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同性戀議題與聯邦大選

人氣: 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4日訊】(Peter Abetz撰文,大紀元記者林達編譯)5月18日的聯邦大選有可能改變澳洲社會的本質特點。雖然媒體對經濟問題有頗多辯論,但對長達302頁工黨政策文件中的社會議題卻少有置評。

工黨的政策文件可在其官網上免費獲取,因其太長,很少有人會花時間讀完它。不過,快速瀏覽一下即可發現,工黨已經完全擁抱激進的LGBTQI政治運動(LGBTQI是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同性戀、兩性人的縮略詞)。

該文件出現了19次「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55次提到「兩性人(intersex)」。「LGBTI(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兩性人的縮略詞)」這個詞用了44次,「Queer(同性戀)」這個詞出現了16次,「變性人(transgender)」35次。女同性戀(lesbian)、雙性戀(bisexual)、男同性戀(gay)分別出現了29、30及28次。「變性恐懼症(transphobia)」和「雙性戀恐懼症(biphobia)」各出現2次。奇怪的是,「同性戀恐懼症(homophobia)」只出現了3次。「性別(gender)」一詞出現了100次,包括21次提到「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

工黨全力支持LGBTQI議題將冒巨大政治風險,因為這將疏遠他們在各族裔的許多支持者。歷史上,工黨在各族裔的支持者一直是社會保守人士。但是,工黨現在似乎不再想顧及這些保守選民了。

讓社會保守選民反感的還包括,工黨在其政策文件裡承諾將執行《日惹原則(Yogyakarta Principles)》,在政府文件中,如出生證和駕照等,抹去性別一欄。工黨還承諾在學校開設各類性教育課程,傳授同性戀內容,如性別像液體,不是固定的,沒人能告訴小孩的性別是男是女,這得由小孩自己決定想要什麼性別。

「安全學校(safe school)」項目帶來很多爭議,自由黨政府切斷了聯邦對它的資金援助,但工黨會重新將其引進,他們似乎決意要把這些同性戀意識灌輸給孩子們。於是,家長們面臨的問題是,如果上不起私校,就得讓子女在公校裡面被迫接受這樣的性教育,這導致很多兒童性混亂。

工黨已經決定在公校的性教育課程裡加入LGBTQI的內容。為了贏得LGBTQI選票,工黨還承諾全部報銷變性手術以及隨後的荷爾蒙療程費用。

LGBTQI運動的過激之處在於它不能容忍任何不認同他們的人,動不動就把不同意見者告上反歧視法庭。霍巴特(Hobart)大主教  Archbishop Porteous只因給父母散發關於基督教堂關於婚姻的小冊子,就被告上塔州反歧視法庭;而珀斯的攝影師Jason Tey,僅僅因為對其客戶說不贊成同性婚姻,也被告上西澳的平等機會委員會(the Equal Opportunity Commission)。

聯邦性歧視法案(the Federal Sex Discrimination Act)給予宗教團體(包括教會學校)豁免權。但綠黨一直想將之取消,現在,工黨也加入了綠黨陣營。

如果失去豁免權,教會學校將不可能維持其宗教影響,因為他們不能要求老師去塑造學校所傳授和體現的信仰價值。取消豁免權,教會學校還能不能繼續開設傳統上的性教育課程亦成為問題。基督教、穆斯林和其它信仰都認為同性性行為在道德上是錯誤的,這些觀點是否還能教就會成為問題。工黨稱宗教信仰不能成為歧視的理由,工黨這些政策應當引起信仰人士的密切關注。

假如工黨贏得這次聯邦大選,它將在綠黨的支持下,實施這些激進的社會政策。綠黨一直以來就是這些社會變革的倡導者,但其它黨,如澳洲基督徒、澳洲保守黨和自由黨,都反對這些激進政策,讓人感到一絲欣慰。

此次大選,選民的選擇將影響到子孫後代。

(作者彼得‧阿貝茨( Peter Abetz)是澳洲基督教遊說團西澳分部主席、前西澳州議員(2008-2017)。本文僅反映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大紀元。)

責任編輯:周鑫

評論
2019-04-24 7: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