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驚豔北非 漫遊奇幻撒哈拉

作者: 江羚瑜

騎駱駝漫遊撒哈拉沙漠。(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人氣: 3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對台灣人來說,摩洛哥是既陌生又遙遠的國度,也絕非國人的旅遊首選。冥冥之中來到北非趴趴走,也許是阿拉的安排吧!有別於一般人對非洲大陸的刻板印象,走進色彩繽紛的北非花園,才發現充滿著多變而豐富的沙漠風情。

繼肯亞、埃及之後,第三度踏上非洲大陸,終於如願來到世界最大的沙漠,總面積廣達940萬平方公里,也是僅次於南北極的全球第三大荒漠。東至紅海、西至大西洋,涵蓋範圍從中部的艾爾高原、提貝斯提高原、阿哈加爾高原及西撒哈拉等,橫跨非洲中部、西部等區域,遍及阿爾及利亞、查德、埃及、利比亞、馬利等11個國家。

哈桑二世清真寺。(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沙漠中騎駱駝追夕陽

想親眼目睹一望無際的撒哈拉沙漠,首先要橫越亞特拉斯山脈。隨著沙漠公路前行,沿途的景致豐富多變,從四處可見的仙人掌及蜿蜒山巒,漸漸成為只有沙礫岩石的荒漠邊疆,沿途盡是販售各式各樣化石的店鋪,製成不同餐具、煙灰缸、壁畫……等各種家飾品,原來在數千年前,它們皆源自於這片無邊無際的寬闊沙丘。

經過數小時的車程來到梅如卡,寂靜的小村莊住著傳統的柏柏人,棕色皮膚加上流利的法語及阿拉伯語,默默地迎接著大家的到來。

四大皇城之一的菲斯古城。(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從大巴士轉搭吉普車,馳騁在無邊無際的荒漠裡,天地之間塵土飛揚,好似荒野大鏢客般呼嘯而過。經過大約一小時多的車程,終於看見如夢似幻的撒哈拉沙漠,在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下,宛如一幅水彩畫映入眼簾;拿著望遠鏡遠眺那綿延無盡的沙丘,它就像大地之母,迎接每個人的到來。

飛越半個地球,好不容易來到吸引全球觀光客目光的撒哈拉。在阿拉伯語中,撒哈拉即為「沙漠」。只見綿延無邊的金色沙丘,最高可達180公尺,豐富的地貌景觀包含:沙丘、岩漠、沙質荒漠……等,隨著時間長期風化而成沙漠景致,殊不知早在史前時期,撒哈拉是一片寬闊的沖積平原,直到公元前4,000年出現遊牧民族,亦相繼發現各種岩畫及化石。

海上清真寺內部華麗壯觀。(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只見一群溫馴的駱駝慵懶地橫躺地上,欣賞期待已久的日落美景,其中選了一隻坐上去,緊緊地握住鞍繩。儘管是第三度騎駱駝,當牠伸起前後腳站起時,依舊心驚膽跳,深怕從背上摔了下來。牠一步一腳印地緩緩在沙丘中前進,我一面捕捉著日落西下的騎駱駝細長身影。

撒哈拉沙漠的慵懶駱駝。(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商貿古道成觀光走廊

駱駝是古代商務往來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當阿拉伯人來到撒哈拉沙漠之後,為貿易往來穿越沙漠揭開了序幕,早期的撒哈拉成為南北運輸的要道,像是南方的薩赫爾王國輸出鹽及黃金;地中海沿岸的北部人們則以工藝品及馬匹交易,南北方貿易往來頻繁,為沙漠綠洲帶來新的風貌,數世紀以來,撒哈拉成為不容小覷的商業渠道。

隨著歐洲人發明帆船以後,商貿往來逐漸被海上絲路取代。如今的撒哈拉成為旅人們相繼造訪的吸睛景點,駱駝與柏柏人共榮共存,角色亦從商務貿易的合夥搭檔,轉型成為伴隨觀光客共賞日落夕陽,一同在沙丘中精彩入鏡的最佳主角。

騎駱駝漫遊撒哈拉沙漠。( 江羚瑜/《停泊棧》提供)

一面騎駱駝,腦海中不停地浮現古代商貿往來的綺麗時光。緊接在後的更大考驗,則是展開攀登沙丘的旅程,甚至脫下涼鞋,一步步地「赤腳」在沙漠中前進,每一步踩進綿密細緻的沙丘中,幾乎深及膝蓋,考驗的不只是體力,為了趕在太陽下山前登上沙丘稜線,飽覽金色夕陽的美景,更是前所未見的驚奇冒驗。

兩位年輕的摩洛哥小販左右搭肩攙扶著,才能順利地登上沙丘,美不勝收的日落緩緩消失在雲海中,依依不捨地再次騎上駱駝,揮別如夢似幻的撒哈拉奇景。

華燈初上,星空下的撒哈拉顯得相當寂靜,我橫躺在沙丘上,遠眺毫無光害的滿天星斗;甚至用肉眼即可看見北斗七星,不需戴望遠鏡,在無垠的銀河中便能欣賞閃閃發光的主星,可說是台灣難以目睹的奇幻美景,內心的感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而駱駝們在星空下,依舊慵懶自在地在沙丘上呢喃著,牠們正與世無爭地在這片荒漠大地中共榮共存。@

專欄作家

▎江羚瑜

專業作者,不定期發表文字及音樂創作,把服務和旅行視為創作養分。

足跡遍及亞洲、非洲、大洋洲、歐洲等十餘國,曾經瘋狂地陪伴視障旅人勇闖絲路、西藏。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83期

責任編輯:楊真

評論
2019-05-16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