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高官:中共不守法不守諾 還在美獵狐

美國司法部副助理部長希基指出,中共在美國除盜竊知識產權及商業祕密外,同時派出特工從事違法的抓捕行動。圖為希基。(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氣: 64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美國司法部副助理部長亞當‧希基(Adam S. Hickey)週三(4月24日)發表講話,聚焦中國問題,並以具體案例來披露中共如何不尊重法治,違背與美國簽署的《法律互助協定》,以及在美國展開違反美國法律的「獵狐行動」。

在週三舉行的第五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和電信團隊全國大會上發表講話時,希基說,此大會是美國政府與私營部門討論政府所看到的威脅以及解決辦法的獨特機會。

在第一部分講話中,希基先是強調了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他說,這實則是一份「盜竊路線圖」,因為該計劃的十大重點領域中至少八個領域的個人或實體已遭美國指控。有關這部分的具體報導請見上篇。本篇側重希基的第二部分講話。

希基:中共不尊重法治和法律程序 沒有遵守承諾

美國除了面臨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及商業祕密的威脅外,希基表示,美國面臨的另一方面的威脅就是,中共未能履行其與美國合作打擊犯罪的承諾,或者說是沒有更廣泛地尊重法治和法律程序。

「當一家中國公司或個人違反美國法律時,我們索要文件和採訪的要求多年得不到回應,合作的承諾也沒有兌現。」希基說。

他舉例說,2015年,美中兩國同意就調查電腦犯罪的請求、收集電子證據和減少來自各自國家的惡意網絡活動進行合作。然而在2017年,當美國司法部援引這項承諾,要求中共協助調查一家據稱涉嫌商業祕密盜竊的互聯網安全公司時,「我們沒有得到任何有意義的回應」。

希基還說,自2001年以來,美國和中國簽訂了「法律互助協定」(MLA)。該協議規定,在一方向另一方提出請求,要求「在調查,起訴和與刑事事項有關的訴訟程序中」提供證據收集和其它協助,另一方則有義務執行。然而,在過去十年中,中共極少對美方發出的多項MLA請求,提供銀行或類似的交易記錄。即使在少數情況下提供記錄,那也是不完整、不及時和不可受理的。

「當我們作為聯邦檢察官行使我們的權利,要求在這裡的(中國)企業提供記錄時,中共政府卻威脅它們不要遵守,」希基說。

他還指出,多年來,美國一直努力將中共國企業攀鋼集團繩之以法。攀鋼涉嫌與杜邦公司的一名前雇員及其他人共謀,竊取杜邦的商業機密,使其能夠生產二氧化鈦。但中共政府拒絕執行美國對攀鋼集團再三提出的指控。鑒於此,(美國)司法部不得不說服最高法院改變刑事訴訟法規,允許通過其它方式發出指控通知,攀鋼將於明年早些時候面臨美國的庭審。

中共對外國執法進行報復

希基在講話中還強調了中共對外國執法的報復行為。他舉了蘇斌的例子。

2014年,在美國的要求下,加拿大當局抓捕了一名中國公民蘇斌。蘇涉嫌盜竊美國C-17貨機機密及其它敏感軍事機密,美國在蘇被抓後,尋求從加拿大對蘇的引渡。但中共作為報復,抓捕了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Kevin and Julia Garratt),並企圖將他們作為籌碼,迫使加拿大拒絕引渡蘇斌。高凱文在中國生活了30年,此前從未犯法。而被中共抓捕後,突然受到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

蘇斌在2016年3月承認於2008至2014年間,與中共軍隊的電腦黑客合謀入侵美國企業電腦,以獲取包括戰鬥機在內的軍事飛機文件。

去年12月1日,加拿大應美國的要求,在溫哥華抓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美國指控她涉嫌欺詐,以逃避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並要求引渡她到美國接受審判。

之後,中共先後抓捕了多名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包括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及商人邁克爾‧斯帕沃(Michael Spavor)等。

中共屢次違約 打破承諾

中共除了沒有遵守MLA協定中所規定的義務外,在很多事件上,對違約似乎感到毫不羞愧。僅以網絡安全為例。美中曾在2015年達成協議,同意不向對方實施網絡滲透以獲取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美國情報官員表示,在協議生效後的很短一段時期內,北京的確減少了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和滲透,但很快又恢復了這些行為。

美國國土安全部去年10月對中共支持的「雲端跳躍」網絡攻擊行動提出警告說,該行動在過去幾個月內激增。

根據安全軟件供應商Carbon Black收集的相關數據,中共是對美國實行網絡攻擊的主要來源。Carbon Black去年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共正在加強黑客攻擊,而且攻擊手法更加複雜、更具破壞力。

中共不僅違反了與美國的網絡協議,而且也違反了一項與澳洲簽署的網絡安全協議。《悉尼先驅晨報》去年11月發文說,中共黑客正大幅加強對澳洲公司的網絡攻擊,「持續而顯著地」竊取澳洲知識產權。調查顯示,中共國安部是黑客攻擊行動的幕後推手。

足具諷刺的是,中澳之間於2017年才簽署了一項網絡安全協議。但沒隔多久,澳洲官員就說,中共自2018年年初以來對澳大利亞公司發動了包括「雲端跳躍」活動的網絡攻擊,表明這個中澳雙邊網絡安全協議正被中共忽視。

無論是安全官員、網絡專家還是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副總裁聖托納斯(Mike Sentonas)都表示,「雲端跳躍」黑客與中共國安部有關。

聖托納斯表示,他們已經注意到2018年前六個月的攻擊案顯著增加。「這個活動主要源自於中國,鎖定所有產業。」「(中共)無疑已經撕破遮羞布開始明目張膽(進行黑客攻擊)。」

中共在美國進行「獵狐行動

希基指出,對於在中國境內抓捕那些違反美國法律的中國公民,中共不給予合作,同樣,當中共在美國境內尋求追蹤被其指控犯有政治或腐敗罪名的中國公民時,中共也拒絕與美國當局合作、將這些人以正當程序送上司法。相反,中共派出被稱之為「獵狐」(Fox Hunt)團隊的特工,到美國來執行行動。這些特工以虛假藉口進入美國,對他們想要抓捕的對象以恐嚇手段,強迫他們回國。

據《紐約時報》此前的報導,美國官員說他們有確鑿的證據,表明中共特工使用各種強硬手段促使他們要抓捕的目標回國,包括威脅要對他們在中國的家人採取行動。這些特工在美國開展的不是公開的政府事務,而且極有可能是利用旅遊、商務簽證進入了美國。

美國國務院曾明確,外國執法人員在沒有事先通知美國司法部的情形下,不得在美國境內進行調查活動,否則依照美國法律他們的行為他們構成刑事犯罪行為。實際上,按照美國法律,除了外交領事官員和專員之外,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以外國政權執法人員的身分從事活動,是刑事犯罪。

美國政府早就對中共特工在美國進行「獵狐行動」提出警告。

國務院表示,美中兩國通過美中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在共同關心的事宜,包括通緝犯和反腐上進行合作。不過,中方有責任向美方提供重要、明確、並且具有說服力的證據,讓美方得以調查、驅逐出境和起訴逃犯。」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中共政府在美追捕的很多是政治犯、異見人士,或者是披露中共高層醜聞的人士。對於這些人,中共本來就難以向美國政府提交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據,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美國政府即使願意合作,中共也仍然拒絕合作,不惜違反美國法律,要用「獵狐行動」自己去美國抓人。#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4-27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