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為了小妾趕走母親 他卻這樣對待異母弟弟

作者:杜若

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Fotolia)

  人氣: 10828
【字號】    
   標籤: tags: , ,

人與人之間相處,其實就是一個心字。心對了,外界的環境看似難堪,而通透的心路終使人峰迴路轉。清朝康熙年間,有一人官期屆滿,帶母親回到家,發現父親已經另娶了一個小妾,還生下孩子。此人的父親非要休掉正妻,即他的母親。面對家庭變故,他是如何做的呢?

李中德的父親是京師東城驍騎校(官名)。康熙十二年,李父隨大軍征伐,進入閩地。康熙十三年,李中德在陝西任參軍,於是攜帶親屬進入秦地。此人通曉滿漢雙語,也很會寫詩,很有才華。待任期屆滿,他偕母親一起回到家,才發現家裡境況已經大變。

原來李父已經從閩地回來了,不僅娶了一個小妾,還生下一個兒子。李父擔心結髮妻子回來後,會使小妾不高興,於是不許她們相見,並且還想休掉妻子。

李中德跪在地上哭著懇求父親,「我的母親從少年時期,就跟隨大人入關,服侍您梳洗於鞍馬之間,為您燒火做飯,縫縫補補於鋒鏑之下。一路走來,嘗盡艱辛,歷盡艱險。如今母親頭髮已經花白,身為人子我有幸獲得一官半職,以微薄的俸祿供養母親,以為我們一家很快就會團圓了,為此還欣喜慶賀。母親賢淑,父親大人全都知道,而且七條休妻的條件,母親一樣也沒有犯。您於心何忍,在中途拋棄母親呢!母親孤苦年邁,又該依靠誰?母親只生下我這一個兒子,不要使我中斷對母親的贍養。」話還沒說完,李中德以頭搶地,以致血流如注,沾滿衣衫。但是心腸狠硬的李父終是不聽。李中德再次懇請,是否能讓母親住在李宅的其它屋舍,李父依然不同意。

李中德想到,為贍養母親而離棄父親,也不是人子所為之事。於是在京城東直門外,悄悄地修造屋舍,作為母親的安居之地,又僱用一個老婦和一個小僮,侍奉母親的飲食起居。

每天,李中德在宮中當值結束後,侍奉父親,視膳問寢,幾乎沒有流露出倦容。平日與幾個異母的弟弟們歡笑如常。

如果遇到合適的機會,李中德就悄悄地到母親的住處,噓寒問暖,安慰母親,也不讓父親察覺。所以父親始終不知道內情。如此過了六年。

後來,李父罹患重疾,眼看著他時日無多,李中德就告訴父親,可把母親接回來,見上最後一面。

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彌留之際,李父深自懺悔,伴著悔恨的眼淚,李父永久地閉上了眼睛。不久之後,小妾也去世了,留下四個還未成年的兒子。

李母並不記恨念惡,將小妾的四子視如己出,李中德也一同撫養他們,待之猶如一母同胞的兄弟,並為他們請老師加以訓導。後來,因家人逐漸增多,不能再逐一去請塾師教導,於是李中德在家自開「學堂」,由他擔任學堂老師,教育同父異母的弟弟們,為其講解誦讀,毫無懈怠。

《觚賸續編》的作者鈕琇說,有一次他經過李宅家門,聽到琅琅的讀書聲,從院內傳來。異母弟弟們所穿的衣服,一年四季都準備得很齊全,冬有裘衣,夏有葛衣。而李中德的親子已六歲,也在家塾中,但是卻穿著短襦破鞋而已。

為此鈕琇感慨,李中德遭逢人倫變故,然而他孝養父親,護養異母弟弟,並沒有因一些變故而改變他的心中的堅持,真可謂賢者啊!@*#

(據《觚賸續編》卷二)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成都城內的官員和老百姓知道後都說:「靈池縣的朱真人(註)專門到周元裕家請他畫像!」此後,來請他畫真人仙容的人多得都快把他家的門都擠滿了。
  • 韓瑞龍走到鄭屠舖前見燈火通明就喊著要買豬頭,但舖裡燈光卻忽然不見,等了半響也不見回應,剛一轉身走回幾步路,卻又聽見鄭屠門響,匆忙回去買了鄭屠用布包好的「豬頭」,提往家裡去了。不料不多時,有些累乏的韓生恰迎面遇上的巡更人。見他氣喘吁吁的兩手捧著帶血布包,便攔下查詢。沒想到布包之內並不是甚麼豬頭,卻是「一顆血淋淋髮髻蓬鬆女子人頭」。嚇得韓生魂飛魄散,也被押解到了縣衙。
  • 中國畫 太平春市圖
    獨子學業無成,為人也頗為荒誕不經,行事驕橫。因其持家無道,致使家道逐漸敗落,做什麼事都不順遂,處處碰壁。儘管如此,他依然我行我素,放縱自己的行為,沒有絲毫顧忌。
  • 包公想到剛才做的夢,蝴蝶墜入蛛網,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個小蝴蝶墜入羅網,大蝴蝶揚長飛去。原來,上天預先示現徵兆,使他明白此事,讓他來救王母的第三子。
  • 郭擦把藥送給富人。富人吃下藥丸,即時痊癒,很是靈驗。富人很守信用,真的供給郭家三口終生衣食所需。人們不禁感嘆,郭擦一念孝悌感動天地,所以能遇到神仙,享受這些福分。一個乞丐尚且能孝敬雙親,關愛手足,尋常百姓同樣也能濟助他人,累積福德吧。
  • 宋寧宗慶元二年(1196年),南康船師陳太從建康來。他向南康戶曹張子溫說起一件事,絲帛莊主人周翁的長子極其不孝,常常酗酒爛醉,逞凶鬥狠,他每次鬧酒瘋,周翁都會驚恐不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