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近半校長曾遭家長暴力威脅

示意圖。(iStock)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瓊玉墨爾本編譯報導)澳洲教育部門的一份特殊報告稱,由於家長們對學校的期望值過高,家長和教師之間的衝突越來越激烈,教師的身心安全因此受到威脅。

據msn網站報導,作為一份特殊報告的一部分,「60 Minutes」的記者走訪了一些學校校長、教師和家長

據前小學教師阿勒茲(George Allertz)透露,各種各樣的原因迫使他離開了教師這個職業,其中包括對他工作的批評,學生家長和他之間的肢體和語言(包括電子郵件)衝突,這都使他「很受傷」。

他說,他經歷過多次家長和老師之間的暴力衝突,以至於最後學校只得叫來警察,把家長帶離了校園。

格羅塞克(Henry Grossek)在澳洲公立學校已工作了50年,目前擔任維州Berwick Lodge primary school小學校長

她認為,家長對老師無所顧忌的攻擊和謾罵,不能再被忽視下去了。

格羅塞克說:「家長和老師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家長們變得越來越焦慮,越來越不信任老師們的專業精神。」

澳洲天主教大學(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的一份綜合報告發現,去年澳洲有45%的校長受到過家長的暴力威脅。

還有證據表明,越來越多的教師受到家長的欺負(包括肢體上的和情感上的),這些家長們都說他們最了解自己孩子的教育情況。

這對教育系統造成了災難性的打擊,在所有現任教師中,幾乎有一半人希望在五年內離開這個職業。

悉尼St Andrews Cathedral College私立學校校長科利爾(John Collier)說,有時候家長們會忘記學校是服務於眾多學生的地方,他們把學校當成了一個提供個人輔導的機構。

然而,家長方面卻不這麼認為。

有一名家長稱,他為了保護自己女兒不受欺負,給學校發了一系列郵件,之後他就被教育系統當成了敵人。

據悉,他在一個學期內向學校發送了66封電子郵件,被學校認為是一種侵犯行為,以至於教育廳對他發出了一個「溝通協議」,禁止他直接與老師溝通,或每週發送的電子郵件不能超過一封。

但是,這名家長認為這項禁令是不合理的,是小題大做。

他說:「學校不是與我們進行討論和溝通,而是說『你與學校溝通得太多了,我們給你一份通信協議』。」

西澳一名學生家長桑德斯(Kevin Saunders)表示,許多老師感到的恐懼和家長們的沮喪是一樣真實的。

桑德斯說,他在批評了學校對待他16歲兒子詹姆斯(James )的方式之後,被John Tonkin College學校校長趕了出去。

他說:「當我說道,如果他們不能做好這項工作,最好就把它交給其他能勝任的人去做,就這樣,我被趕出去了。」

桑德斯承認他兒子有學習和行為方面的困難,並且「是一個不好對付的孩子」,但他認為學校沒有為他兒子付出更多的努力,而是放棄了他,這讓他感到很沮喪。

他表示,如果老師和校長不認真聽取家長們的合理意見,那麼會使更多學生被教育系統淘汰。

但阿勒茲卻認為,家長們對待老師的態度對所有教師來說,都是不公平和傷人的,如果老師們得不到應有的尊重,那會導致更多高素質的教育工作者辭職。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