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歷4.25上訪 中科院工程師披露何祚庥其人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凡新西蘭奧克蘭報導)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的工程師曹女士,退休前一直在北京工作,親身經歷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而迫害法輪功的肇事者之一何祚庥也來自中科院。日前,曹女士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披露了她所了解的何祚庥其人。

96年的《光明日報》事件

曹女士是一名氣功愛好者,從1980年代起,她就開始學各種氣功,直到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曹女士表示,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並不是從1999年開始的,而是從1996年就開始了。大概是當年6月份的時候,中宣部一位副部長親自部署,讓《光明日報》刊登一篇評論員署名文章抵毀法輪功。

文章刊登出來之後,曹女士和煉功點上的學員交流,覺得應該去澄清事實,那最好的方式就是寫信,去講事實——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對思想和健康起到怎樣積極的作用。她聽說這樣的信光明日報社收到了幾麻袋,但他們始終置之不理。

一個月後,中宣部下發文件,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曹女士說,可見當時已經為迫害法輪功而鋪路。

北京電視台事件

曹女士接著說,1998年5月,北京電視台播放了一集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其中《北京特快》採訪中科院物理所的何祚庥,稱他們所裡有一位孫姓研究生,煉法輪功煉出精神病差點死掉云云。

曹女士說,其實那個孫姓學生什麼功都練,也練過法輪功的動作。「但法輪功書裡清晰地強調煉功要專一,他連最基本的要求都沒做到,出了問題能歸於法輪功頭上嗎?中科院物理所的法輪功學員最先找到何祚庥,要求他澄清事實,但他根本不聽。」

「煉功點上的很多學員就自發去北京電視台,我也去了,電視台派工作人員接待。當時大家舉手講,很多人都在講如何受益。因為大家都想說,後來就派代表。北京電視台聽後也發現這件事不對,後來在同一欄目中將法輪功學員在公園煉功的祥和場面進行了正面報道,澄清了錯誤。」

何祚庥其人

曹女士說,何祚庥在大學的專業是理論物理,畢業後在中宣部工作。他參與各種政治運動一向很積極。何祚庥後來調到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層子模型。他提出物質在微觀下有「無子」既無產階級子、「前子」既前進子和「毛子」即毛澤東子等理論。

因為他搞的是「理論物理」,所以上述純粹理論,沒有任何實踐。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就這樣被他「有機的」結合了起來。曹女士說,此人思想極左,不學無術,但是中共高層有人就喜歡這樣的,所以他成了中科院的院士。其實,他就是中共的一根打人的棍子。

她還表示,據說南水北調的時候,西線工程拿不出理想的方案。於是何祚庥去考察,回來後提出一個特別令人目瞪口呆的方案——用原子彈把喜馬拉雅山炸開一個缺口,用印度洋的暖流把冰雪融化,然後水就過來了。

親歷4.25和平大上訪

曹女士說:「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沒有得逞之後,1999年他又把同樣的內容刊登在天津的一本雜誌上。所以4.25上訪的時候,我根本沒猶豫就去了。我們中科院的不少法輪功學員都去了。」

「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是一步一步都有預謀的。」曹女士說,「在各地學員煉功被騷擾,書籍被禁止,打壓不斷升級卻又申訴無果的情況下,在我看來,法輪功學員到國務院上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4.25的出現也是必然的」。

1999年4月25日,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親自接見學員代表。經過一天的會談,事情得以圓滿解決。史稱「4.25上訪」,也稱「萬人大上訪」。

責任編輯:徐亦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