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廿年前四•二五上訪 親歷者講述當年真相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明慧網)

人氣: 15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今年的4月25日是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整整20週年的日子,然而,在中共的污衊造謠和封鎖真相下,還是有許多中國人聽信中共宣傳,說法輪功有組織上訪、包圍中南海等。今天,兩位法輪功學員將講述他們的親身經歷,讓您對此有一個新的了解。

有組織上訪

現居加拿大、原中國兵器工業部下屬一家醫院的中醫師冉奉雲說:「4月24日晚上,一位老阿姨告訴我,天津公安無辜抓了我們45位學員,天津不解決,叫北京解決,我就問阿姨怎麼辦,她說,明天她會去國務院信訪辦,我說我也去,因為我們都是煉功做好人,抓他們跟抓我是一樣的感受,之後我就問了信訪辦的地址、怎麼坐車去。」

2017年4月22日,中醫師冉奉雲在溫哥華藝術館前,燭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唐風/大紀元)

天津抓人的起因是,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青少年教育博覽》刊登了一篇中科院何祚庥寫的《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文章,何祚庥在文章中稱身邊有練「法輪功」的「被送入精神病院」等歪曲事實的言論,18日開始,陸續有天津當地法輪功學員去出版社反映真實情況,講述自己煉功之後的親身感受,出版社了解之後開始承認錯誤,但後來一夜之間又反悔,隨後的23日,天津公安出動300多名防暴警察開始抓人。

冉奉雲說,何祚庥在文章中說青少年不適合煉功,我覺得說的不符合事實,「我覺得煉功非常好,當時我上學很緊張、要記的東西很多,又記不住,壓力很大,但每次看完《轉法輪》這本書後,頭腦清晰,而且書中講的做人的道理,就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心態變得很平和,而且思路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加上煉功後,身體很健康,身體也越來越輕鬆,精力很充沛,跟我一起上課的同學也有煉功的,我們在一起交流的時候都談到同樣的感受。」

冉奉雲第二天(25日)早上8點多自己乘車到達信訪辦,當時已經有很多學員在那裡排隊,「我在北醫三院馬路旁的人行路邊,學員有看書的、有煉功的,大家都很安靜,平和,警察聊著天,遠遠地看著我們,不久有學員拿著塑料袋蒐集垃圾,告訴我們哪裡有衛生間,學員自發把環境維持得很好。也有好奇的人看到站著這多人就來問發生什麼情況,學員也只是解釋,交通各方面都很正常,秩序非常好。」

冉奉雲講述了他當時的心情:「我們自己看書煉功都有體會,都覺得這個功法非常好,何祚庥寫這篇文章你不能歪曲事實,說的不是那麼回事,那學員去告訴真相,講自己的感受,你就抓人,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覺得應該去國務院向領導人反映情況,這個事情要解決,所以,我自己就來了。」

瀋陽撫順法輪功學員小羽說:「其實,那個時候我們這邊大部分人是不知道天津發生的事情的,我們離京津比較遠,當時通訊並不很發達,只是發現政府莫名其妙地打壓和干擾煉功,最後我們就開始自己逐級上訪。」

小羽那年是一名17歲的高中生,兩年前她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從小就信佛、相信人要修煉,就一直在找,先是找到佛教,1997年的時候,有法輪功學員告訴我,只有法輪功才能讓我真正的修煉,之後我抱著對所有佛的尊敬給法輪功師父敬香,當時我的天目就開了,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小羽說,1999年4月下旬開始,政府突然不准我們到戶外煉功,「當時撫順地區的煉功點,有的被不明的人潑水,也有警察到煉功點驅散學員,但都不說明為什麼這樣做。之後,大家就自願去撫順市政府反映情況,但市政府說不管,要去省政府解決。」

小羽和她媽媽,以及另外兩名學員就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省級政府瀋陽上訪,途中在一個高速收費站被攔截,他們發現很多車都被攔截在這裡,原來都是要去瀋陽上訪的各地區不同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之後,政府用大客車把他們拉到南洋武警學院。

「在一個很大的房間裡,已經有很多學員坐在那裡了,有的還背著行囊,都是半路被攔截下來的。大家都坐在那裡靜靜地等消息。當時大家的想法是,市政府把我們拉回來肯定會給我們一個說法,當時我們對政府都抱著希望。不久,突然又來了很多記者,扛著攝像機對我們進行拍攝。」小羽說。

第二天,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填表登記,之後被送到撫順的女子戒毒所,「當時折騰一天一宿,一直不給飯吃,很多老人餓得都沒有力氣,警察卻說我們不遵紀守法,不給吃飯是對我們的教訓,但又說不出來我們哪方面不守法,最後要大家保證不再上訪才放我們回家,但不讓煉功的問題卻不給解決。直到黃昏我們回到各自的家。」她說。

小羽說,回家之後,大部分人決定還要去北京上訪,「因為上訪是公民的權利,不讓去省政府,而市政府又不管,那我們去北京信訪局上訪,我們認為肯定是當地政府瞞著高層,這件事情我們相信國家能幫我們解決,大家抱著樂觀的態度打算去北京上訪。」

小羽表示,他們後來因為填了表的原因,很多人的電話被監控,去北京的消息被洩露,包括她在內的很多學員被以擾亂治安的罪名相繼被關進了勞教所。

小羽說,她當時記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央視新聞聯播曾報導說,「4‧25」全國各地來了很多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訪,還說當局對氣功沒有進行打壓,請廣大的民眾不要聽信謠言、不要擔心、不要恐慌,都回去,不要往北京跑。「意思是國家沒有下文件不讓我們煉功,各地政府的行為不是接受國家命令的,當時我非常開心,國家沒說不要我們煉功,而那時很多人才知道天津發生的事情。」

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並非始於「4‧25」。1997年初,政法委書記羅干就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但調查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不了了之。

1998年5月23日,北京電視台《北京特快》欄目就氣功管理問題採訪何祚庥,何祚庥當時就公開抨擊法輪功。

包圍中南海

「4‧25」大上訪當天,在時任總理朱鎔基的指示下,遭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被釋放,問題得到了和平解決,法輪功學員自行散去。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明慧網)

不過,3個月後的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團發起對法輪功全面的鎮壓,把當初法輪功和平上訪污衊是「圍攻中南海」。

冉奉雲說,法輪功學員去出版社講真相、講親身感受的時候,對方已經承認錯誤答應要糾正,但後來又變卦不承認,武警隨後開始抓人,「這個本身就讓人感到中共已經開始設下圈套,因為天津敢這樣做說明後面是有人支持的,他們說天津解決不了,要向上級反映,那上級就是中央國務院信訪辦。」

在天津當局非法抓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後,天津市政府向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說,抓捕是北京的命令,並鼓勵學員去北京。

冉奉雲表示,他去的當天早上就有學員說,警察把上訪的學員往那邊(中南海)帶,「而法輪功學員平常對政治都不敢興趣,只是覺得抓人這件事要找領導,具體怎麼去找不知道,這時就有警察帶路,大家就跟著警察的安排走過去了。」

小羽也表示,有不少外地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事後回憶,他們當時到北京後並不知道信訪局在哪裡,而北京火車站當時就有很多警車,「警察問你是去上訪的嗎,然後直接給你拉到中南海信訪局,讓大家站成排,圍住了中南海,然後給錄了像。」

小羽說,當時的新聞裡明明說沒有下任何文件和法律條文不讓我們煉功。「但是,萬萬沒想到,7月份就把我們定成X教,這完全是一場騙局。」#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4-25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