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4‧25上訪 天津法輪功學員述經歷 見證奇景

人氣: 6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譚雅加拿大蒙特利爾報導)史詩般的「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大上訪已過去20年,但來自天津的法輪功學員郝玉秀,對當年春天那一個星期裡發生的事情記憶猶新。

1999年4月16日,星期五。那天,上中學的女兒從學校帶回一本雜誌,拿給郝玉秀看,雜誌名叫《青少年科技博覽》,是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刊物,學校裡很多學生都訂閱了。那期雜誌首篇即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的連襟何祚庥所寫文章,無中生有,詆譭法輪功

「女兒對我說,她一看到那篇文章就難過得落淚了。」那時郝玉秀和女兒修煉已經兩年多,郝玉秀的丈夫老韓已修煉四個年頭,一家人都很受益,特別是老韓,多年嚴重的胃潰瘍不治而癒。

郝玉秀看了女兒遞過來的文章,她心想:這文章說的完全不屬實,自己有責任去編輯部反映情況,糾正文章中的不實。

郝玉秀在天津護士協會工作,當時正在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共同整理編寫「天津學員修煉法輪功疾病痊癒一百例」,為了考證案例的真實性,他們對每個案例進行核實,親眼見證了絕症患者修煉法輪功後重獲健康的事實。

4月19日星期一早上8點,郝玉秀來到雜誌的出版單位天津教育學院,到那一看不少學員都來了,「大家不約而同地去了,因為都是煉功後受益了,都覺得應該說句公道話。」

教育學院編輯部安排了一個大的會議室,並派工作人員與學員們座談。學員們講述了自己修大法後,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疾病痊癒的親身經歷。有不少人提到他們以前患過的不治之症如白血病、胃癌肝癌等都在修煉後痊癒了。

座談過程氣氛活躍、融洽。工作人員非常受感動,當即表示會立刻向領導匯報,轉天給予答覆。

4月20日星期二早上8點,郝玉秀來到教育學院聽答覆,不曾想教育學院方面的態度180度大轉彎,對法輪功學員不予理睬。

「時間一點點過去,教育學院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學員,大家都很平和,秩序井然地站在教育學院的前院、後院和操場上靜靜地等待著教育學院的答覆。」

接下來的兩天,郝玉秀仍每天來到教育學院,和其他學員一起靜靜等待答覆。到了星期四,公安出現了,在高樓上架起了攝像頭,氣氛開始變得有些恐怖。但郝玉秀心裡保持平靜:我們修煉人都在做好人,雜誌上的文章是在誣陷,我們只是說明情況,討個公道。

4月23日星期五,她回單位上班,下班途中遇到其他學員,才得知當天教育學院已被警察清場,一些法輪功學員被打被抓。聽聞這個消息,郝玉秀很著急,馬上趕到教育學院,一看那裡到處是警察,學院已被封鎖不准進入。當得知原在教育學院院內的學員全部去了天津市委,她隨即趕到那裡。

在天津市委那兒,「街道兩側站滿了學員,一直排到很遠,這麼多人,還是那麼地安靜平和,沒有忿忿不平,還是保持著氣氛祥和。」

當天深夜,公安提出次日即4月24日早8點在教育學院與代表座談,讓大家馬上撤離,「出於對國家和公安的信任,我們都離開了。」

4月24日星期六早上8點,郝玉秀準時來到教育學院準備參加座談,誰知那裡到處都是警察,轉了幾圈,都被警察截住不讓進入,說是「沒有接到通知,不知道座談這回事。」郝玉秀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國家政府怎麼能說謊欺騙民眾呢?

教育學院進不去,她就只好回家了,心裡為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擔心,卻不知該怎麼辦。

第二天,4月25日清晨,她聽說,有法輪功學員們當天自發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因為天津市府說,這事他們解決不了,國安已經介入,沒有北京的授權,天津不會放人,要解決問題就得到北京去。

聽到這個消息後,郝玉秀和先生老韓即刻趕到天津火車站,卻發現所有去北京方向的列車車票全部停售,於是打了一輛出租車趕赴北京。

北京天空出現奇景

到了北京,出租車司機讓他們在天安門附近的一條街下了車。正當他倆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時,看到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走來,形成一股人流。他們順著人流默默地走,來到府右街。那時府右街邊道已經站滿學員,她按順序站在了府右街拐向長安街的位置。

「現場的學員,無論男女老少都靜靜的,有的看書,有的打坐,大家把行人走道也留出來了,也沒有影響交通。後來中共用『圍攻』一詞是很可笑的,學員們沒有任何過激行為。」郝玉秀說。

期間,有兩三個路過的老北京人好心地跟她說:「你們還不趕緊走,共產黨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十年前,學生們就是在這條街上被鎮壓的,弄不好就機關鎗突突上了……」不過法輪功學員沒有離開。

下午3點左右,郝玉秀忽然看到從天空降下無數的法輪,五顏六色,非常殊勝壯觀,就連一個過路人也在說:哎呀,太漂亮了!我一生中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景象。

後來聽說,時任總理朱鎔基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傍晚8點左右傳來消息說,天津問題已得到解決,法輪功學員代表提出的三個條件都已得到圓滿答覆,大家可以撤離。這三個條件是:第一,釋放被天津警察非法關押的45名法輪功學員;第二,給法輪功修煉者一個合法寬鬆的煉功環境;第三,可公開出版法輪功書籍。

聽到這個消息,郝玉秀心裡很高興——事情終於得到了解決。

天津學員是最後離開現場的。因為等車地點變化,郝玉秀和其他天津學員沿著府右街、長安街走了一圈,「我發現所有的路面都是乾乾淨淨的,一點都看不出有上萬人在這裡待過的痕跡。」

夜裡11點,八十多位天津學員乘坐著北京安排的兩輛公交車離開了。那一晚,可以用漫漫長夜來形容,僅僅120公里的車程,卻整整顛簸了一宿,車子彷彿沉重得要開不動了,發出異常的吭吭聲,就好像預示著將要到來的什麼不祥之兆。

到達天津時是早上6點鐘,路燈已經熄滅,天亮了。學員們下車時,天津警察在車門邊端著攝像機,一個一個地錄像。

【後記】3個月後,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郝玉秀堅持不懈地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先後兩次被關進勞教所,在勞教所裡她闖過了生死的鬼門關。2017年,郝玉秀和先生老韓離開中國,來到了加拿大蒙特利爾。#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
2019-04-27 7: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