難活過十年。」

當時治療最好的藥就是打胰島素;找最好的中醫師看病,每次取中藥就是12副藥。每天吃藥,大碗大碗的藥水灌下去,真的就像被藥水泡著一樣。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我手術前就時常腰疼,後來發展到各大關節疼,有時骨頭裡又疼又癢,挖不著,撓不到,特別難受。有時半夜被疼、癢折磨醒,必須劇烈活動,直至累到極度才能再睡下。醫院也查不出是什麼病,最後就按類風濕治療。

為了治病,我四處求醫,西醫不行看中醫。吃了無數的藥,反覆治療,反覆發作,時輕時重,一直得不到徹底根除。

疾病加上各種藥物的副作用,使我面黃肌瘦,虛弱不堪。整天躺著不想動,更不能工作。病痛的折磨,也使我性格也變得極其急躁和煩躁,愛生氣,家裡、外面都不和睦,身體和精神都處於極度痛苦之中。

初遇大法

我自幼接受唯物主義教育,非常排斥現代醫學以外的東西。但現代醫學又治不了我的病。我開始接觸一點氣功和佛教。

1995年,就在我苦苦掙扎、四處求救時,媽媽接觸到了法輪功,她煉了幾個月後,感覺很好,就勸我煉。

當時中國大陸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大家相互傳頌著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這大大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

開始煉動功,站半個小時都無法堅持,盤腿根本就盤不上。好在周圍有不少同修,大家比學比修。我們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閱讀《轉法輪》。慢慢我明白了,修煉不是為了治病,病是因為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修煉就是要修心性,做好人。

於是我下定決心修煉,打坐不管多痛我都堅持。不久,呼吸道的分泌物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我的呼吸道頑症好了。當我體會可以完全自由通暢呼吸的時候,我又激動又感慨:我的生命如同重生一樣。

修煉使我脫胎換骨

隨著不斷修煉及各方面的提高,整個身體也隨之改變。各種頑症在不知不覺中消減、消失。當狀態好時,真是感到身輕如燕,走路生風。

修煉還有一個更大的收穫,那就是心性上的提高。我明白應該怎麼做人了,心也越來越寬,過去看不開的事情漸漸看開了。逐漸地學會善待別人,寬容別人,遇事多替別人著想。生氣少了,不失眠了。我覺得修煉給我開啟了智慧,頭腦比以前清醒了,思維比以前敏捷了。

有了健康的身體,平和的心態,聰慧的頭腦,我在工作中積極進取。為了提高自已業務能力,又讀取了在職碩士學位……

2008年我來到海外,經常參加天國樂團活動。不論嚴寒酷暑,體力不比別人差,說走抬腿就走,坐汽車多遠也不暈車,也不怕冷了。這在過去是絕對不可能的,真是脫胎換骨,做夢都不敢想的變化。

現在全新的工作環境,一切從新學起,新知識,新技能,不斷地開闊思維,打開視野,在各個方面不斷提高和突破自己……

如今,我已修煉23年了,從修煉的第一天起,就再沒打過一針,沒吃一粒藥。身體健康,內心愉悅。能有緣遇到這麼好的修煉大道,我的命運完全改變了。

我時常為此感動:我真是一個好幸運的生命。修煉才是我真正要走的路,我找到了真正人生解脫的路。感謝法輪大法給予我全新的人生。#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