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十年前的「四·二五」

文:北京法輪功學員

人氣: 52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4月23日訊】下午看了電影《為你而來》,我和母親一直在不停地流淚,電影中太真實的情節和對白,一下子把我拉回二十年前。

1999年4月24日晚上,母親從煉功點回來說天津同修(法輪功學員)被抓了,明天是週日,大家想去國家信訪辦反映情況,我說我也想去。

我們母女在週日(4月25日)一早7點鐘從家裡出來,一出門就打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兒,我說去國家信訪辦,那時早上沒有什麼人,霧還比較大,空氣濕漉漉的,司機一路上飛馳,不到20分鐘就把我們送到了北新華街和長安街交匯的馬路邊上。我們下車時,看到北新華街和府右街來回走動的人很多,但是不知道國家信訪辦的具體位置,於是就找了一個警察問,警察問我們要幹嘛,我當時用顫抖的聲音說,「我們是來上訪,跟國家反映問題。(因為長這麼大,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我會上訪)」警察就說:「跟我往這邊走……」於是我們就被他領到了馬路對面的府右街上,過了馬路之後,警察說,你們往裡走吧。我們謝過警察,就往府右街裡面走,才發現府右街上已經有很多同修了,我們在離國務院大門口大約100米不到的地方停下來,發現了我的同事和母親單位同事,大家都很安靜地站著。

大概9、10點鐘的樣子,總理朱鎔基帶著幾個工作人員從國務院出來,開始很嚴肅地對著國務院門口對面的同修說:「你們來這麼多人幹什麼?」這時有同修說:「總理,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我們想跟政府反映問題。」朱鎔基說:「你們這麼多人我沒法兒跟你們談,你們誰是負責人……」這時有同修說,「我們是自己來的,沒有負責人。」後來朱鎔基說:「那你們選幾個代表,跟我進來談。」隨後轉身回了國務院。這時跟他一起來的工作人員說了幾個條件:有沒有在國家機關(工作)的局級幹部、在軍隊裡的什麼級別以上的軍官、高級知識分子……(這裡記不清了)於是有同修沿著府右街詢問,立刻有十幾位同修隨工作人員進了國務院。

那天的霧到上午10點多的時候散了,大家都很安靜地等待著去跟朱鎔基反映情況的同修回來,這時很多同修看到天空中出現巨大的法輪。到中午的時候,有同修說反映情況很順利,去反映情況的同修很快就出來了。但是整個中午過去,同修們並沒有出來,這時站在我們前面的警察早已放鬆了警戒,開始是背對我們的,中午的時候也轉身過來和前排的同修聊天。但是到了午後,開始有幾輛防彈轎車快速地開進國務院,後來又有防彈轎車在府右街上走走停停(後來知道那是江澤民的轎車),之後警力布置多了起來,開始在警察中間穿插了穿白襯衫的便衣,到了下午的時候,在便衣和警察之間又穿插進了戴著頭盔的軍人,在馬路上也悄悄地布置上矩馬。有攝像車在慢慢地掃拍沿路的同修,也有拿著長焦相機的記者對著同修拍照。下午4點半之後,天氣又變得陰沉了,時不時有冷風吹來。

作為經歷過1989年「六四」的北京市民,沒有人會不對面前的情景做出揣測,這時我們一些年輕的同修站到了前排,想著如果中共開始屠殺,站在後面的阿姨和伯伯還有一線生機。母親跟我說,「你爸之後可能會知道咱們母女就交待在這兒了。(因為那時父親不在國內,對我們母女來上訪的事不知情)」

直到晚上快8點的時候,府右街的路燈照著面前背對我們的士兵的鋼盔,他們荷槍實彈、沉默不語,我們也不說話。突然去國務院反映情況的同修滿面笑容地出來了,跟大家傳達了消息:1.天津的學員已經放了;2.法輪功的書籍可以正常出版。於是大家迅速離開了站了一整天的府右街。

週一早上的時候,北京下起了雨,我上班路過府右街時,聽到同車的同事說:「聽說昨天這裡有好多人,上萬不止」……

二十年過去,回想當年靜靜站在一起的同修們,好像很平靜地度過了那一天,其實,那是放下生死也要去為大法講一句真話的偉大修煉時刻,直到現在想起還十分激動。

註:《為你而來》講述的是幾位有著不同背景、不同經歷的東北青年如何從一個常人成為法輪功修煉人、在中共無辜打壓下,最後走上天安門的故事。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4-23 9: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